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乱世启示录(七)

上回说到,武田信玄攻略信浓计划顺利进行,信浓国第一猛士村上义清败北,逃往越后,请求“越后之龙”上杉谦信的支援。以“仁义之道”为指引,上杉谦信决定发兵信浓,讨伐“甲斐之虎”武田信玄,一场大战即将开始。

川中岛,决战之舞台!

话说在上杉谦信凭借自己的实力一统越后,国内混乱的局面得到拨乱反正,谦信也将目光渐渐转向了领地之外,观察着时局变动。而随着邻近甲斐国的武田信玄势力愈加壮大,导致武田氏的领地已经和越后之地接壤,两方摩擦不断。经过前几回的介绍,大家应该对上杉谦信的性情略知一二,谦信是个严于律己且严以待人的杰出将才。在他的眼里,武田信玄无非就是个为了一己私欲而发动战争的人,不顾黎民百姓死活绝非仁义之师,若久留而不得诛之,日后必成大患。

而在武田信玄方,则是继续谋划着下一步的开疆拓土大业。在仔细研究后,信玄发现川中岛地区具有很重要地战略价值。川中岛地区位于信浓北部的千曲川与犀川交汇处,北临善光寺,最重要的是距离越后都城春日山城仅七十公里,夺取此地无疑扼住了越后国的咽喉。说完了战略价值,再看经济产业利益,川中岛粮食产十分可观,要知道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能吃饱肚子就是人们最大幸事,古法中所揭示兵家之理都会提及到粮食对战争的重要性,有道是:“大军未动,粮草先行。”所以川中岛地区无论在军事上还是经济上都具有十分的重要意义。

武田方倘若真的控制了川中岛,那么一方面对内可以获得整个信浓的控制权力,进一步增强自身的统领实力;另一方面对外也可以在此修筑构建前沿军事基地,直接威胁信越国境,从而在日本与越后方的对抗中可占据主动。反观越后上杉谦信方,面对甲斐武田方的步步紧逼和暗谋涌动,控制川中岛则是保证国土安全的必要措施。两方都将川中岛视为必获囊中之物,势在必得。

一触即发,龙虎相争!

且说武田信玄攻占信浓国领地大部分之后,调整战略统帅大军继续向川中岛进发,沿路信浓地方豪强开始动摇,皆倒戈易帜以求自保。同时在越后本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上杉谦信联合信浓旧主村上义清等一众联军毅然出兵。日本战国历史上十分著名的五次“川中岛大战”正式拉开序幕。

公元1553年(天文二十二年),两军初次交锋,史称八幡之战。时年四月武田信玄率大军兵临信浓北方城市葛尾城下,上杉谦信面对村上义清的求助,也考虑到北浓豪族高梨、井上、岛津、须田和栗田等这些氏族,上杉家关系一直亲密,便联合村上义清以及北信浓的豪族们,一起抵御武田信玄的入侵。上杉谦信和村上义清发军支援高梨氏对武田信玄的自卫战争,怎奈高梨氏难堪重任,久战未胜,最后败下阵来,武田信玄称霸信浓国的步伐进一步加快,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上杉谦信正式对武田信玄宣战,以求保障领国安全,并且打算先试探武田信玄的实力。

“甲斐之虎”与“越后之龙”初战的主要战场围绕着川中岛南部和东筑摩郡北部展开,武田与上杉两军的对战都是正面对峙的。八幡之战数月之后,战况一度对武田军不利,战局进行到白热化阶段。最终,武田信玄出奇谋,在善光寺战役中突袭上杉的支援部队,盘活全局,起死回生,总算获得小胜利。武田信玄攻陷葛尾城后,追击村上义清等人的联军,但不料在八幡(日本古战国地名)遭到村上义清和上杉谦信及北信浓豪族的五千联军反扑,这下让武田信玄始料未及,最终在劣势下只得退兵。上杉方获得暂时胜利。

公元1554年(天文二十三年)七月,信浓的下伊那郡和佐久郡爆发动乱,乱党的势力日益增加。面对此情形,同月二十日,武田信玄率兵由甲斐出发,往信浓招降叛军,并且平定下伊那郡的动乱。进一步扩大势力,开始谋划继续夺取川中岛地区的战略。

公元1555年(天文二十四年)犀川之战开始,七月十九日,武田军与上杉军在川中岛再度开战,上杉谦信率兵渡过犀川(日本古战国地名)抵御武田信玄的进攻。两军互相厮杀,激战未果,武田信玄心生一计,发动反间计将书信送给上杉军中内应,策划叛变事宜。无独有偶,上杉谦信却在无意间截获反间计书信,谦信立刻将密谋策反的将领军法处决,虽及时扼制了内乱的苗头,却不能压制大军低落的士气。战事得以持续,两军没有任何优势,最后,两军在犀川两岸对峙,战事陷入胶著状态。两军互有攻守,但双方并没有任何占优之处,最重要的是两军对峙已经足足三个多月,军士长期疲倦,人困马乏,士气因为战事拖延而变得颓废战意全无。无奈之下,谦信与信玄暂时休战,鸣金退兵,重振旗鼓,来日再战。

上野原之战,发生于公元1557年(弘治三年),是整个中川岛合战中的第三次大型战役。上杉谦信的落合一族(葛山众)的根据地“葛山城”,位于重要战略地善光寺的后山,葛山城是借由善光寺通往往越后的主要途径,作为防守越后的前方城池,其重要性不言自喻。公元1556年(弘治二年)三月,武田信玄设计夺取葛山城,信玄与葛山众的菩提寺静松寺的住持相交多年,在武田信玄的调备下,便用计让住持来煽动落合一族的支持。而另一方面,上杉谦信在同年三月,突然宣告退隐,上杉家一度陷入混乱,家臣长尾政景苦苦劝告上杉谦信,才挽留了上杉谦信的退隐意向。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武田信玄乘着上杉家内乱期间,煽动对谦信反感的老臣大熊朝秀,支持他在越后中部起兵反叛。面对内乱,上杉谦信只得先放缓对武田信玄的战略攻势,平定内忧,武田军得以喘息,并继续攻城略地。

结语

两军对垒,征伐杀戮,但无论结果如何,遭殃的还是黎民百姓。上杉谦信在川中岛合战的前期战事中处于下风,但说凤凰若火,涅槃而生却也未可知也,战局瞬息万变,最终结果如何?且看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