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与千寻》——一场午后轻柔的风

有一种电影,如同夏日午后轻柔细腻的风,你看不到它具象的面貌,内心深处却悄然播下记忆的种子,随呼吸一道生长。当生命的年轮逐圈递增,你心中对它的理解和印象也不断累加,在日后形成对本体的个性化理解。并且这种感受并不会在灯光亮起的那一刻结束,而是会在参与每个人沿途的旅程,见证我们不同时期的蜕变。宫崎骏的《千与千寻》,就是这样的一部电影。

故事简介

它讲述的是一个孩子的冒险,却给了我这个成人某种生活的信心。这种信心,就来自孩子清澈的眼光,来自一种未经世事的无畏和诚实。

在《千与千寻》中,宫崎骏为我们描绘了一个神秘的小镇。这儿有鬼神出没,琳琅满目的美食,热气腾腾的灯火,与其说这儿是魑魅魍魉栖身之地,不如说导演将其精心刻画为一个写实的微观社会,不拘泥于符号的堆砌,淋漓尽致地铺展开东瀛特有的鬼文化。

故事内涵

这个故事不仅仅只是面向孩子。而更是对每一个成年人的劝慰,告诉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曾有过一种东西,我们应该想办法去寻回并守护。

那种东西,就是:向善的本能。

这座小镇,像是梦境,实际却是现实的写照。它看似天马行空,不着边际,实际却有着不可动摇的运作规则。比如在这里,你必须要吃这里的食物,不然就会人间蒸发;可是,你又不能毫无节制地暴饮暴食,否则就会变成猪。在这里,你必须要找一份工作,证明你存在的价值,而寻求安逸的人将会变成动物,被永远放逐。在这里,你要忍受人类才是异类,那些怪物随时可能会走到你面前,给你一句:他身上的味,可真臭!在这里,金钱仍是被众人趋之若鹜的至高存在,为了钱,神明们也可以争得头破血流、尊严扫地。瞧瞧,这和现实世界又有什么区别呢?戳破它华丽的衣裳,仍然是一具借尸还魂的腐朽躯体。

荻野千寻

我们的主人公荻野千寻,是个刚满10岁普通的少女,不漂亮,也不聪明,爱哭,脆弱,有点娇生惯养,和我们每个人的儿时没什么两样。

她在随父母搬到乡下的途中偶然误入了这个奇妙抽象的小镇。可是,她并没有像拥有主角光环那样站出来挑战这些腐朽的规则,或是成为改变世界的英雄。相反,她接受了。为了生存,她在汤婆婆的澡堂里,找了一份工作,安定下来。

这就让整个故事,更具有现实意义:我们每个人,都只能接受既定的社会规则,成为这场游戏的一部分。而区别在于,有的人,被那规则驯化出一种懦弱;而有的人,却始终有底线地活着。

千寻身上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天真无畏

当满身污浊的河神来到澡堂,所有人都在退却,只有千寻毫不犹豫地冲上去,努力为它冲洗着层层叠叠的泥垢。那不是职业精神使然,而只是一种本性的驱使。也正是这个动作,令众人对她刮目相看:这个小姑娘,真不简单。是啊,在这个习惯了退缩和逃跑的世界,哪怕一点点的承担,都像是莫大的道德。千寻肯定不曾意识到,她的率性而为在别人眼里,竟是值得被仰视的。她不过是凭着一个孩子的直觉,在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

汤婆婆和钱婆婆

这个小镇是被一对双胞胎婆婆掌管的:汤婆婆和钱婆婆。

汤婆婆性格冷漠自私,她深居汤屋最高处,有着与自身利益相符的价值体系,行事从不参照固有的道德标准。她可以施法术将人变成猪,也会答应一个闯入者突兀的请求,这种矛盾的个性很难明确界定。但是说到底,她只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在自己的领空孤高飞行。 钱婆婆给人的印象,就如记忆中长者的面目一样亲切。不同于妹妹的敏感尖锐,她淡泊从容,与世无争,生活在简陋的棚屋里,却叫人折服于她心灵的宽厚与处世的智慧。相比之下,汤婆婆坐拥源源不断的金库,每天与各路神明打交道,内在却非常冷寂空虚。 人难免会在向上攀爬的过程中像汤婆婆那样作茧自缚迷失自己。即是我们难免掸不净内心的尘埃,可是却可以在喧嚣的尘世中保有一份钱婆婆的淡然,洗涤烦忧与浮躁。

无脸怪

在整个故事中,千寻始终不曾超越这个小镇的规则,而是处于规则之下,依然勇敢率真地活着。也恰恰是这份真,使她不至于迷失自我,并最终拯救了朋友。

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宽慰又惭愧的少女。

怪不得,那个幽魂一样的“无脸怪”,自第一次见到千寻,便被莫名地吸引,始终默默地追随着她。

那不只是因为寂寞,更是因为一种向善的本能。

而那近乎一见钟情般的誓死相随,多少让我们对于人性的回归,有了一点点的信心。尽管,无脸怪也会一时糊涂,为了博取他人的欢心,去出卖自身最珍贵的黄金。但他仍然愿意,把最多的黄金,留给千寻,以赎买内心的罪恶。

无脸怪的故事,像极了我们每个人的故事,在向善与贪婪之间挣扎,等待救赎。最终,无脸怪吃下千寻的药丸,吐出了满腹的欲望之水,变回从前的模样。他随着千寻,穿过干净的河流,找到了安详的归宿。

钥匙

其实,从影片一开始,宫崎骏就为我们揭示了,穿越这座小镇的钥匙。

还记得吗?当千寻的父母忍受不了食物的诱人香味,迫不及待冲上去大快朵颐,直到把自己吃成了猪,而千寻,却露出鄙夷的神情丝毫不为所动。

或许正是这种来自孩子的天然的拒绝,让她拿到了小镇的钥匙。

千寻并不是超人,也不是英雄,而只是一个保留了本真的孩子。而我们每个人,都曾是孩子。那种向善的本能,无需外寻,只需回看,并与曾经的自己对望,便可获得。这不就是《千与千寻》,最令我们宽慰的部分吗?

影片结尾处有个值得思索的细节,经历蜕变后勇敢坚毅的千寻,从隧道走出时仍紧抓住母亲的衣角,与开头进入隧道的场景遥相呼应,意味却不尽相同。从初入新天地的怯懦畏惧,到离开时内心的惊奇,宛如幻梦一场。一步步接近出口的千寻,正是用自己的步伐,丈量着这段从稚气迈向成熟的距离。 每个人脚下都联结着这样一条模糊的路径,我们说不清它是哪天消失的,或许道路并无尽头,我们不妨走得慢些,侧耳谛听风穿过甬道的声音。

结语

法国诗意现实主义剧作家普莱卫说过的一句话:“生活的信心只有在超越种种磨难之外,在与儿童目光的相接中获得。” 千寻并不是超人,也不是英雄,而只是一个保留了本真的孩子。而我们每个人,都曾是孩子。那种向善的本能,无需外寻,只需回看,并与曾经的自己对望,便可获得。这不就是《千与千寻》最令我们宽慰的部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