日本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国家?

目前,日本被贴上了一个标签——一个没落的发达国家。有很多人并不同意这个观点,认为日本是一个各方面都蒸蒸日上的发达国家。那么,如今的日本,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国家呢?本文就将从经济、科技等多个方面向读者展示一个真实的日本社会。

创新

创新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始终应该被摆在发展重心的位置上。我认为,衡量一个国家的发展水平应当首先衡量其创新能力。

汤森路透是世界上极具权威性的知识产权中心,2014年以前,《汤森路透》发表的企业创新排名中,美国一直是第一名。而2015年的全球企业创新排名中,日本超过了美国,成为了全球创新企业第一名。仅日本当地,已经有40家创新企业。在人工智能、医疗、高科技硬件等科技领域取得了重大成果。

有不少文章在分析日本创新能力时常常会拿出以上数据来论证,这是一个客观数据,但却很不全面。汤森路透对创新企业的排名规则是非常片面的,它仅仅关注专利申请的情况。通过计算专利项目的数目、获批率、影响力等指标,来对全球企业进行排名。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创新企业排名,而是专利排名。在排名的计算指标中,其中一项就是专利涉及的地理区域,相比起美国、中国等地理大国,日本是非常占优势的。再加上日本本土对专利申请项目的把控非常严格,进入世界范围内的专利项目少之又少,所以在世界范围内专利项目的成功率就很高了。

即使我们在评判企业创新能力时只看专利申请这一项,日本的发展也是相对减慢了的。

但是,日本的创新能力仍是不可小觑的。自2014年10月起,日本富士通与其他多家企业合作开发了云计算安全规则,这个规则,已成为云网络服务的全球安全标准。而我们需要知道的是,云计算是大数据时代的关键一环,日本显然已经占据先机。

再者,日本在设备领域是仅次于美国的创新大国,在半导体材料这一方面,日本的生产份额已达到世界第一的地位。

另外,关注诺贝尔奖的朋友可能已经发现,2000年以后,日本的诺奖得主越来越多。物理学奖、自然科学奖、化学奖、生理学及医学奖的得主均有多位来自日本。

经济

我们在衡量国家经济水平时,通常会使用的指标是国内生产总值,还有一个我们不太熟悉的指标,是资产总额。很多经济类报道和个人言论会将国内生产总值和资产总额混淆,但这两点是不能够进行比较的。一个国家的资产总额会远远高于其国内生产总值。

日本经济在1985年后是出现过大幅增长的,但当时的日本虽经济丰厚,但却没有进行很好的资本积累。直到1989年,日本出现经济危机,很多人都在那时候负担了沉重的债务,收入低,就业难,失业率高。虽然这些年日本经济有了一定的回温,但其国内生产总值一直没有大幅增长,涨幅都在1%之内,偶尔还会出现负增长。

总的来说,日本的经济在经历过破灭时代之后,虽然有了一定的回升趋势,但一直都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仅仅是在缓慢上行的状态。

文化

提起日本,大家很快会想到的就是日本的文化。的确,日本文化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有很大的特性的。如果用一个字来概括的话,我觉得是“哀”。不管是我们熟悉的日本武士道精神,还是樱花背后的文化现象,都折射出日本人在面对生活时的悲哀心态。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悲哀之中,身边的每事每物都能勾出他们心底的哀思,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就是“丧”。

日本的“丧文化”与多种因素有关,是在历史发展中逐渐沉淀而成的。日本的地理位置在这种文化的形成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四面环海,天灾难逃。在这样的地理环境下,一旦发生任何自然灾害,举国上下很难脱身,尤其是在科技并不发达的年代。在那样的年代里磨砺出来的人,很难摒弃心底里的悲哀和恐惧。

日本的文化特征中,处处都体现着“哀”,而这种文化情绪也处处都在限制着日本民众。这种限制让他们格外精致,格外克己,即使是年轻人,也没有年轻人普遍有的随性和自由。他们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严肃且认真的,因为他们骨子里会觉得生命短暂,生命可贵。

由此,日本人还会非常坚强、独立,又很隐忍。这种隐忍,让他们在自己的生活范围内过得平静安逸。可一旦他们被逼到绝境,又会有一种置生死于度外的放纵。他们不会轻易爆发,可一旦爆发,就是一个“绝”字。

生活

日本人好像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收纳能力。他们的空间普遍都是精巧细致的,每一个物件都有特定的归属。无论多小的空间,都能被日本人收纳得整整齐齐、井井有条。这种生活习惯,其实还是来源于其文化的。我们可以说他们心思细腻,办事条理,这就是他们的格局。他们对眼前的事物珍惜、利用得过分,这就失了格局。一旦失了格局,那生活就定型了。所以日本人的生活会按部就班,死守陈规。

另外,日本人非常爱护公共环境,这是他们素质的体现,他们是绝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的。这一点,是我们尤其需要学习的。

结语

总的来说,“没落的发达国家”是对日本相对客观的评价。日本巅峰时期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曾达到世界第三位,2015年时下滑至第24位,2016年,日本的实际经济增长只有0.99%。这足以说明, “没落”与“发达”并不冲突,日本是一个发达国家,但它已经不在巅峰时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