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禅文化与日本设计

简洁、干净,看似是日本设计的禅味体现,但其实与禅的关系并不大,它更多受制于日本的物质条件,以及由此形成的思维模式、行为习惯。如果非要说那是禅的影响,那也首先是功能性的,而非趣味性的。

禅这个东西可能是日本国以外的人强加给他的。在日本人的生活中,没有那么多人天天在说禅,即便是曹洞宗的和尚也没有天天说禅的。因为所有的这一切,简洁、干净是日本的根本,所有的东西一简洁、一根本之后,他就能够套到很多的道理里面去。

禅宗到底是什么

它不利用文字,它是瞬间的很简单很直接的东西,你明白了就明白了,大家斗的是快速反应,但现在对禅理解的误区就在于,觉得画得少一点,写得空灵一点,布置得简单一点,留白多一点,那就是禅。那是两回事儿。

其实日本的花道、茶道也好,剑道和香道也好,它的简单、简洁不是禅,是生死。比方说剑道,无论是上中下哪一段起手,它讲的都是不要浪费,要最快出击,而且它不是说击倒就完了,而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日本的花道也是,不像在中国,一插花,就看你拿的是什么花,他拿的是什么花,日本人比的不是这个东西。茶道更是如此。现在国内大家都玩岩茶,因为岩茶经过火焙,工序多,那中间的说法就会很多,普洱就更加讲究,完全属于喝年资,就是说你这一代做的普洱你自己是喝不到的,可能要到你的孙子那一辈才能喝到。

归根到底,都需要有资源,你才能压得起、积得起,才玩得起。但日本没有那么多资源,它几乎都是山地,越往内陆走越穷,到现在都是这样。

因此日本人没有多余的东西可以来浪费,他必须精致地来做。这种环境影响了日本人的思维方式,最后又变成了他们的习惯,这个是最重要的。

禅是无形的

其实就是立地成佛,就是一针见血,它是减到底,那么,减到底之后,你放到哪里都是一样的,比如说你把北欧的家具和工业设计拿出来,你会觉得它比日本禅得更彻底。所以禅最要紧的就是你跟根本原理之间的距离有多远。

从另外一个角度讲,禅又是非常中国的,它在印度产生不了,因为太虔诚的地方是产生不了禅的;而在中国,它是逃跑保命的哲学。中国呢?你看牡丹花,慢慢地长,慢慢地谢,从最好看到最不好看的阶段,你都要去欣赏它,这跟日本完全是不同的两个思维体系下的东西。

例如打坐,我坐不了那么长时间,那就不坐;但是日本又不一样,它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你去看日本的国花就很清楚——一年365天,樱花的花期就一周时间,就是说360天你都在等待,然后有五天,樱花全开,然后“哗”一下全部掉没,你是看不到樱花败在树上的。

中国呢?你看牡丹花,慢慢地长,慢慢地谢,从最好看到最不好看的阶段,你都要去欣赏它,这跟日本完全是不同的两个思维体系下的东西。

那回过头来说,中国和日本的禅都是禅,只是方向不一样,手法不一样,所以说,禅是无形的,它没有一定之规。

禅也是有形的

它体现出来的是干净、利落、明快、清新,体现的是思维的完整、体系化。

把日本的设计和北欧的设计放在一起,同样干净利落,为什么依然能分清,就是因为日本在干净利落得形式中,还有抒情的成分,而北欧是无情的、禁欲的,它的家具完全是从功能出发、流水操作,没有抒情的,但日本不是,日本是家族作业,在选料和制作的过程中,会有他的趣味在里面。我们可以说,万物皆禅,日本人也在很努力地接近材料的本质和功能的本质。

而且,当我们说日本的极简主义的时候,它跟北欧的极简也不是完全一样的,只能说它们是暗合,就是当你用这样一条思路去做设计的时候,做出来的就是极简的。所以日本的设计乃至整个美学观念,反倒可以用唯物主义的观点去看。

其实三宅一生就是这样,他是日本时装设计圈里对材料开发最厉害的一个人,对隈研吾等建筑设计师的影响都很大,他认为材料不是远处求的,而是你身边就能得到的,所以隈研吾也不会像安藤忠雄那样,你不给我76号标号的水泥我就不给你干了,隈研吾的东西五花八门的,不是说他刻意这么做,而是说他就地取材,因地制宜,这是隈研吾最大的禅意。

被禅文化影响的日本设计

日本的设计具有强烈的民族特色,“性冷淡”、“无意识”、“极简”、“禅意”这些非常有代表性的日本设计风格和理念,懂些日本设计的人应该都能脱口而出。

但不论设计怎样变化,万变是不离其宗的。这和日本民族的审美意识息息相关,日本审美意识是由神道教和佛教(尤其是禅宗)混合而成的。神道教对自然的膜拜,对自然景观的尊敬,是日本审美的基调。

比如说国人最熟悉的无印良品,它也不是禅,跟禅没有任何关系,它其实是整理,整理到最中性。从广告的角度来说,它非常注重材料的干净,但它真正追求的其实是整理和秩序,只有靠这两点,它才能把商品卖到全世界去,因为它已经把所有的装饰的成分减到最小,它不需要那些极具故事性的装饰,它的哲学是,当你把装饰去掉,还原它的原型的时候,那么东边的东西就可以拿到西边卖,西边的东西也可以拿到东边来卖。

又例如服装,老一辈的三宅一生,他的边线的处理极其利落;山本耀司看起来够繁复了吧?但你看他的整体利不利落?一样利落,他用黑色把所有的繁复的细节和变化都统一了;川久保玲也是一样,都是同一个道理。

所以这样一条线捋下来之后,你就会发现,日本的禅是功能性的,而中国的禅是趣味性的,这两者不是一回事情。

结语

日本设计在国际上地位这么特别,跟它的体系清晰、风格明确有关,也跟他们的教育有关。比如说干净,我们说起来很容易,但干净其实很难的,保持干净清洁真的近似一种修养,但是日本人,尤其是老一辈日本人,他会给自己一个规范,例如知道自己要七点钟出门,他可能五点半就起床了,收拾清理榻榻米,打扫房间,整理衣服,等等。

这种自律和自我约束最后影响到日本的方方面面,包括设计,那这些东西算不算禅呢?

其实这些都是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