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春日赏樱季,日本“民宿们”的现状如何?

当下,日本旅游市场的火爆已对于许多中国游客来说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每年3月中旬到4月中旬都是樱花盛开的季节,吸引了大批的国内外游客前往,在促进旅游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兴起了一波接着一波旅馆住宿行业的浪潮。

可如今,想分这块蛋糕却不容易

民宿兴起,投资狂潮如何激流勇进?

“民宿”一词据说最早来源于日语里的民办旅店(Minshuku),最初是开在森林里、温泉边的家庭小旅馆。房主会和客人生活在一起,给予客人很多在地旅行的体验,但随这社会和经济不断发展,实际上 ,现在“民宿”这个词之下囊括着更多元的意识形态。上世纪70年代,在日本经济高速增长的带动下,旅日人数大幅度增长,传统住宿酒店日益火爆,甚至一度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这时候,民宿作为介于各种酒店旅馆之间的选择,逐渐成为了一种新兴的旅宿模式,至此,日本民宿产业经历了第一轮发展期。2012年,当时新上台的安倍政府推出了“观光立国”的国策,签证政策大幅放宽,前往日本旅游的外国游客出现大爆发。

而所谓的民宿,其实说白了就是将便宜,地段不错的民用房出租。与酒店冷冰冰的统一化装修不同。民宿多了一种当地家庭的情怀在了里面,比如和室榻榻米,屏风等等。比酒店更好的一点是有阳台,有厨房。不过消费者最主要看中的还是性价比的问题。普通的酒店按个人收取费用,基本一个人在6000-8000日币不等。两个人就要12000-16000日币左右一晚。可以说是相当的不便宜了。

同时在这些年,随着共享经济概念的不断拓展和延伸,Airbnb、途家等创业大头异军突起,民宿的语境也发生了变化,成了一种更宽泛的、区别于传统酒店的住宿品牌营销形态。2018年初,中国的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在微博上宣布,他在鸭川附近买下了“一条街” 的老町屋,准备经营“蛮子民宿”,一段时间后,虽然在当地影响一般,不过确实反映着近年日本民宿出租的火热程度。当然,薛蛮子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随着日本旅游热度上升,不少外籍人士赴日购置房产并以民宿形式出租,不断涌现出来的在线短租平台更是将民宿品牌热潮推到了新的高度。

这些民宿品牌弱化了传统民宿“房主”的角色,由管家,甚至线上的服务团队来进行统一服务;相比酒店而言,又更强调“居家感”,增加了更多的交互体验。如酒店更强调商务服务,如干洗,熨烫等,但民宿则普遍配备有厨房、微波炉、洗衣机等,在热门的旅游目的地,很多民宿可以为用户提供跟旅游相关的服务,通过构建微信群构建社群,在线上回答客人的各种问题,附送旅行行程,订餐、攻略等等,如果是海外民宿,甚至还可以提供翻译服务。

以Airbnb为例,它主要选择一二线城市的高档社区公寓、胡同四合院、洋房别墅等房源,为这些房东提供软装设计、平台运营、保洁维护等一站式托管服务,打造“城市民宿”品牌。此外,城宿还同多家房地产商达成了合作,将适合做民宿的物业进行升级改造,进行运营。作为“城市民宿”这样一个新品牌营销,其具体特征体现在四个方面:第一,新用户得层次不断更新:一开始民宿的用户是海外人士和海外出行的年轻人,向下影响大学生,往上传导至白领,而他们是未来5-10年社会上的主流消费群体;其次,新需求的出现也让年轻人的旅游方式发生改变:从景区游转变为城市休闲游,商旅人群也越来越不满足于纯功能性的住宿;另外,新的住宿产品让民宿相比酒店,能提供更好的个性化体验,同时也具有更高性价比;最后,新的渠道和营销方式,酒店已经具备成熟的营销渠道,但民宿是另外一套不同的逻辑。而从入住人群上来看,目前的城市民宿也大多以22~35岁的白领和年轻学生为主,女性用户居多。

在这样美好繁荣的投资背景之下,诸多投资大头和投机者们纷纷注资,企图在这块鲜美可人的巨大利益蛋糕中切下一块。然而,与当地民宿投资这种狂野式的迅猛增长相随的却是各种各样法律问题与安全问题的冲突。

法律出台,利益蛋糕如何切?

2016-2017年,日本的民宿经营已呈泛滥之势,一些经营者甚至用地下室、仓库做民宿,以低廉的价格出租。各种安全问题层出不穷,日本厚生劳动省于2017年3月发布全国民宿调查报告,统计了日本所有民宿中介网站上登记的共15127所民宿,其中只有2505家民宿获得许可,4624家未获得许可,还有7998家正在接受资质调查,也就是说至少1/3的民宿属于“黑民宿”。东京、大阪、福冈等地均有私自经营的民宿出现法律纠纷,乃至发生刑事案件。以规范法律来约束“民宿们”的手段势在必行。

2018年,为了应对旧烧不退的日本民宿产业热潮,6月日本政府正式颁布《住宿宿泊事业法》(简称“民宿新法”)。其中最主要的是:经营民宿的户主,需要在6月14日之前,向所属的都道府县知事申请并获得审批,才能继续合法经营。并且一年中营业时间不得超过180天。事实上,在日本,民宿牌照分为“个人民宿”和“民宿”两种,个人民宿不用纳税,也不用对房屋进行改造,上述180天政策主要针对的就是这类民宿。但民宿是类酒店的牌照,要缴纳商业税,并且必须拥有一家酒店管理公司,通过公司进行申请才能够获得。

民宿新法的出台,对民宿的消防、安全、环境卫生等提出严格要求,未取得合法资质的民宿必须从民宿平台下线。同时也标志着日本民宿行业进入成熟期,给这个长期处于灰色地带的产业带来一次大面积洗牌。日本整体民宿产业迎来巨大震荡。

新法出台不久后,以Airbnb等民宿大头为主的企业,紧急下架未获许可的房源,这也使得2018年下半年日本房源数量跌幅接近八成,大批游客订不到民宿,不得不改住酒店,甚至抬高了部分地区酒店的价格。

而相对于合法规范化运营的民宿品牌来说,“个人民宿”的寒冬,无疑是“合法民宿们”的春天。2018年,日本政府决定开放博彩业,计划在全日本兴建最多三处包含赌场的综合度假区。加上即将来临的东京奥运会,预计2020年访日游客人数会增长到4000万,相当于目前访日游客基础上增加三分之一。所以合法化的品牌民宿经营在日本的发展潜力仍不可小觑。麦肯锡在2018年发布的一份日本旅游业报告显示:“东京、京都和大阪三大城市的酒店入住率都已超过80%,酒店承载容量限制将成为日本旅游业增长的严重障碍。”这都预示着今年,对日本民宿行业无疑是重大利好。有业内分析认为,日本民宿合法化进程的推动,将会导致大量非法民宿的的下线。谁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抢占到这个空白市场,谁就能够赢得先机。此外,鉴于民宿合法化之后,个人民宿运营者经营成本持续上升,日本民宿经营开始向集中化、品牌化发展的趋势愈发明显。

结语

2019年的樱花季即将到来,日本民宿这块“蛋糕”又该如何切?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