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真美——一幅描绘逝去时光的画卷

引言

2017年4月,春天伊始,日本埼玉县川越市的樱川河畔,樱花正值盛放时节。这座东京西北部的小城像往常一样,宁静而祥和。然而,住在这里的人们或许不会想到,仅仅几个月之后,岸诚二指导的原创电视动画《月色真美》,让这座小城的名字为无数人所熟知。

坊间一直流传着一个故事。夏目漱石在给学生上英语课时的一篇短文翻译。文中将男女主角在月色散步时,男主角情不自禁说出的“I love you”译成日文。学生们大多都直译成“我爱你”,但夏目漱石却认为,日文应当更加的含蓄婉转,译成“月色真美“就足够了。虽然故事的真实性有待考证,但是这种含蓄曲折的情感表达,确实是日本文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月色真美》也正是这样一部动画,它讲述的是每个人或许都经历过,却又都无法言说的青春时光。

普通而又不普通的主人公

在日本动漫中,所谓的“普通中学生”往往并不普通。他们要么有自己从未发现的异能,要么就有大群朋友众星捧月,二年级的时候会有转学生美少女坐在主角旁边,然后展开一段欢乐的恋爱喜剧。然而《月色真美》的男女主角安昙小太郎和水野茜却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初中学生,两人都生长在普通的日本小城川越的普通家庭,小太郎是文学部部长,然而文学部却常年充斥着幽灵部员;他有着成为小说家的梦想,每日把太宰治的名言挂在嘴边,却被文库编辑直言“没有才能”;父母严格又有些守旧,学习成绩不上不下,真正的朋友也就只有两三个。没有妹妹,没有超能力,有的只是普通的生活和有些压抑的家庭。茜的生活或许更加轻松一点,成绩更好,还是田径部的主力。但是她总是紧张,不善表达,只能靠捏红薯吉祥物缓解压力。不会卖萌,不会撒娇,在各种标签化人设充斥动漫业界的当下甚至显得有些没有特点。但正是这样的普通,这样的“没有特点”,才让这部动画显得清新脱俗,非同一般。这样两个“没有特点”的主角,给中日两国的观众演绎了一段难忘的青春故事。

没有英雄救美的惊险,没有街角相撞的偶遇,两人的故事开始于开学时在人群中的一次对视。升入初二的两人分到了一个班级,在分班结果公告牌前,茜注意到了一个头发有些杂乱的“翘毛”同学。两人的目光相遇,在观众猜测这是不是又是一个一见钟情的老套故事时,他们却很快移开视线,消失在人群之中。但巧合的是,晚上两家人正好在相遇在同一家餐厅。即使父母之间相谈甚欢,主角两人却几乎没有交流。这种新同学之间的尴尬,在故事一开始就奠定了整部动画的基调——内向含蓄的情感表达和真实描摹的青春经历。即使在两人经历了种种事件,终于开始交往之后,也没有改变这种基调。

真实的青春故事

日本青春恋爱动画的受众往往集中在年轻人之中,针对这种受众情况,动画往往有着相对激烈的矛盾冲突和外向直接的情感表达以提升剧情吸引力。为了体现这种故事基调,往往设置一对多乃至多对多的人物关系,并以主角解决人物关系中的问题为线索来叙事。不论是《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还是《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这些成功的恋爱故事都以这种形式构成了主要情节。但《月色真美》的主线却只以男女主角的人物故事为核心,并且主角间的矛盾冲突是相对平淡而含蓄的。从相遇初的尴尬,到茜比赛失利、小太郎小说投稿被拒,再到最后升学时二人去向的不同,都是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会遇到的,最为真实而平淡的生活。而内向的二人也一直用一种含蓄而包容的方式解决这些矛盾。在相识之初,两人在学校里甚至没有大段的对话;交往之后遇到矛盾,两人更多的是选择自己默默承担,而不是向对方倾诉。

