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小眼馋的人必看的日本恐怖剧(十六)

看过心理剧的人都会发现,有时候精神病人的世界就像一部恐怖片。比如精神分裂的人总会觉得自己的身边存在着一些幽灵类事物,因为他们不会记得另一个自己做过的事,将自己做过却不记得的事情全部推到鬼的身上。而妄想症患者则有着超越常人的想象力,他们往往通过臆想出一些鬼怪来恐吓自己。其实,相比鬼来说,一些具有攻击性的精神病人更加可怕。下面,小编就来给大家讲解一部与精神病人有关的恐怖片。

经典恐怖剧《怪谈新耳袋》

不知道你有没有过类似的经历,当你走到某个地方或者做某件事的时候,会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就好像自己以前来过这个地方,做过这件事,但是自己以前确实没有做过。心理学的专家认为,这是人的感官系统和记忆系统共同作用的关系,但是还有人认为,这是人类的预知能力,就像动物能预知危险一样,人类有时候也能预知将要发生的事。如果是以上这两个原因还好,因为第三种说法就是,这是“另一个你”做过的事,只不过你自己不记得了而已。不相信的话,看看下面这个故事你就信了。

第二十四话:花园

故事开始,在一个私人住宅里,我们的女主(暂称纯子)正在给自己的朋友悦子打电话。悦子是个通灵者,可以看见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而纯子觉得自己的家中就存在着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想请悦子来看看。可是悦子在电话中,听不清纯子说话的声音,因为电话里都是“嗡嗡嗡”的噪音。“你在听我说话吗?”纯子看悦子一直没说话,就问了一句。悦子顿了一会儿,反问纯子:“刚才……你那是有什么虫子在飞吗?”听到这个问题,纯子抬眼看了看窗外的院子,没有说话。

(图片来自《怪谈新耳袋》TV版视频截图)

过了一会儿,悦子来到了纯子家中。她从一进门就仔细地观察家中的每一个角落,纯子则一直默默地跟在悦子身后。“你能感觉到什么吗?”纯子小心翼翼地问悦子。悦子只是感觉房子有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她只好回头告诉纯子没有发现异样。检查完毕后,纯子给悦子倒了杯茶。“你老公有说过这件事吗?”悦子喝着茶问纯子。“没有,他什么都没说……可是当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纯子没有说下去,但是悦子明白她想说什么。悦子觉得纯子可能是一个人在家太寂寞,所以才会觉得总有灵异的事件发生。她告诉纯子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只要不去胡思乱想就好了。

喝完茶,纯子把悦子送到了门外,相互道别之后,悦子就转身准备离开了。可就当悦子准备走的时候,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回过头看了一眼,纯子家的门口台阶上放满了祭奠死者用的鲜花。当然,这些鲜花,纯子是看不到的。她看着纯子关上了门,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另一边,送走了悦子后,纯子打算收拾一下屋子,可这时,悦子刚刚用的杯子突然自己碎成了两半。纯子没有太在意,因为这种灵异事件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胡思乱想,于是就去洗杯子了。正当纯子快要洗完杯子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二楼的房间里有吸尘器的声音。由于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屋子里很安静,所以此时二楼吸尘器的声音十分的明显。纯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慢慢地通过楼梯来到二楼房间的门口。她趴在房门上听了一会儿,在确定是这个房间发出的声音后,纯子一鼓作气地推开了房门。房间里没有任何人,只有一台还在工作着的吸尘器。纯子环视了一下屋子里,确定没有异常之后,准备弯腰关掉吸尘器。就在这时,纯子停住了,因为当她弯下腰的时候,他看到一双惨白的脚正站在自己的面前。纯子的额头渗出了豆大的汗珠,她的身体开始微微发抖,她不停地深呼吸来调整自己的情绪。片刻之后,纯子心一横抬起了头,可这时房间里什么都没有了。她觉得自己的双腿已经被吓得发软了,她后退两步,不停地上下打量着房间。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纯子赶紧接了起来。“喂?纯子?我是悦子。”电话那端传来了悦子的声音。纯子像接到了救星的电话一样开心,正当她想告诉悦子自己刚刚的经历的时候,悦子却先说话了:“纯子,你在园子里养了什么?”纯子被悦子突如其来的提问弄懵了,“园子?什么东西?”纯子一头雾水的问。“你还是尽快离开那栋房子吧。”悦子直接了当的说。听到这里,纯子跑到窗边,打开了窗户向自家的园子里看去。在园子里,有一个铁笼,而笼子里,正趴着一直恶鬼。那恶鬼看着纯子大叫了一声就被什么东西拉进去了。

(图片来自《怪谈新耳袋》TV版视频截图)

眼前的一幕把纯子吓傻了,她呆呆地站在窗口,手里的电话也挂断了。这时,影片中响起了悦子的旁白:“这栋屋子里发生了谋杀案,凶手把尸体给动物吃了。” 影片的最后,纯子蹲在笼子的旁边打着电话,笼子飞舞着大量的苍蝇,电话里传来了悦子的声音:“刚才……你那是有什么虫子在飞吗?”纯子听到这里,面无表情的挥了挥手,赶走了面前的苍蝇。故事结束。

小编结语

这是个细思极恐的故事,故事的留白很多,给读者留下了大量的想象空间。关于这部怪谈的含义有两种解释:

一种说是纯子患有精神疾病,就是她杀了自己的丈夫,并将尸体喂给狗吃。所以影片的结尾才是真正的开头,尸体腐烂招引了大量的苍蝇,而纯子就是蹲在笼子旁打的电话,所以悦子才会听到“嗡嗡嗡”的苍蝇飞的声音。而纯子在屋子里打电话只不过是纯子的想象罢了,屋子里的鬼就是纯子的丈夫。

另一种说法认为是这栋房子以前的主人杀了人,并把尸体喂给了狗。悦子在门口看到的鲜花,就是以前的人们用来祭奠死者的花。而纯子蹲在笼子旁打电话,也是被鬼附了身。

两种说法,都有道理,但是小编更偏向于前一种。各位怎么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