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日本艺伎 不是你以为的以为

日本艺伎是一个流传了几百年的职业,一直以神秘著称。艺伎是一种表演艺术,而国人一般把他和妓女等同看待。日本艺伎产生于17世纪的东京和大阪,最初的艺伎全部是男性,随后渐渐被女性取代,一直流传至今,今天,仍有少数日本女性从事艺伎。从艺的女伎大多美艳,擅长歌舞,艺伎在日本史上曾十分发达,在人口稀少的古代就有几万人之多。

艺伎的妆容

大家如果看过有关日本的电视剧或者电影,就会发现日本的女孩子如果在表演才艺的时候,就会化很浓的妆,整张脸上都是涂的白白的,看起来非常的吓人,而平时就不是这种情况。

首先在日本不是所有女孩都需要把脸涂的很白,只有表演歌舞的女子才是这样,而这样做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凸显自己的娇美,大家都知道,在以前是没有电灯的,日本人也同样是使用蜡烛照明,蜡烛的光线比较微弱,所以那些有钱人在观看歌舞的时候就会觉得舞女们并不好看,只有把脸涂的特别白,看起来才像正常人,虽然看起来很白,但是在黄色的烛光下就显得比较正常了,而且她们不但会涂脸还会画上红妆红唇,为了突显出自己的美,就会用白色的脸衬托出自己红润的嘴巴。在日本人的眼中这种女孩子的妆容特别的美。

当然这种打扮也跟他们的工作有关系。会这样打扮的女子,往往是高层社会的贵族服务的,她们不但要能歌善舞,还要时刻察言观色,千万不要得罪了这些客人。如果这些客人生气的话,自己还要圆场,不能应对自如的话,搞不好就会惹祸,所以说话的时候,就会特别小心。脸上的妆容是他们掩饰自己表情的工具,因为画了这种妆容,就会非常的不自然,基本上就是一种僵化的表情,所以无论她们说了什么话,或者做了什么事,都不能从表情上判断她们的喜怒哀乐。既能保持一种神秘感,而且这样也不容易得罪人。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日本人有一种笑不露齿的习俗,在女孩子们表演的时候是不可以露出牙齿的,因为他们认为露出牙齿是没内涵的,所以你很少看到画这种妆容的女子露出牙齿,因为牙齿再白也没脸上的颜料白,所以她们一旦露出牙齿就会很尴尬。这样的妆容,让她们不敢轻易的露出自己的牙齿。

脱颖而出的艺伎

中村喜春

中村喜春,1913年出生在东京,出生一个上流社会家庭,家境富裕,父亲是一个有名望的医生。孩童时期,中村喜春就喜欢舞台上衣着华丽,浓妆艳抹艺伎。15岁那年,她不顾父母反对,毅然决然投入艺伎行业,通过自己的努力,不出几年就红遍了日本。15岁入行,27岁隐退,二战后再次入行,中村喜春先后共有10部作品面世,最著名的有1983年推出的自传《东京艺伎回忆录》和1985年推出的《痛悼日本》。

中西君尾

中西君尾出身于武士家庭,因父亲被杀,被迫进入艺伎界。当时,幕府势力和维新派在展开了激烈的竞争,两派经常以声色场所作掩护,召开秘密会议。维新派的骨干与君尾一见钟情,但是幕府高官左近也看上了君尾,但君尾却不为所动。井上馨听说了岛田向君尾求婚的消息,劝君尾以大局为重,接受岛田的求婚,借机刺探幕府的机密。在她的帮助下,维新派武士得到了大量情报,幕府势力被沉重打击。中西君尾是少数对日本的历史进程产生重要影响的人物,享有“勤王艺伎”的美誉。

岩崎峰子

岩崎峰子,1949年生于日本,天皇家臣的后代,5岁就进入日本最古老、最著名的岩崎艺妓馆学习,6岁开始接受严格而正统的培训,10岁时成为家族及其生意的合法继承人。15岁正式出道,当年即以最高收入获得花魁头衔,并保持6年之久。美国总统福特、英国女王伊丽莎白、查尔斯王子等都曾是她的座上宾。可惜在她鼎盛时29岁退出了这个行业,但是她的存在也纠正了人们对艺伎的偏见。

现在的艺伎

其实对于一般的群众来说,能够亲眼见到真正的艺伎是相当难得的。因为真正的艺伎白天是不出门的,即使你想见也见不到。这些艺伎在日本享有名人等级般的待遇,能接受艺伎接待的人通常都是政商名流,所以真正的艺伎只要一出门就会有大量的记者们争着抢着拍照。

日本的艺伎并非妓女,她们的交易是满足男人们的梦想——享乐、浪漫和占用欲,主业是陪客饮酒作乐、表演艺术,并不是卖弄色情,更不卖身。现代艺伎无论是国际新闻,还是花边新闻,她们都了如指掌,她们懂得如何迎合男人的自尊心,善于察言观色,了解男人的情绪。而且她们不止会待在日本,也会出国巡演,一年之中只在固定的时间在舞台上表演。她们通常穿着昂贵华丽的服装,一般在三万元以上,有的甚至达到六万元,佩戴的饰品都是昂贵的奢侈品,价格通常都从一万六起跳。身边都会跟随着两名男仆来服务和保护她们的安全。

但是要成为一名受欢迎的艺伎并非一件易事,一般从十岁开始,要在五年内完成从文化、礼仪、语言、诗书到鞠躬、斟酒等课程,非常艰苦。

艺伎工作者有一套内部的职业规矩,不接生客,只卖艺,不卖弄风骚。客人常常是熟人推荐或者是懂得艺伎艺术的人,只有这样的艺伎才能和客人有着良好的沟通,客人也能够更好的欣赏艺伎表演。

艺伎圈子内部是不允许结婚的。如果有结果的打算必须要大张旗鼓的宣布,以示已经隐退了,从而不会影响艺伎纯洁的特点。

结语

现在的日本,艺伎数量也就只有一两千人,并且这种女孩子是很悲惨的,有很多事是无法去体验的。每个行业都有无法言喻的心酸,所以我们要尊重每一个从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