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校园暴力(いじめ)详解,及应对校园暴力欺凌日本是如何解决

日本暴力问题由来已久,而关于该题材的影视作品、漫画动画、书籍文献也有很多非常经典的代表,从20世纪70年代这个问题就成为了社会严重问题之一, 特别是2000年,日本全国国立中小学暴力事件高达3万件;2006年,日本暴力事件首次突破4万件;2015年,达到22.4万多件。导致多名孩子跳楼或者卧轨自杀。

如果大家喜欢看日剧的人也应该可以发现,这类题材的作品在日本的影视作品中也有很多很多,例如中岛哲也的《告白》,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校园暴力这个社会问题在日本的严重性。会发现这里的暴力不仅仅是包括实际的暴力事件,还包括各种渠道攻击、侮辱等使人痛苦的行为。在日本这种特别“阴险”的校园暴力特别多。

下面就来解析一下有关日本校园生活的侧写以及校园里不可逆转的秩序。

日本学校的同年级学生之间,有一种默认的等级关系。这种金字塔关系非常的坚固,要是下层同学冒犯上一层同学,就会被教训,让低一层同学意识到上下级关系,以保持秩序。这样,日本校园生活中“你属于哪一个圈子”是决定你校园地位的重要标志。

照片出处:

//weibo.com/3597569230/GipUp5H5m?filter=hot&root_comment_id=0&type=comment#_rnd1554429681019

村八部

其中,最为令日本学生害怕的是自己被宣判为“村八部”。那么什么叫村八部呢?它是以前在日本农村社会里有一种被“全村绝交”的状态。意思是以后村子不管你的任何事,也不准你在村子里住,在日本的农村社会里,这个宣判等于死刑。村八部的习俗传承到现代社会,以及校园里。不管是在哪一个阶层,如果比自己高层的人宣判他“村八部”,这意味着这个人(A)完全失去了学校里的地位。如此学校里产生了一种气氛,这几乎所有的日本人都能感受到的,这个气氛让所有同学不能跟A保持任何联系,要让A完全被孤立,要不然有相应的惩罚。这村八部不过是“校园暴力”的开头

这个“不理A”的气氛随时深入到下一个阶段使用各种渠道攻击他,这是已经有很多人受不了A的存在,就是“集体欺凌”的开始。全班已经有“要欺负A”的氛围,当众人侮辱A的时候,会得到一种加分,分数达到一定的程度,会有升级。全班很团结的开始欺负A。后 来A已经超越了他所能忍受的底线,就不来学校了。这意味着集团的胜利,彻底的删除了A。

照片出处:《告白》

也许你们会好奇,那他们为什么不告诉家长,家长什么都不做吗?答案是:不做,不能做。学校里有一种默认的规则,急救室卷入大人是禁忌行为。要是A的家长到学校并干涉了他们的事情,对于A的惩罚会更残酷。所以即使跟父母分享了他被欺负的经历以及痛苦,大部分场合不会让父母干涉。很多父母也意识到学生的这个规矩,所以几乎无能为力。父母为孩子唯一能做的就是换学校。

不良的产生,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是为了反抗森严的阶级制度,然而在追求然而在追求反抗的过程中反而陷入了对另一种阶段制度的追捧与妥协。

照片出处:《告白》

作为中国学生,也许会多多少少参与过校园暴力,作为参与者又或是旁观者,但是不同的是,在校园中我们没有严格的阶级分化,大家是处在一种平等的地位所出现的矛盾,所以如果被压迫,我们第一件事多想的不是自我否定,而是去反抗。而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日本校园中,被迫害者,往往因为极高的集体观念:“不能融入社群的人就是不好”、“是自己不好”,在这样一种自我否定的心理中陷入绝境,最后选择自杀方式结束一切。而且日本的校园欺凌不仅是肉体上,更多是心灵上,这种群体行为,会让被欺凌者没有一个朋友,当一个人被排挤,就是整个年级都在排挤同一个人。

2011年,滋贺县大津市一名13岁男生因不堪忍受校园暴力而自杀。他遭到同学各种欺凌,被强迫偷东西、还被头巾勒住脖子、甚至被迫“练习自杀”这个孩子自杀后,学校和当地市教育委员会开始推卸责任,认为孩子的自杀与校园暴力无关。于是媒体全面介入进行调查,最厉害的还有学校的家长会组织,直接对自杀孩子的同学展开调查,获取证据,最后学校校长和市教育委员会不得不举行记者会公开道歉。

这一事件令当时的日本首相野田也在电视机前流了眼泪。日本政府专门成立了调查小组,文部科学省还制定了防止校园暴力问题的指导方针。为了鼓励受到欺负的孩子不要一个人承担痛苦,还开通了24小时对话热线。最后,日本国会制定了一部《校园暴力防止刘策推进法》,从法律层面来应对和防止校园暴力问题。

其实说到这里,解决校园出现的种种欺凌问题,最根本的是解决孩子的心理问题,建立一个健康、完善的家庭环境,给孩子塑造自信、善良、健康的性格,父母多于孩子沟通,陪伴孩子,让他们形成一种正确的价值观,孩子作为社会未来发展的未来驱动,不仅仅需要校园提供好的氛围,家庭、社会还有每一个身在其中的我们,只有都尽到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才会真正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保护那些受伤的孩子们的身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