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艺伎究竟是怎样的?如何评价《艺伎回忆录》?

艺妓,又称艺伎,是日本特有的女性表演艺术工作者;三百多年前的今天,艺伎是日本接头一道最为亮丽的景致,身着和服,脚踏木屐,踱步而行。有着精致的面庞,颜色分明,白是纯白如雪的白,黑又是浓重如墨的黑,红则是鲜艳如血的红,不掺杂任何杂质纯粹之美。 日本艺妓并非性工作者,其工作内容除为客人服侍餐饮外,主要为在宴席上以舞蹈、演唱、演奏等方式助兴。小到如何优雅地打开推拉门、如何走路、如何鞠躬和斟酒的生活礼仪,再到必备的诗书、舞蹈、琴瑟、茶道、书法、插花、谈吐、装扮,都是要精通的

艺伎历史起源

日本的艺妓文化最开始是以京都为核心,逐渐向整个日本扩散传播的。由于当时时代文化影响诸多女子喜欢这一充满浪漫与古典美行业的,而很多有较高文化素质的家庭也以女儿能进入艺伎这个行当为荣。17世纪末期,日本市民阶层的“町人文化”兴起,艺伎也在这个日本文化大发展的时期悄然诞生。最早是由神社附近就开始聚集很多商店,从而形成一个商业区。其中就有许多称为“水茶屋”的店,贩卖茶、团子等点心,让日本全国各地到来的信徒有个暂时休憩的地方。在这些店工作的女服务生被称为“茶汲女”或“茶点女”。 最开始有些商铺会用茶汲女的歌曲、舞蹈来吸引客人。18世纪中叶,艺伎作为一种职业被合法化,其职业规范和习俗也随之确立,只卖艺不卖身的行规被广泛接受,表演的项目也逐渐增多。随着经济和竞争的上升,这种商业手法不断推陈出新,品质也一直提高,在这种良性循环下,有的水茶屋生意越来越好,规模开始扩充,商品种类也开始增加。这种茶文化的兴起和盛行,使茶汲女的表演成为重要的商业手法,有些水茶屋老板便开始对旗下的茶汲女进行有计划的训练,。从普通的水茶屋变成高级料亭,由于其所需的高昂成本,和愈加精细培训流程,与其每家店都自己供养及训练艺妓,倒不如集中培训,有需要时再请来表演,如此更能发挥经济效益。所以“置屋”开始作为专业的培训中心及业者便应运而生。艺伎作为日本传统行业的一大特色,。

照片出处:《艺伎回忆录》,本文所有照片皆来自与此处

艺伎并非妓女

艺伎常常被人误解,以为其是妓女,这实则是不了解日本文化的人都曾或至今仍存在的误解,而事实上,艺伎只是日本一个传统的表演艺术职业,不卖弄色情,更不卖身,并不从事性交易。艺伎雅而不俗之处,其带着女性的温柔与甜美,成为日本男人最完美的精神情人。而且艺伎不是随便就可见到的,不相识的人很难介入,大都是熟人或名士引荐。艺伎大多在艺馆待客,但有时也受邀到茶馆酒楼陪客作艺。由于艺伎行业在日本人心中的美好地位,其行业严格规定,艺伎在从业期内不得结婚。否则,必须先隐退,,以保持艺伎在人们心中“纯洁”的形象。

艺伎并非花瓶

艺伎并非我们看到的简简单单的将脸画白,花红嘴唇,用炭笔画好眉,穿上和服就能叫艺伎了。艺伎的培训是一个非常辛苦的历程,不但需要极为昂贵的学艺费,而且条件苛刻。古代艺伎一般从10岁开始学艺,而现在由于法律限制,对儿童的保护要求必须初中毕业才可开始学艺,在5年内进行课程学习,学习内容包括文化、礼仪、语言、舞扇、装饰、诗书、乐器、斟酒等等,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用严重的要求,处处需要体现出高贵和稳重。从16岁学成可以下海,先当舞伎,再当艺伎。这样的熏陶出来的艺伎无论是修养、身段、美貌等等,都更具一种特有的精致与典雅,这也是很多人愿意为其斥巨额资金的缘由。

艺伎回忆录

电影艺伎回忆录根据美国作家阿瑟-高顿的同名小说改编。故事以第一人称展开,时代背景从1929年开始延续到二战结束,女主人公回忆了自己从小拼命挣扎、历尽荣辱的人生,有着一双蓝灰色眼睛的小百合(章子怡饰)出生于贫穷小渔村,被卖到京都一家知名的艺伎馆。一个弱小无依的小女孩,成长至最为出色的艺伎。最同时也不断受到京都第一红伎初桃(巩俐饰)的压迫与挑战。其中的一个重要转折是遇到了全日本最美丽、最知名的艺伎真美羽(杨紫琼饰),在她的帮助下,逐渐改变自己,最终和梦寐以求的爱人终成眷属。

千万记住,艺伎不是妓女,也不是别人的妻子,我们卖艺,但不卖身。我们营造一个神秘的世界,一切美不胜收。艺伎是艺术家,艺伎就像是一件活生生的艺术品。” ——《艺伎回忆录》

这部电影作为美国的导演,日本的故事,中国的演员,法国的歌手,英语的主题曲,她在一定程度上的还原了二战前后日本艺伎的美态,但是真正小百合的原型是一本自传,作者为岩崎峰子,据说是当时日本最红最富的艺伎,也就是小百合真正的原型。

岩崎峰子回忆中的艺伎群体,是非常高贵艺术独立个体。根本没有盼金主、卖身等,她们也并不柔弱,反而相当有性格。其中特别令人深刻的片段,是有一次她被客人揩油,她直接弄了把刀插在席子上,说你再敢无礼试试,把客人吓得连连道歉。还有招待英国的查尔斯王子的时候,王子随意拿过她的扇子就签名,以为这是她的荣幸,结果她直接告诉王子,不经过允许就往艺伎扇子上写写画画是非常不礼貌的,这个扇子它不要了!

但无论怎么说的来说,这部电影像是西方用自己理解去描绘了一个东方的灰姑娘的故事,宏大的背景下,描绘出的那脆弱的情感,显现出来的日本传统艺术和描绘出的东方女人的温柔与坚韧,每一帧都有着古典美的色调。尤其是电影结尾,年迈女主用苍老的声音娓娓叙述着:“这就是我的回忆,这不是一个皇后、女王的回忆,这是另一种人的回忆。” ,让我对这部电影的深意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感悟,作为一个平凡的人,我们身在波动的时代,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却愿意不断地努力,花一点又一点的时间、期望去接近心理的那份美好。不必要有那么大开大张的情节脉络,因为我们本就是大时代下的小人物,能掌握住自己生命轨迹小小的方向帆便已是极为幸运的了。

艺伎是日本女性极致美的体现,是柔情与妩媚,端庄与佻达的结合,是神秘不可言的艺术。而现在,以及风光已不再,对传统形式任执着的人,寥若晨星,如今大多不过是形式大于内容,艺伎的真正精髓已随历史长埋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