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就业?前途堪忧 ——目前日本就业状态很难看到未来

提到日本这个国家,给人的印象都是美丽的环境,与动漫里一模一样的场景,空气清新,国民素质优良,做人谦逊,除了这些,日本的产品也得到了不错的口碑。这一切都为全球所称赞。不过在此生活的人看到的却是许多现实问题——工作压力大,物价高且圈子较小。就像国内北漂的人一样,“日漂”生活也不易,他们面临着生活和工作双面的压力。那么对于想在日本工作发展的人来说,现在日本是什么状况的呢?

就业现状

目前日本实际参加工作的就业人数正持续增长中。从截止到2017年11月的平均数据来看,日本工作人数在2018年创出历史新高。在总人口减少的情况下,女性和老年人的劳动参与率正在上升,这才使整体的就业人数在不断上涨,预计今后工作的人数将持续增加。

但是这一趋势迟早会迎来临界点,越来越多的观点预测称,最早到2020年前半期,日本就业人数的增长曲线将会触顶。日本经济自2012年底开始逐渐复苏。随着经济的复苏,劳动参与率不断提高,起到拉动作用的是女性和老年人。日本65岁以上仍然参加工作的老年人,比率也达到1998年以上的高点,在需要精力、年轻血脉的医生护理这种一线岗位,老年员工也在不断增加

在日本女性的心中,理想的职业是:教师、公务员、公司职员等。在日本,女职工是没有产假的,想要生孩子的话只有辞职的选择。正因如此,现在越来越多的日本只是女性更多的选择单身或丁克,更有甚者去国外留学、工作。稳定的工作是日本女性的首选,但像老师这种职业竞争是很激烈的,所以先去做临时工、钟点工,然后遇到好的机会再换工作,这也成为不少日本女大学生的就业方式之一。

日本人的工作流动性很大,大公司职员基本上每两年就要换一个岗位,就算你只政府公务员,大部分也要每两年换一个部门,这样的做法会促使员工不断地穿心,不断地学习。

日本大公司每年都要招收大批的新员工,讲究文理搭配、知识互补。公司不看重专业,更在乎的额是你在哪所大学毕业,能上名牌大学说明你的基础较好。到公司报道后,公司组织统一培训,根据培训室每个人的不同表现和展现出来擅长的方面再决定你来做什么工作。

就目前的就业情况来看,日本的用人单位并不太看重学历,只要你想工作基本上都可以找到工作。有一些企业甚至不雇佣高学历的人,因为他们觉得这个岗位找个本科生就够用了,没有必要找个博士来做。日本目前处在完全就业状态。

目前就业市场存在的问题

上班族中老年人不在少数

2017年4月发布的“日本未来推算人口”数据再次显示,日本正朝着全球前所未有的老龄化国家行列前进。这就导致了某些需要年轻劳动力的行业——建筑、运输、护理等行业——难以找到继承的人员。劳动人口减少对日本经济整体造成的影响也很大。日本内阁府2014年的推算数据显示,如果保持目前态势,2040年代后日本经济将进入负增长阶段。

人口减少

瑞穗综合研究所的堀江奈保子认为:“由于人口减少和老龄化,劳动参与率到2020年前后转为减少是现实的”。如果假设失业率和各年龄层的劳动参与率基本不变,推算可以得出,到2025年日本的就业人数将不到6000万人。

由此可见日本现在虽然在完全就业的状态,但是好景不会太长。劳动力不足的问题不解决,是很难看到未来的。

高校毕业生对就业前景不看好

减少用工量的企业不在少数,这种严峻的就业形势使学生们对工作的要求也一降再降,以前学生们注重的是企业的规模和知名度,“大公司”成为抢手货。现在,学生择业开始注重公司业绩以及能否长期雇佣的问题。越来越多的毕业生已经把注意力从“挑战性”转向“稳定性”。

缓解现阶段问题的方案

能快速解决这些棘手问题的办法不多,其中让女性工作、维持家庭的经济是很有必要的,与此同时加紧完善育儿环境。双职工家庭的增加使日本的额生产率有望提高,劳动力也很有可能出现增加。

很多观点指出,为了对外出工作的女性提供支持,构建男性容易获得鱼儿休假的环境也十分重要。安倍上台后实施“女性经济学”,其主要目的就是提高女性在企业中的参与度和活跃度,增加日本劳动力数量。据日本总务省最新统计,日本15~64岁的女性就业率最高达到了64.2%。虽然安倍的这一政策在落实中也出现了很多问题,但整体来说,为劳动力市场提供了方向性和政策性支持

由于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日本企业也在增加智能设备的投资。随着人工智能和机械代替人工的劳动,劳动力将出现过剩。

另一方面,接受外国劳动者将成为日本的一大课题。截止到2016年10月,在日本工作的外国人达到108万人,五年里增加量超过一半。这其中打工的留学生以及有技能的实习生占整体的4成。未来日本也会考虑设立正面接收高端外国人才的制度。

就目前来看,老年人的保障金很难维持老人们的基本生活,其中之一的原因也是因为人口老龄化严重,因此进一步推进老年人工作方向的社保制度和养老金制度改革也尤为重要。

长路漫漫……

尽管目前日本的失业率处于二十四年以来最低水平,但到2025年很有可能再次大幅上升。到那个时候很多企业豆浆出现人员过剩,如果能以更少的人数创造出更多的价值,企业的盈利能力才不会出现下降。

日本解决劳动力问题的路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