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犯罪成本如此之高,老年人还会犯罪?

我们都知道,日本的国民素质相对较高,人们生活条件普遍较好,而且对犯罪的处罚力度非常大,犯罪成本很高,所以日本的犯罪率一直很低。

但是犯罪现象是不可能完全避免的,小编曾在东京的街头就被偷了所有的现金,用亲身经历打破了“日本没有小偷”的传说。随着老年人口的激增和老年贫穷的加剧,日本老人犯罪率直线上升。监狱成了日本老年人的天堂和避风港。日本这个老龄化人口最多的国家,现如今面临的挑战之一就是老年人犯罪。

日本老年人犯罪的案例

日本女摄影师深田志穗走访了日本监狱,记录下了高龄女性罪犯的身影。下面是其中两个受访者的自述:

F女士,89岁,因偷窃大米、草莓和感冒药,被判一年零六个月,第二次入狱,有一女和一个外孙女。

“我84岁时第一次入狱。入狱前我一个人吃福利过活。我之前曾跟我女儿一家住一起,我自己所有的积蓄都用来养那个暴力还搞家庭虐待的女婿了。”

T女士,80岁,因偷窃鳕鱼子、干果籽和一个平底煎锅,被判两年零六个月,第四次入狱,丈夫在世,有一儿一女。

“年轻时,我从来没想到偷窃,我一门心思想的都是好好工作。我在一家橡胶工厂工作了20年,然后在医院当护理员。虽然手头总是很紧张,但还是把儿子送去上大学。”

“我丈夫6年前脑溢血,从此卧床不起。他还患有老年痴呆,经常陷于错觉和偏执之中。我的年纪也大了,照顾他让我身心俱疲。但我又不好意思向其他人谈论我的压力。”

“70岁时我第一次入狱。我在商店偷窃时,我钱包里还有钱。然后我开始思考人生,我不想回家,但我也无处可去。向监狱寻求帮助是我唯一的选择。

“在监狱里,我的生活好过多了。尽管是暂时的,但我能松下一口气来做自己。我儿子说我病了,应该去精神护理机构调理一段时间。但我并不感觉自己病了。我认为焦虑促使我偷窃。”

日本老年人犯罪的原因

独居无人看护。

从1980年到2015年,日本老龄独居人群增长了超过6倍,达到近600万。2017年日本政府针对老龄罪犯进行了调查。调查表明,超过五成的老龄小偷都是独居,不是没有家人就是很少和亲戚朋友来往。他们表示自己年老无依,不愿意麻烦子女,也找不到可以信任的人寻求帮助。

经济困难。

老龄罪犯常常因为偷窃、欺诈入狱,因为他们多数是为了解决自己生活的燃眉之急。调查发现,65岁以上的老龄女性相对其他人群普遍生活贫困,更容易起贼心。统计数据显示,65岁以上的老龄罪犯中,两年内再次犯罪的比例高达23.2%,比29岁以下罪犯再次犯罪率的两倍还要多。NHK报道称,很多老龄罪犯再犯的目的就是回到监狱,在监狱他们可以有基本的温饱,但出狱就没有生活来源。

减少日本老年人犯罪的举措

从 20 世纪 60 年代至今,日本政府针对如何更好地解决日益增长的老年群体的日常生活护理这一核心问题,为了解决由于经济困难和独居生活无人照料造成的老年人犯罪问题,建立了以“年金——医疗——护理”为核心的养老福利服务体系,并不断出台国家法律以完善全民公共养老福利制度。

国民公共养老基础年金制度

1959年颁布的《国民年金法》规定,20到60岁的所有日本公民都必须加入国民年金体系。日本政府投入了111亿日元作为启动资金,此后,国库承担总费用的1/3,剩下的由行业、个人负担。这项法律规定,公民个人缴纳年金满25年,且年满65岁,便可定期领取养老年金。据统计,国民公共养老基础年金福利待遇占老人总收入的63.6%,这一制度成为日本老年人生活的主要保障,其重要性不容小觑。

老人介护保险金制度

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日本社会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的日益严重,越来越多的日本家庭不能承担对老人的照顾和护理,日本政府开始设法提高高龄老人的医疗保险费。2000年4月,日本政府为了有效解决老年人的医疗和护理问题,出台了《老人介护保险法》。这是一项新型的老年社会保险制度,该制度强制要求日本国民从40岁开始交纳老年介护保险金,保险受益人为65岁以上需要护理或帮助的老人,以及40岁到65岁的特定疾病需要护理者。其内容包括对投保人进行医疗保健、心理护理、日常护理与帮助、健康推进、疾病预防、医疗看护、环境保健等。接受介护理疗的费用,个人仅承担10%,国家和地方政府各承担45%。

2016年,日本国会专门为老龄罪犯完善了法律和相关规定,确保了老龄惯犯也能得到国家福利机构和社会服务机构的帮助,地方法院和监狱也会为老龄被告提供帮助。

此外,针对老年犯罪问题,日本在建立养老社会保障体系的过程中,注意对不同群体的关注,在设立养老福利制度时也兼顾了不同群体的多种需求。例如,针对女性老年群体不断增加的现况,日本政府建立了针对老龄女性的遗嘱津贴保障。日本在养老福利制度方面尽力避免因性别所带来的社会政策上的缺失和不足,努力建立更为完善化和细致化的养老保障体系。

结语

针对老年人犯罪问题,除了日本政府对相关法律法规和养老保障体系的不断完善,子女也应尽到赡养父母的义务,分担父母的经济困难,从犯罪源头上解决这一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