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乱世启示录(三)

当战争来临时,真理永远都是第一牺牲品,在那个混乱的的年代,唯一有价值的事物便是力量和充斥着暴力的鲜血。彼时,战火依旧蔓延着整个日本战国,室町幕府的统治分崩离析,军阀混战的场面打的依旧不可开交,战争的波及程度从最初的近畿地区向四周不断辐射,各地豪杰并起,而上回提到的上杉一族只是众多英雄骁将中的一个缩影,真正的群英荟萃,才刚刚拉开序幕。

长尾氏的幼子,虎千代

上杉谦信的一生都充满着传奇色彩,无论是与武田信玄长达十多年之久的“龙虎之争”,还是他在成名之前,晋升上杉一族家督的历程,都被后世的人们津津乐道,这样一位在战国时代独树一帜的大名是十分值得研究的。

前回说过,上杉一族因为自己内部问题,家族实权被家臣牢牢掌握,其中山内上杉氏的家臣长尾一族更是反客为主,坐拥实权。若干年后,长尾一族中诞生了新的血液,这个幼婴被取名虎千代,成年后称做长尾景虎,往后,在战国历史中,人们更习惯叫他上杉谦信。

在成为上杉谦信之前,年幼的虎千代可谓是命途多舛,1530年,日本史上的享禄三年一月二十一日,他降生于长尾一族家中,由于恰逢虎年,便被赐予虎千代的乳名,四岁之时,虎千代的母亲就撒手人寰,因为是长尾一族中的幼子,在丧失了母亲的庇佑之后,虎千代的童年便被灰色所笼罩,在六岁时改姓喜平二景虎。作为他的父亲,也就是时任越后守护代长尾为景,决定让这个已和家族命运不沾边的孩子出家修行,提升个人修养。天文五年,也就是公元1536年八月,长尾为景决定进攻越中扩张领地,预想到这次战争前景不明,便先将家督之位让给其长子长尾晴景。同年,也着手安排了幼子景虎出家,受戒于长尾一族的菩提寺,春日山麓林泉寺中名僧天室光育的门下,静心修禅,并深入学习文武韬略。命运向来爱捉弄人,同年十二月,长尾为景在越中旃檀野与一向一揆作战时中计败北,最终阵亡,当然,也有史学家研究认为,长尾为景并非败亡,而是在撤退之后,久病不起而亡。不过无论为景死因何如,虎千代双亲都已不在人世,虽然时逢战乱,生命易逝,但这对年幼的虎千代打击仍然十分巨大。

长尾为景的死亡,对于本来就不太平的越后国无疑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国内格局混乱的情况进一步恶化,豪强们可是割据土地,相互之间发动战争,企图成为越后国新的主人。国外敌对势力也虎视眈眈,连日迫近国内主城,内忧外患,越后国的命运一度处在风雨飘摇中。当年虎千代年仅七岁,(按照为景病故说为十三岁),必须穿着盔甲为自己的父亲下葬,连国内大族下葬都要全副武装,可想而知,当时越后国大厦将倾的局面可见一斑。

新生!,长尾景虎

天文十二年(1543年)八月十五日,虎千代元服,取名景虎。元服一词,是传统的汉语词汇,专门指代中国古代、日本、韩国的男子们的成人礼。其主要内容是改变之前的造型,重新穿上新的服饰,修剪新的发型,并且不再使用幼名,改用一个正式名字。景虎成年之后,便受命于哥哥守护代长尾景晴,元服后一个月,景虎就开始奉命讨伐其他分裂势力,平定越后中部的叛乱,并且牵制下部的势力,随着大小战役的不断洗礼,景虎的军事统御实力也在不断提升。

在日本战国时期,守护和守护代,是一个专属名词,守护一词,其全成为守护大名,来源于“名主一词”,通俗而讲就是地方长官,因为幕府作为日本的整体统治核心,无法将权力贯彻到每一寸土地,便安排各地守护担任地方长官,而这样的体制,却滋生了各地方守护们的实力,从而名义上听从幕府调遣,但实际上却拥有极大的自主权力,上层约束力一旦衰退,那么下层的势力就会企图“以下克上”,这种制度也可谓是战国时代的始作俑者,另一方面,各国的守护并不是都在自己的领地内,他们常居于政权核心的幕府所在地,所以国内大小事务倘若不便施行,乃委由代官执行,这也是守护代一职由来。但是在那个时代,信任的力量似乎还不如一根稻草,上杉一族的悲剧正是如此,长尾一族作为守护代,却长期把控着上杉一族的话语权,最后反客为主。

再说回来,方才说过越后国内形势因为多方努力以及长尾景虎的亮眼表现而暂时缓和,但时任越后守护的上杉定实又碰上了难题,他膝下没有任何子嗣,于是便决定从陆奥国迎接外曾孙时宗丸到越后,作为养子和日后的继承人。看过前几回的朋友们都知道,在日本战国,但凡一牵扯到“继承人”这三个字,那必定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国内对于是否支持上杉定实的决定,又起了很大冲突,两方势力再次分庭抗礼,连年的征伐再次开始。

在持反对方意见的长尾一族中,也有了变化,长尾景晴虽为家督,却没有统帅之才,加之身体虚弱,并不能很好的率领长尾氏,反观家中最小的景虎,虽然年岁不大,但却是个文武双全之士,家族中的支持度渐渐转向了这位20岁的年轻人,多次抵御了外族的入侵,并且还将众多豪族收入长尾账下,公元1545年,守护上杉家的老臣黑田秀忠谋反,长尾景虎代替兄长长尾晴景率兵平叛,脱颖而出,最后依守护上杉定实之命消灭了黑田一族。从此景虎威名大震,势头更是盖过了他的哥哥,于是,一场不可避免的兄弟阋墙,即将开始。

结语

无数的承诺和信任在战争面前似乎都不值得一提,上杉一族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而上杉谦信的命运又将如何?,我们下回再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