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日本浮世绘的前世今生(下)

通过上一篇文章的了解,想必大家已经大概了解了浮世绘在日本起源,那么现在就带领大家继续深化解析,来看看浮世绘主要具有着何种流派与风格,还有这些流派风格他们各自的不同,以及又是如何形成及发展的过程。

浮世绘被称作日本江户时代的百科全书,因为其描述的主题包括了那个时代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后根据后世的整理和统计,归纳出浮世绘创作中的三大主题,分别是美人画、役者绘及浮世绘晚期风行的风景绘。

浮世绘创作中的三大主题

(一)美人画

浮世绘中的一大主题来源就是以女性为背景,抚慰着芸芸众生的心灵。浮世绘所呈现出的美人画系列,其早期作品大多为了是展现女性本身固有的形态,但是后期则开始渐渐展现出艺妓舞女们的的独特魅力。

<p而说到浮世绘美人画系列的代表人物,就不得不提及到菱川师宣,这位大师作为浮世绘的先驱者,让美人画中的人物更具一枝独秀的风情和姿态。在其手绘的《回首美人图》中,在展示了传统和服极富装饰性纹样的同时,还将女性韵味体现的淋漓尽致。作品中女性头梳倭髻,风姿绰约,犹如一条垂柳,就好像画家自己有着多情女子的青睐,频频回首的魅影刻印在脑海里,久思而不得以忘怀。

在浮世绘的诸多作品中,画家们都喜好以吉原美人作为女性绘画题材的主要对象,伴随着新吉原城建立,歌舞艺妓题材的浮世绘也随之走向了新的高度。有着“青楼画家”之名的喜多川歌麿便经常画的“大首绘”,则通过半身像的表达方式来体现女性的性格和表情,这一方式有别于春信式的烘托手法,更加突出人物五官神情的变化和体态的微妙。女性的肤白貌美和她们妩媚妖娆的独特风情,甚至连根根分明的发丝,都让浮世绘版画得到了另一种层次的展现。

(二)役者绘

役者绘在浮世绘中又被称作「歌舞伎绘」,关于这个字可能有很多人不解,“伎”其实是用来称呼日本古代对以歌舞为业的女子们,了解清楚这个,“役者绘”就容易明白了,它主要以刻画歌舞伎演员们、表演场所、演出道具,以及沉醉在歌舞伎欣赏中的人物场景为主。

歌舞伎这种形式始创于十五世纪初,1603年,正是经历战国时代洗礼后,最后胜出者德川家康在江户(今东京)开创幕府的第一年,时逢京都有一个出云神社,其中一名叫阿国的巫女热衷于舞蹈,故此独创了一种有别于仪式祭祀时祈愿舞的通俗舞种,在街头为百姓们表演,并且,阿国时常会以女扮男装的形式出现在众人面前,让大家感觉到新奇,这种舞蹈形式随着时间慢慢推移,最后逐渐演变成集体歌舞,随着江户经济日益繁荣,歌舞伎的场所也如雨后春笋一般越来越多,成为大家茶余饭后上佳的消遣去处,

所以役者绘最初其实想表现的是以舞台表演画面为主的绘画形式,可是后期随着演员自己的影响力度逐步提高,在达到一定的号召作用后,浮世绘的画师们的绘画语言就从对场景的描述转向以绘制著名演员肖像为主,当然在描绘过程中,歌舞伎的服饰,以及她们的道具也是整个画幅重要组成部分。随着这些役者绘在民间广为流传,歌舞伎剧场这一文化现象又得到了进一步推广,两者相辅相成,成就了日本当时的文化体系。而且根据后世统计,役者绘的数量跟作为浮世绘主流的美人画数目居然是难分伯仲的。

日本浮世绘的全盛时期,主要在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这一事件段里,本阶段中主流绘画形式就是美人画和上文介绍的役者绘。而在役者绘中,有名气的画师除了广为人知的东洲斋写乐外,便是鸟居清信了,鸟居大师的画风甚至自成一派,被统称为鸟居派,这也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一名歌舞伎演员,所以对役者绘拥有着自己的独特视角,鸟居独创了许多描绘手法,例如“瓢簟足”和“蚯蚓猫”这两种画法,描绘出粗壮有力的造型再辅以变化多端的墨线勾勒,成为鸟居派的代表风格,他的后人中还出现过诸多浮世绘名家,比如鸟居清倍以及鸟居清长等。

(三)风景绘(名所绘)

受到时代影响,人们的审美也在不断变化,当浮世绘全盛期过后,美人画及役者绘这两大风格也出现很大程度的没落。18世纪中叶,日本开始与欧洲进行通商贸易,同时也促进本国了商业主义萌芽,两种不同文明的交流除了简单的商品交换,必然出现了文化的碰撞和交融。日本的浮世绘便通过来往海外的贸易流程,成为了陶瓷的包装纸流传到欧洲大陆,而在一次次的你来我往中,西方的大量美术作品和艺术风格也流通到日本本土,这种流通模式也成就了未来浮世绘中风景绘的诞生。

空间透视及明暗对比这样在西方早已盛行的创作方式,无疑是西洋的美术作品,给日本浮世绘带来的最宝贵财富,通过之前的介绍,大家可能了解浮世绘在美人画及役者绘时期的绘画风格,其实有点类似于类似当代美术创作中主流的扁平化风格,也称为「平涂」,平涂的最大亮点是靠线条来构成关系,所以基本不存在很强烈的远近透视构图,而风景绘的诞生,使得这些绘画风格都逐一出现。

其实说到风景,中国的山水画也是日本风景绘的一大助力,与江户晚期同属于一个时代的,还有中国清朝,这个时期在中国美术形式中,文人画占据主流,山水画也很盛行,而中国山水画十分擅长对意境的构思,所以风景绘也巧妙地借鉴了这一部分,再和西方的透视明暗画法交融,便出现了独具日式风格的风景绘,既有较为准确的透视感把握,也重视画面之外的意境表达。

风景绘别名又叫「名所绘」,顾名思义,“名所”在古时代指风景名胜,所以其创作主题皆以名胜为主。日本江户晚期交通网络发展迅速,经济水平也有所提高,在这一背景下,平民旅行的态势顺应成为大热,人们有更多的机会去亲近自然,这也是浮世绘画师创作的一大动力。

结语

将一切自然都视为“有灵之物”,是日本民族的创作的思想基础,把自然中的万物都作为有灵性的生物来亲近、接触并与之交流,成为了日本人对于自我精神内省的一种独特方式,也是他们不可或缺的审美内容。

而浮世绘历经短短几个时期的沉浮辗转后,在画师们力求创新的同时,不断汲取和捕捉着最新的社会动态和人民生活风向,一直是日本美术的一大文化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