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乱世启示录(六)

俗话说,狭路相逢,勇者胜,前几回说到,越后之龙腾飞于空,甲斐之虎咆哮于野,关东双雄的命运轨迹即将交织在一起。亦敌亦友的上杉谦信和武田信玄的后续究竟会向何处发展?我们拭目以待。

端倪初现,信浓领地争端

前回介绍过,武田信玄所统领的甲斐国地势比较复杂,四面环山,自然环境极其恶劣,国内流经的两条主干河流也常年泛滥,导致领域内水旱灾害不断,农业产量低下。信玄的父亲担任统治者时,就是因为不理内政一味穷兵黩武而导致众叛亲离。当信玄取而代之成为新的一族之长后,下定决心想要改变这一切,但是他十分清楚,即使甲斐国内政得到了改善,恶劣的自然环境始终无法凭借人力去彻底改变。这种境遇既威胁到武田一族在战国乱世群雄中的生存,也很大程度上阻碍了武田氏称雄的霸业。继任家督后,武田信玄决定一边治理国家,一边向外部扩张势力,只有这样,才能振兴武田氏,保证甲斐国的长治久安。

于是信玄在仔细筹划后,决定攻打邻国信浓国。1542年开始,信玄就开始率部攻略信浓,为了确保甲斐国自身的安全地位,还同时与北条、今川势力结盟。武田信玄凭借多年历练,屡出奇兵,成功入侵信浓的诹访等地,扩张战略顺风顺水的进行着。此时信浓国第一豪族村上义清所率领的村上氏察觉到了事情不妙,立即与之展开对抗。而说起这位村上大人,他的来历也不简单,素以勇武著称,堪称是整个信浓不可多得的武将奇才。

信浓第一豪族

村上义清自幼便有着坚韧不拔的个性,还经常和家中的武士学习武艺磨炼自己,元服之时,已是一族之中的武勇之士。在村上一族众人的支持下,义清成功继承家徽,统领一族。而随着之前村上历代家主们的经营和扩张,村上氏此时占据北信州(信浓)四郡以及越后国的两郡,信州第一豪族的头衔实至名归。

战国时代的信浓,由四大豪族瓜分。除村上氏外,还有小笠原氏、木曾氏、诹访氏。在这其中小笠原氏是幕府承认的信浓守护,可比起村上氏,其实力却是不值得一提,徒有其名而已。义清为了稳固家业,进一步扩张领土,短短几年内,吞并了逐多其他大族的领地。同时,在抵御邻国入侵时,也屡建奇功,曾先后击败了屡犯不止的邻国之敌。天文五年,击退了入侵的甲斐国武田信虎(武田信玄之父)一众。天文七年六月,越后长尾为景(上杉谦信之父)来袭,义清亲自率领其他豪族抵抗,最终大获全胜。天文九年正月,死心不改的再武田众来犯再次被义清打的铩羽而归。这一系列的战果,让信浓国内几乎所有豪族都五体投地,对村上义清这个人佩服至极。

而这次武田信玄的再次进犯却在村上义清意料之中,昔日手下败将,虽号称猛虎下山,势不可挡,但却丝毫不为惧。天文十七年二月,武田信玄率大军倾巢而出,时年四十八岁的村上义清披挂上阵,亲率兵与武田军对阵。武田军先锋军板垣信方首战便击溃了顶在阵前的村上军先头部队,随后主帅板垣竟一时得意,开始在阵前点阅着敌人首级。由于他离武田大部队距离已相隔甚远,义清心生一计,遂派遣部队悄然迂回,突击板垣的军队,使得板垣军被杀的大败,板垣本人也倒在了乱军之中。这时,义清又遣一百弓兵列阵在前长枪队紧随其后,朝武田军本阵浩浩荡荡的奔杀过去,两军对垒,顿时陷入激战。

甲斐之虎败北

根据日本长野博物馆的现有文献记载,当时村上义清身着蓝线编缀铠甲,头戴锹形战盔,骑乘在绯红鞍具的褐色战马之上,笔直杀入信玄军本阵。信玄卯花编缀铠加身,头戴白犁牛毛诹访法性盔,骑在红鞍黑漆鞍马上,指挥部队抵御进攻。义清率先认出了信玄,催马陷阵,一刀砍杀过去,信玄连忙抵挡,两人打得不可开交。其间,义清挥刀砍破了信玄的铠袖,遭到武田军围攻的义清也三次坠马,被将救起后,村上义清毫不退缩继续战斗。最终,信玄军不敌义清大军,只得撤退,武田信玄本人也在在众人的护卫下,仓皇逃出了战阵。

武田方被以逸待劳的村上军分割痛击,大败而回。捡回一条命的信玄,仍心有不甘,而此时,原先攻下的诹访地区也面临着瓦解之势,村上军大胜的消息,鼓舞了信浓众的士气,其他豪族们企图夺回失地。好在武田信玄并没有被轻易击垮,而是沉着应对运筹帷幄,稳定住了局面。在家臣真田幸隆的建议下,信玄继续进攻信浓国,而这次,打成了一个的多月的持久战,信玄久围不破义清主城葛尾城门户的支城户石城,义清方则计划避其锋芒,攻打信玄军的后方,九月三十日,信玄召开紧急军事会议,部署全军撤退。十月一日上午,武田军开始撤退,而义清早已意料到这一情况,立刻展开追击,武田方再次败退。武田信玄一生戎马战绩累累,49胜20平9败,而在为数不多的败仗中,2次都是输给村上义清,这也是日后信玄最大的对手上杉谦信也未能做到的。户石城之战是信玄经历的最大败仗,也因此被称作“户石崩”。

强攻无法致胜,那么智取或许不失为上策。真田幸隆见讨伐失败,便一计不成再生一计。使得一出离间计,在一年的时间内,逐渐分化了义清方和其他豪族的关系,最终智取户石城,大大削弱义清势力。村上义清最终还是败在了信玄之手,天文二十二年也就是公元1553年,大势已去的村上义清逃亡越后,信浓国大部已经归于晴信之手。但是以村上义清和小笠原氏为首的部分信浓豪族并不服从于武田的统治,他们投靠越后的谦信势力,并且希望能够借助上杉谦信的力量收复失地。

结语

坚实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被攻破的。村上义清的败北,令人惋惜,再强大的力量也抵不过分崩离析的人心。信浓被攻陷了,面对求助于自己的村上义清,上杉谦信义不容辞,以信义之名开始讨伐武田信玄,两位军事奇才之间的对弈又将如何?故事仍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