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和服,藏在蝶步里的梦

和服(きもの,kimono),是日本的传统民族服饰。江户时代以前称吴服,语出《古事记》、《日本书纪》、《松窗梦语》。对许多喜爱日本文化的中国人而言,和服是日本文化中别具风情的象征物。在铺着旧石板的小路上轻移蝶步,身着和服的日本女人身姿摇曳,缓缓离去,留下一个优雅迷人的背影,这一步一摇之间,正是和服最迷人的意蕴。

谈和服,我们谈的是什么

和服的起源最早可追溯到日本上古时代,当时日本民众普遍穿着粗布服装和窄袖斜襟,同中国古代有些相似。这一时期的服装可以看作是和服的雏形,但与我们现在所说的和服还相距甚远。

公元8世纪,日本奈良时代,正值中国盛唐时期,来自日本的遣唐使多次进出中国,除了学习先进的唐代文化技术外,还将许多珍货宝物带回日本。唐代风尚如潮水般涌进日本,给日本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带来了影响,服饰也不例外。 这一时期的男子大多头戴漆纱冠,身穿阙腋袍,系腰带,下身着表袴。女子多梳起刘海露出额头,裙摆喜欢采用百褶样式。作为规定人们依照阶级身份穿衣的制度,“衣服令”也应运而生。它将礼服、朝服、制服一一界定,衣服的配搭和花样也要根据阶级地位有所区分,贵族用色彩划分等级,为原本单一的和服引入了多样的色彩。但总的来说,奈良时代的民众还是穿用食物纤维制成的布,色彩简单,打扮朴素。

到了室町时代,即中国明朝,当时主政日本的丰臣秀吉积极鼓励日本开放,鼓励商人从事海外贸易。这一时期,大量的外国商品和外国传教士来到日本,又一次给日本和服带来了巨大的改变。原本的和服制式宽松,而亚洲人普遍身材不高,上身长下身短,女性的身段在和服的掩盖下毫无婀娜多姿的美感。受到基督教传教士长袍腰带的启发,日本和服也在腰间新增了一条腰带,用以强调女性的细腰。

一条腰带给和服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此后,和服的大多数演进都围绕这条精妙的腰带展开。为了增加细腰的纤弱感,腰带由细变宽,变得更为瞩目;为了视觉上更好的改善身材比例,腰带的位置逐渐上移,由腰部提至腹部,由此创作了和服的黄金比例;为了增加和服的装饰性,和服腰带的结越打越大,光是各式打法的腰带结就多达200多种,腰带结成了女人身上最醒目的装饰;为了日常生活方便,原本系在身前的腰带结被移到了身后,女性的美感来源也从正面转移到背面,更添一分欲语还休的娇羞。

至此,和服的千年演变算是基本完成。和服成为了我们今天看到的和服,作为日本的传统服饰、民族文化的鲜明象征,在全世界范围内广为人熟知。

穿和服,我们穿的是什么

和服经历了漫长的发展时间,在此期间,和服频繁变化。今天我们看到的和服,基于历史上的数次改进,在实用性与美观性达到了完美的平衡。

从构造上来说,和服相当复杂,共包括挂衿/共衿、本衿/地衿、右の前身顷、左の前身顷、袖、袂、左の衽、右の衽、剑先、身丈、绗丈、肩幅、袖幅、袖丈、袖口、袖付等16个部分。这16个部分相互连接,互为补充,形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以平直的线条为衣,曼妙的形体曲线得以被顺利勾勒。在剪裁上,和服属于平面裁剪,几乎全部由直线构成,只是在领口处开出了一个20厘米的弧形口子。将和服拆解铺平开来,仍然可以得到一个完整的长方形。

和服的袖口、衣襟、衣裾均能自由开合,这使得和服又兼具了通气的优点和特征。不过,和服的开合具有诸多讲究,不同的开合,具有不同的含义,显示穿著者不同的身份。艺人多将衣襟敞开,仅在衣襟的”V”字型交叉处系上带子,营造一种似脱未脱、含蓄内敛的氛围美。而除艺人外,其它女性在穿着和服时须将衣襟合拢,未婚女性应全部合拢,已婚妇女可将靠颈部的地方略微敞开。正是在这微末的和服制作细节中,日本人将对艺术的理解表达得淋漓尽致。

除此之外,和服的搭配也处处隐藏着深厚的文化底蕴。依据四季变化,和服的穿着从种类、材质、花纹乃至饰品小物都有一套完整的搭配规则,尤其是修习茶道、花道、舞踊等日本传统技艺者,对时服的传统更为重视。时服的形式分为单衣、袷、绵入。袷是有衬里的和服。绵入是丝绵夹层的。端午节以后更换夏装。10月到次年5月初则着袷。在纹饰上,春天着梅、夏日菖蒲、秋日为枫、冬日为松,随四时季节变化,伴自然韵律而动。在不同的场合,人们也会换上不同的和服出现,仅女士和服而已,就有婚礼和服、成人式和服、晚礼和服、宴礼和服及一般礼服等数种。和服穿着时纷繁的依据规定,及其本身复杂的织染和刺绣技艺,使它俨然成了一种精巧的艺术品,历千年洗礼,仍熠熠生辉,独成一家。

结语

日本考古学大使樋口清之教授在《梅干与日本刀》一书中说,和服,让女性的背影对男性释放出一种放电的魅力。华美的和服裹住了日本女性的身体,却催发了女性的魅力。日本文化中的含蓄内敛,暗示了和服的演变方向,和服将关注女性的目光从身前向身后转移,这种转变又反过来深化了这种别具一格的文化内涵。不如说,和服是日本文化的具象化表现,人们对日本和服的喜爱,更接近于对日本文化的喜爱,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娇羞,这种春花似在物中看的迷蒙,跨越时空,亘古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