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宽松世代 新一代的出现引发争论

在中国,有这样一群人出生于1990年到1999年之间,他们在青少年时期就被冠以“浮躁”和“不懂事”的头衔。但长大以后,当他们带着更先进的工作理念和更现代的生活方式走入社会时,令全社会刮目相看。世人对他们有了新的认识,这一群人就是“90后”。如今,90后已经逐渐成为社会正能量的代表,成为国家发展的最坚实动力。

在日本,也有这么一群人出生在90年代,恰逢国家教育改革的他们,从小就被所有人宠护着,这种成长环境让他们中的部分人不思进取,甚至被冠以“平成废柴”的蔑称,与坚韧的“昭和男儿”形成鲜明的对比。在他们长大后,之前那些过度保护的人又开始抱怨他们的懒惰,在他们走入社会时完全歧视。这群被时代摆布的年轻人在日本被称为“宽松世代”。

什么是“宽松世代”

宽松世代算是物极必反的典型代表——在实行宽松教育之前,差不多是日本二战后重建的这一时期,奉行“教育立国”的日本人在教育方面下了不少的心血。当时的年轻人,也就是宽松世代的上一辈——“昭和一代”,他们大都是在这种重建国家经济的压力下接受者严苛的填鸭式应试教育所成长起来的。

这种严苛的教育给日本带来的益处是毫无疑问的。在战后的几十年里,经过他们的共同努力下日本经济创造了神话,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80年代直逼美国。然而国家的快速成长和保持优势是需要源源不断的人才补充,把吃苦作为本分的昭和一代也将这种气息带入到社会的各个角落。但如此高压的环境,使得当时的年轻人们喘不过气来,也就导致了严重的社会问题—犯罪率增高、自杀人数常年居高不下、校园欺凌问题严重、逃学,色情行业空前爆发等等。

面对严重的社会问题,日本的教育方针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决策者们采取了一个现在看来可以说是因噎废食的做法——“宽松教育”。虽然一连串的社会问题似乎都因为“教育”这个源头的改变迎刃而解,但其实为更深重的危机埋下了伏笔。

其实准确来说,日本的宽松世代并不与中国的90后完全相同,它特指了接受“1980年度学习指导要领”的年轻人和接受了“2002年度学习指导要领”的年轻人。因为这些纲要出台时他们都处于学龄了,所以从出生年代来看,指的是1966年后出生和1987年后出生的世代。很显然,这些人已经成为日本社会的中流砥柱。

当时实行的宽松教育被不断修订,其文件内容包括降低对学生的教学力度、增加休息日等等,跟国内的减负差不多,但是又有一点不同,他们的减负是真正意义的减负,这对这对社会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该措施在日本得以推广后,那些年长的和媒体从业者便为享受了这个措施的孩子们起了个外号——“宽松世代”。

“宽松世代”的特点

宽松教育培养出来的人似乎无法满足追求战斗力的企业需求。因此,宽松世代在舆论中也是备受冷落。日本电视节目中就经常对“宽松世代”引发讨论,几乎一边倒的批判宽松教育的失败,评论宽松世代不如其他世代,而这样的主张则是建立在学习能力和社会性两个方面的基础上的。否定派们普遍认为宽松世代都不学习才会这么笨,或者是宽松世代的想法太稚嫩。

(一)更重视个人生活

他们会更重视个人生活,当个人生活与工作发生冲突时,会更倾向于个人生活。不再像长辈那样认为工作是生存价值,更多的是认为工作是谋生的手段,对上司或同事的聚会不感兴趣时会直接拒绝。

(二)抗压能力不强

许多上司表示“稍微大声说他们两句就泄气了”,甚至有人被上司骂过之后第二天就请了病假。宽松世代似乎很害怕面对失败,一点小小的挫折就能把他们击垮。

(三)没有自主性

看似自信满满实则缺乏实践能力,遇到问题时比起自己思考解决方案,更愿意去等待上级的指示或是上网搜索。可能是因为他们从小就生活在情报化的社会中,习惯于不需要思考就可以轻易找到答案的生活模式。

(四)储蓄倾向明显

对长期发展停滞的日本经济缺少信心,选择收入的大部分用于储蓄。他们大多不会乱花钱,而是将钱好好地存起来,也是为了未来考虑,他们的积蓄意识比较强。

总的来看,宽松世代对日本的未来没有什么信心,主要是对自身的经济保障问题感到不安。在当前社会情形下,一旦失败就可能引发生存危机,因此他们对失败极其恐慌。他们竭力希望可以不依靠公司而成长起来,所以不会优先考虑公司,考虑问题也比较保守。由此来看,不被人看好的宽松世代并不是被教育所连累,更多的受到社会大环境的影响。

“宽松世代”又如何?

虽然宽松世代的问题重重,但是他们也不是一无是处。

2018年亚运会,六名90后少年代表拿下来电子竞技的第一块金牌。2018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五个来自日本的最早的宽松世代青年,打破了日本在全球总决赛中的纪录,也让全世界的人为日本电竞的进步而惊叹。

无论什么年龄层,成长的社会环境都不同,所产生的思维方式的不同也是正常的。宽松世代是被称为“失去的20年”的经济不景气的日本下长大的,接受新的教育制度的他们,支撑起了社会的中坚力量。因此无论是宽松世代还是上司世代,都应该摈弃偏见,合作创造成果。

如今,宽松世代已经逐渐成为了社会的主力军,为了自己能生活的更舒适,为了社会能发展的更好,那些依旧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宽松世代必须早些醒过来,走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