在情感表达上,整部动画也贯彻着含蓄内敛的基调。观众经常看到,小太郎激动时会在屋子里对着灯绳和空气挥拳,甚至在床上打滚,但是发到line上,也只是一句“我很高兴”。这种情感基调在故事的最后达到高潮,茜出于成绩和社团的考虑搬离川越,小太郎考取茜的高中也以失败告终。尽管小太郎保证自己会打工赚交通费和茜见面,但对于未来的不安和对于小太郎一人承担责任的愧疚让她不敢面对,终于在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时向小太郎倾诉:“很担心”“一直给小太郎添麻烦”,然后哭着离开。即使面对这样的情况,小太郎也没有选择当面和茜说出自己的想法,而是把自己和茜的故事写成小说发表在网上。在离开的电车上,茜终于看到了小太郎的故事,她意识到了小太郎的心意,在小说下面评论“那么之后会怎么样呢”。小太郎一路追赶电车,最终向着茜乘坐的电车大声喊出了自己的心声。没有见面,没有鲜花,没有祝福,两人就这样在离别之际向对方传达了自己的感情。不通过两人的直接对话,而是以小说和网络作为中介传达感情,这样的故事设计是日本动画历史上都少有的,这种间接的情感表达也是整部动画感情基调的一个缩影。而这样的剧情也无疑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广受好评的背后,是观众对于这部动画的高度认可。

平淡生活中的经典之作

可以说,这种含蓄而平淡的故事与以往套路化但又总带着几分不现实的恋爱故事不同,它讲述的是每个人都曾经历过的青春时光。故事讲述的是小太郎为了作家梦想不断投稿,为了升入憧憬的高中拼命学习,讲的也是我们学生时代为实现一个个梦想而不断奋斗的日日夜夜,是我们在中学时自习到深夜的学生生活;故事讲的是平日里严格的小太郎妈妈在深夜给复习的小太郎捏饭团,讲的也是在我们每个人背后无怨无悔默默付出的父母,是每个人都沐浴其中的亲情。小太郎时不时引用的,不是那么恰当的太宰治的语录;茜在紧张时总会拿出来红薯吉祥物捏来捏去;爱情、友情、亲情的羁绊,梦想、学习、生活的冲突,这一切都不是仅仅存在于二次元的虚幻故事,而是每个人的青春中无可避免的生活。当我们看到小太郎和茜为了各自的梦想相互鼓励,在不同的道路上共同努力;看到两人在川越祭上一起逛街,在冰川神社许下“一直在一起”的心愿;看到两人在line上温暖青涩又有些尴尬的对话,情不自禁地露出淡淡的微笑的时候,我们看到的不只是茜和小太郎的故事,看到的更是我们每个人的青春年代。这就是《月色真美》这部动画的魅力所在,它用一种更加优美而含蓄的方式,把我们带回了那个早已逝去的青春年代,为我们描绘了一幅青涩又美丽的时光画卷。

日本“漫画之神”手冢治虫在上个世纪日本动漫产业刚刚起步时就曾为日本动画顶下基调,既然在技术和财力上无法与美国抗衡,就要以出彩的故事情节和感人的故事内涵取胜。可以说,《月色真美》完美地实现了手冢治虫的愿景。没有过于花哨的制作,没有昂贵的特效,有的只是感人的故事和真实的青春。而动画中含蓄而婉转的情感表达,又无处不体现着日本文化的影子。从《伊豆的舞女》《古都》,到《小偷家族》《深夜食堂》,不论是文学经典抑或电影佳作,一个个故事中体现的都是镌刻在日本民族心灵深处的含蓄与婉转。在故事与情感表达上代表着日本最典型的民族特征,可是在如今的日本业界,这部动画又显得不那么“典型”,《月色真美》正是这样一部典型而又非典型的日本动画。现在商业化程度越来越高的日本动画业界,仿佛已经要抛弃手冢治虫的指引,转向美国式的大资本、工业化制作模式,更看重以套路化的剧情和标签化的人设带动短时间内的粉丝增长,从而获取最大程度的效益。一部又一部动画推出续集却往往狗尾续貂,大量的周边被推向市场,动画的质量却难以得到保证。在这样的业界大背景下,《月色真美》向世人证明了日本动画的能量和精神魅力丝毫没有消退,出色的制作,近乎完美的演出和分镜,感人至深的剧情,凭借这些出色品质迅速抓住无数观众的心,却没有几乎没有任何大型商业推广和周边上市。监督岸诚二曾在接受采访时说:“希望各位能静静守望,这群身处狭小校园世界的年轻生命。”这大概也是很多观众看待《月色真美》的态度。

结语

片尾,历经生活考研的小太郎和茜终于建立了幸福的家庭,日本文化中总愿意相信努力的人也会收获美好的结果。相信不论是小太郎和茜,还是《月色真美》这部动画,都能因为他们的努力,收获最美好的结果,为一代代观众所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