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浪漫——文豪、军人、女生徒

引言

三民主义、燕京大学、军阀、租界、旗袍、张爱玲……提起这些词,我们的思绪就回回到那个风云际会的民国时代。上承晚清封建余晖,下启新中国盛世的民国,在中国人的记忆中往往是一个别样的存在,民国情怀是中国人一段难以磨灭的时代记忆。在日本,也有这样一个时代,封建与民主相互交融,东西方文化剧烈碰撞,这个时代就是大正,一段被夏目漱石称作“大正浪漫”的时代。

大正:短暂的稳定与繁荣

大正时代,指的是日本大正天皇在位的1912年到1926年这段时期。在日本历史中,往往把这段不到二十年的时代与镰仓时代、江户时代、明治时代等重要时期并举,足以证明大正时期历史的重要性。

明治四十五年(1912年)明治天皇驾崩后,皇太子嘉仁亲王即位,改元大正,即是大正天皇。大正时期,日本社会繁荣、民主进步思想发展迅速,形成了前所未有的清平盛世景象。后来,夏 而生,成为了日本人的“民国情怀”。

在大正时期一片社会繁荣的景象之中,有一批人可以看穿世俗的种种纷扰,发现社会最深层的矛盾与最根源的问题,这批人就是以芥川龙之介、宫泽贤治为代表的文豪们。 在芥川龙之介短短35年的生命中,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大正年间度过的。芥川龙之介的作品,大多反映了他对于大正年间社会现实的理解与批判。批判利己主义的《罗生门》,抨击封建统治者的《地狱图》,讽刺武士道精神的《手绢》都是芥川在看遍社会问题之后的创作。俄国十月革命后,无产阶级运动在日本萌芽,芥川也在时代潮流影响下,创作了许多现实题材的作品。《河童》《猴子》等这一时期的作品中,芥川尖锐了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根本矛盾带来的诸多社会问题,抨击了逐渐抬头的军国主义气息。在芥川的作品中,人们可以明显得感受到那种对社会的怀疑、不安的情绪。这也正是大正时期的真实写照,明治时代全盘西化风潮过后,重新审视日本社会,东西方文化的剧烈冲突开始显现,从西方复制来的资本主义制度也为社会底层民众带来了无限的压迫,繁荣的社会背后是许多人看不到的残酷现实。用日本文学评论家评论芥川龙之介的话说,芥川是“大正期小市民知识阶层的良心、感觉、神经、趣味等经提纯而获得的结晶”。芥川龙之介与其他大正时期的文豪一道,成为了大正时代思想的弄潮儿,他们在看透社会问题与矛盾的同时,也鼓励着人们对善良的憧憬与向往,引领着大正时代的思想风向。

军人——战争与和平的矛盾统一

“大正”这个年号,出自《易经》第十九卦中的“临,刚浸而长。说而顺,刚中而应,大亨以正,天之道也。”沉浸在人间的幸福快乐之中,要持正以对,才是真正的天道。《易经》中的这句话足以诠释大正时期的社会风气。无比繁荣的社会中也蕴含着激烈的矛盾冲突,只有坚守原则的人才能走上正道。大正时代的繁荣背后,是国家内外环境的剧烈变化,是民主与封建、和平与侵略、西方与东方思想的激烈冲突。文豪、军人、女生徒,这三个看似不相关的形象,正是大正时代风云激荡的思想冲突的体现。

文豪——思想的弄潮儿

近代的日本注定不是一个与和平有太多联系的国家。从明治时期开始,日本的发展就是建立在一场场战争之上。接连战胜中国、沙皇俄国等强敌,让大正时期日本的民族自豪感空前提高,军人的地位也持续上升。大正时代,强大的日本军队就是日本从一个偏僻岛国跻身成为资本主义列强之一的象征。山城、扶桑、比叡、榛名,一艘艘巨大的战列舰在横须贺镇守府下水,构成了日本帝国海军的主力;日本军队在亚太各地登陆,标志着日本开始参与资本主义列强对世界的瓜分。在国内,精神抖擞、装备严整的日本军队是许多人向往的对象。这也成为了日后日本军国主义抬头的根源。但是,许多军队背景的知识分子在日本国内疾呼民主思想,为民主与宪政在日本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无产阶级运动中,许多来自军队的革命者也与中国、苏联的同志建立了超越国籍的友谊。在国内是民主的先锋,在国外是扩张的主力,大正时期的军人也打上了时代的特殊烙印,战争与和平集于一身,让军人成为了大正年代的一大标志。

女生徒——西方思潮涌动下的东方社会

“生徒”这个词,在日语里一般指的是中学的学生。在大正时代,西方思潮不断涌入,让女性的社会地位真正得到了提高,有条件女生也可以穿上校服,进入中学学习,“女生徒”这个词真正出现在了日本社会中。大正时期女学生的装扮二尺袖配袴与皮革长靴也成为了那个年代的时代记忆,二尺袖配袴时至今日仍然是日本女生毕业时的专用装束。女生进入中学学习只是那个年代西方先进思想在这个东方传统古国涌动的一个缩影。女学生、实业家、华族、咖啡店女仆、蒸汽机车长,许多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职业在大正时期不断涌现,正是一个西方思潮涌动的东方社会的真实写照。

结语:残酷与美好、绝望与希望并存的大正浪漫

初音有一首著名的以大正时代为背景的歌曲《千本樱》。其中有这样的歌词“英勇无畏 维新革命 光明磊落 反战国家”略带反语与讽刺意味的歌词揭露了大正时代的本质。明治维新之后的大正时代,蒸蒸日上、歌舞升平的表面下隐藏的是战争的因子与无数的矛盾冲突。短短十四年大正,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文化在碰撞中交融,社会在动荡中发展。大正时代是美好的,日本摆脱了弱小岛国的地位,成为了亚洲最强大的国家;大正时代也是残酷的,日本的发展伴随的是其他亚洲国家的不幸命运。大正时代是绝望的,它孕育了日本社会一些不可调和的根本矛盾;大正时代也是充满希望的,它仍然是一个积极的时代,一个进步的时代,就如同我们的民国一样,人们在黑暗中摸索着通向光明的套路。虽然有种种问题,但我们现在仍能从大正时代的种种社会现象中,找到那个时代的日本人对于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一切的繁华与萧索,一切功名与业绩都已化为尘土,今日的我们,只有以前车为鉴,为每个人的幸福不断努力。我相信,这种对于幸福的平凡追求,才是真正的大正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