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乱世启示录(四)

世界上任何一场战争的先决条件永远都是是:以好斗为唯一美德,以求和为唯一耻辱。日本民族文化中的武士道精神恰好完美的阐释了这句话,正如 《吴子·论将》中所言:“师出之日,有死之荣,无生之辱。”一支军队从征战开始的那天起,就要时刻有着为民族和信仰献身的觉悟,贪生怕死者被认为是耻辱的象征。 在的日本战国时代,“向死而生”是一种真正的荣誉。

百炼成钢,夺得家督

书接上回,越后国守护继承人风波,不仅在本就满目疮痍的越后土地上掀起了新的一场内乱,也让长尾一族陷入领导者地位之争的旋涡中,并且一度达到了不可调停的状态。长尾景晴与幼弟长尾景虎的战争一触即发。

说到继承越后守护代的哥哥长尾晴景,年长弟弟景虎十八岁,景晴拥有着与弟弟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可以说他的前半生是个名副其实的“人生赢家”。在原守护代长尾为景过世前,最疼爱的就是景晴,对他十分的宠爱,过度的溺爱使得景晴从小就特别的贪玩叛逆,让长尾一族的其他人都为之头疼,但是由于受到家督父亲的庇护,景晴过着一直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生活,直到父亲长尾为景将家督继承人之位传给他时,晴景的人生与幼弟景虎的处境相比,那都是天壤之别:一个高高在上,年少便继承一族之长地位。另外一个则被送入寺庙出家当和尚。然而造化弄人,人生道路所要经历的一切都还未成定数。

在丧失了父亲庇护的光环后,景晴作为一族之长,表现的一直不温不火,加之他体质虚弱,也没有什么作为武将的统帅才能,长尾氏一度被国内的其它势力所蔑视。一开始,附近其他豪强贵族们,压根没有把继承家督之位的这个小毛孩儿放在眼里,都觉得长尾一族必当衰落。但随着元服归来加入战事的幼弟景虎,凭借着异乎常人的将率之才,在几年之内,就让国内豪族们重新忌惮起长尾一族的势力。随着景虎的名号越来越响,族内改立守护代的呼声也越来越大,最终,哥哥景晴忍无可忍,联合其余支持者,开始讨伐弟弟,景虎只得应战。

在这场家族内战中,长尾景虎虽然兵穷将寡,在军备方面也不如哥哥景晴,但是深谙兵法之道的他却常常以少胜多,最终攻其不备,靠偷袭战术大败哥哥长尾晴景的军队。越后守护上杉定实为了避免兄弟二人再起事端,赶紧出面调停,达成了和解协议:长尾晴景即刻准备引退,长尾景虎则承认晴景为养父,从而继承家督名号和守护代的职位。公元1548年,也就是日本天文十七年十二月,长尾景虎进驻主城:春日山城,哥哥晴景体面地退居长尾府内,随后便置身事外,不再和长尾氏的政治扯上关系。继承家督的长尾景虎时年一十九岁,他的人生才刚开始发光发热。

越后之龙,上杉谦信崛起

正所谓英雄出少年,天文十九年,二月二十六日,越后国守护上杉定实久病而不得痊愈,最终病死在家中,而上回提及到的守护继承之争,也由于支持外族者继承派的失利,让问题又一次回到了原点:“上杉定实没有子嗣,守护一家绝了后,越后守护职位何人继承?”当时整个时代还处于室町幕府时期,幕府将军足利义辉承认长尾景虎具有白伞袋和毛毡鞍覆的使用权。那么这两样东西有什么用呢?之前介绍过,“守护”是一个幕府承认的官方头衔,在守护统御的自己领地内,所有人民必须要忠诚于他们的守护。而作为守护身份的象征有三件信物,第一就是白伞袋,顾名思义,是一个白色用来装伞的袋子;而第二个所谓的毛毡鞍覆,其实是盖在马鞍上面的一块兽皮;第三个涂舆,就是一个用漆涂上颜色的轿子,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前两件信物,更有说服力。就这样,长尾景虎实质的国主地位也得到了幕府承认,越后之主实至名归。

几年后,长尾景虎相继平定了国内大大小小叛乱,越后国的局面终于得到了暂时安定,但国外仍然是战火连天,前几回说过,上杉氏早就没落,关东各地豪强,几乎无人服从时任关东统领的上杉宪政号令,此时,正值北条氏大举进犯关东上杉一族,在接连抵御几次进攻后,上杉宪政一路败逃进越后,景虎以家臣之礼厚待了他,而宪政也表示,倘若帮助自己讨伐北条势力,重振关东统领之威名,就将上杉这一名门姓氏赐予他,虽然在关东,上杉一族已然没落,但是在整个幕府核心体系中,上杉氏依旧是被皇族所承认的地方势力。面对旧时家主的请求,景虎欣然领命,先后十四次进攻关东北条势力,在这其中,他也多次改名,最后将自己出家时法号“谦信”与被赐予的上杉姓氏结合,起了新的名字:上杉谦信,而这名号也渐渐传遍整个日本,这位自诩战神毗沙门天化身的越后之龙,终得以腾飞。

甲斐之虎,武田信玄登场!

人的一生中,会遇到很多陪伴自己成长的人,他们有的是朋友,一起努力,分享快乐;有的是伴侣,相知相依,相爱相惜;而有的却是敌人、对手,他们的往往像是你自己的另一面,彼此十分了解,但却总想着超越对方。武田信玄的出现,正是命运安排给上杉谦信的一生之敌。

与上杉谦信的出生有所不同,武田信玄恰好出生在一场战事中,也就是史料中有记载的饭田河原合战,公元1521年,日本大永元年十一月三日,时任甲斐国大名的武田信虎,正在迎击今川军,武田信玄就在这个时间段出生于甲斐国要害之城:积翠寺,有传言,当时武田军即将与福岛军展开最后的殊死对决。为祈求战争的胜利,武田信玄被取乳名胜千代。与上杉谦信相似,元服之后被时任幕府将军足利义晴赐字 “晴”,遂改名武田晴信,晴信也曾出家修禅,法号信玄,是禅修之时“德荣轩信玄”的简称,其文韬武略和上杉谦信难分伯仲,年长谦信几岁,以老谋深算著称,并且有着战国第一兵法家之称号,名副其实的“甲斐之虎”。往后经年,曾与宿敌上杉谦信屡屡交战,两人在关东大地上展开了一场旷世持久的“龙虎之争”。

结语

自古倘若是棋逢敌手,将遇良才,那这场对决,一定是十分精彩的,越后之龙与甲斐之虎的交战,已经打响,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