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世界第一公主殿下”到虚拟偶像帝国的崛起

从传统的意义出发,我们对于偶像的定义是完美的外形加上具有个人特色的性格,或是有鲜明突出的特点和明显的人设标签。总之,那些能够有粉丝喜爱和追捧的人就会被称之为偶像。偶像作为一种职业来说,在粉丝面前维持完美的形象是最基本的要求,但是中国有句俗话说的好: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近年来,有明星吸毒、出轨、整容等负面消息接连二重地出现在大众面前,这让无数粉丝唏嘘崩溃,自己心目中偶像完美人设的崩塌了。与此同时,也让人们开始思考现在怎样才能称之为一个合格的偶像?

而虚拟偶像的出现解决了这一问题,因为他们在虚拟的世界里是完美无缺的,是无所不能的。因为虚拟,所以完美。他们不会出现吸毒出轨的负面消息,也不会用假唱的形式来欺骗粉丝。也许正因这些原因,虚拟偶像反而在真实的世界里得到了众多粉丝们的追捧和喜爱。而归根结底,他们之所以会在现实世界里得到粉丝们的追捧,可能是因为他们在作为一个“公众人物”的同时,还为粉丝们营造出一个简单,干净的氛围。

虚拟偶像的出现

他最早是在1962年出现的,在一个诞生过两万五千多项专利的贝尔实验室里,传出一阵电流感十足的男声,“他”所唱的正是送给“他”爱人的情歌。但结果遗憾的是,“他”并没有与心爱的姑娘出去约会,因为“他”只是一台大型的名叫做IBM 704的计算机,“他”所演唱的一首叫《Daisy Bell》的歌,这首歌后来成为了世界上最早利用电脑合成出人声演唱的歌曲。

随着科技时代的来临,电子音乐的制作技术也愈发成熟,雅马哈的VOCALOID系列语音合成软件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不过在初音未来出现之前,她的制造者Crypton虽然已经推出了“ MEIKO ”、“KAITO”两款VOCALOID,但都没有在业界激起很大的水花。

直至2007年,日本便诞生了依托于VOCALOID 语音合成引擎软件——初音未来,这是全球第一个虚拟歌姬偶像,她凭借着电子合成的独特声音和旋律轻松明快的《甩葱歌》迅速流行起来。随着歌曲的蹿红,初音未来所代表的虚拟形象在公众心目中愈加受到认可的同时,也为偶像这个概念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这个身穿制服、扎着长长绿色双马尾的二次元少女,在一出道就迅速捕获了一众宅男的“芳心”,在仅发售两周后,“ VOCALOID2初音未来”就至少卖出了 3500 张专辑,在之后的一个月内,她的制造者Crypton的市场占有率由6%飙升至33.9%。一年之后,“ VOCALOID2 初音未来”甚至卖出了破纪录的 4.2 万张。

她可以唱出没有音高限制、没有气息限制、更没有风格限制的歌曲,这一近乎完美的人设掀起了一场全民制作的热潮,从《世界第一公主殿下》、《甩葱歌》等多首演唱作品开始在网络上广为流传。这也让许多因制作初音未来的歌曲而走红,例如Ryo,supercell等音乐制作者和团队。

到了2009年,初音未来在日本举办首场个人演唱会;在2011年7月,她在洛杉矶举办了首场个人海外演出,这次演唱在预售的前两周就已售馨,到场人数达到了6000人左右;2013年8月,初音未来在横日本滨举办了一场名为“魔法未来”的演唱会,这是初音未来演唱会史上最大规模的一场,之后“魔法未来”就成了初音未来每年演唱会里的固定项目。

粉丝们除了关注初音的音乐之外,其实也像喜欢现实偶像或其他二次元人物一样,喜欢制作和收集与初音相关的图片、视频、手办等物品,无所不用其极地用自己的方式爱着初音,自此初音也变成了这个世界上真正意义上“被创造出来”的偶像。

其实你所看到只是她表面所呈现出来的,其实一个真正的偶像背后还具有极高的商业价值。出唱片,接代言,开巡回演唱会,初音作为一个从二次元走出来的偶像,这几年渐渐走出二次圈,开始出现在大众视野里来“圈粉”,而这两年在国内总能看到的“出圈”一词,其实早在几年前初音就已经做到了。

在2011年,初音在洛杉矶举办演唱会不久之后,初音未来就收到了谷歌浏览器的邀请,宣布聘请其作为谷歌浏览器的代言人;之后丰田也开始聘请初音未来作为卡罗拉系列的第11代新车型的代言人;后洗护品牌力士也邀请初音未来与“黑寡妇”斯嘉丽·约翰逊一起拍摄新广告。而在国内,各家公司也纷纷想要借势初音的影响力来宣传自己品牌,譬如小米发布了6x初音未来限量版手机,爱奇艺更是连续四年直播初音未来的演唱会,腾讯还推出了音游《初音未来:梦幻歌姬》,

现如今,初音未来已经俘获了全球近6亿的粉丝,代言过上百家的世界品牌,其身家也是持续上升超过百亿日元(约6亿人民币),初音未来的成功也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来自虚拟偶像的无限潜力。

虚拟偶像的崛起

经过11年,足以让一个产业从无到有。根据Cyber-Agent调查研究的数据可以看到,日本国内的虚拟偶像市场规模在2017年为219亿日元(12.7亿元人民币),相较于2016年增长2.2倍。

到现在,整个行业对于虚拟偶像的认识,也不再仅是像初音那样完全脱离官方的控制,现在的虚拟偶像已经演变成由粉丝塑造其个人的形象,而各个公司也开始纷纷在虚拟偶像的运营模式上做出创新。

近两年来,由于动捕面捕、实时渲染等VR相关科技的高速发展,直接驱动出全新的虚拟IP模式,这让虚拟偶像的世界又衍生出一个新的种类——虚拟主播,简称为Vtuber。其实这就是由一个真人扮演的虚拟形象,并在直播平台上直播。

根据新浪游戏的报道,从2017年年底到2017年年中这半年时间,日本的虚拟偶像数量就骤增至4000人以上,这其中大多都是虚拟主播的形式。还有日本社交平台分析工具 Social Insight 公布的数据,这 4000 名 VTuber 的粉丝数合计约 1270 万人、视频观看次数达到 7.2 亿次,这些数据都在传递着一个讯息——虚拟主播也在渐渐地被大众所接受,并得到了很多粉丝的喜爱和追捧。

被戏称为“人工智障”的虚拟主播“绊爱”,依靠其明快强力的吐槽主持风格,不到一年的时间,在Youtube视频频道拥有着来自世界各地超过百万的粉丝,而推出了绊爱等Vtuber的日本公司Activ8,也获得了来自Gumi等投资机构的6亿日元(约3700多万元人民币)融资。

虚拟主播的出现,也许会打开虚拟偶像在直播平台上的又一个新局面,这似乎也预示着虚拟偶像在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造型出众,能唱能说,还是一个有感情的完美偶像。

结语

跟乔布斯一同创办了苹果公司的沃兹尼亚克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有些人,也许是大部分人,也许是你遇到的每一个人。他们无法理解的原因是想像力不够。他们只能理解他们所见过的东西。他们只能接受流行文化的观点。”

所以小编一直相信存在即合理,每一个新鲜事物在出现的前期也许都会有被质疑的经历,或许我们做不到让所有人都认同它的存在,但是这也丝毫不影响其存在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