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学的魅力 让人越看越“中毒”

日本与中国一衣带水,日本文学却与中国文学有着很大的不同,甚至有一些隔膜。

对日本文学的感觉

阅读过《挪威森林》的人肯定不在少数。故事的最后,渡边迷茫的寻找绿子,为了开始新生活,为了忘记过去,更为了被爱。但他同样迷茫于曾经的精神寄托——直子,将再不存在于世间的现实中,也更迷茫于自己是否忘记直子的不确定中。加之整个故事背景以阴天为主,读完之后,既感叹于日本作家进口人心的细腻笔触,也沉浸于自己内心的短暂迷茫之中。

对日本文学的初印象就是所有的一切真实到让你迷茫和压抑,却也让你不得不一口气读完整部作品。之后读了东野圭吾和村上春树的作品,对日本文学的看法几乎从未改变——笔触依旧是如此扣人心弦,背景永远是如此阴雨蒙蒙。

始终认为,日本文学体现了日本民族由于地狭人稠而产生的压抑之感,并由此衍生出许多“病态”的追求,包括“病态”的新盖,“病态”的救赎,“病态”的真实等等。

其中,“哀”大概是日本文学非常明显的特征之一了,而大量日本作者盛年自杀而亡留下后人无限唏嘘,使得日本文学更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影响力巨大的日本文学

作为世界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拥有两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日本文学长期以来凭借其独特的审美情趣、显著的文化特色享誉全球。

无论是抒情、悬疑还是情爱,日本文学都能紧紧地围绕人性中最难以琢磨的内容,从灵魂深处发出对于人性的质问。

日本现代文学代表人物之一东野圭吾的推理文学是当代文坛炙手可热的作品,如《解忧杂货铺》、《嫌疑人X的献身》都纷纷被改编并搬上大荧幕;诺贝尔获奖者川端康成笔下的《花未眠》的那句“凌晨四点半,看海棠花无眠”成了无数人心中至美至纯的理想境地;三岛由纪夫的《金阁寺》文末的一把烧毁金阁寺的火光影响了多少人心中“坚不可摧的美”

日本文学中反映的感情

《源氏物语》是日本文学的奠基之作,后世作家都受到了这部作品的影响 。《源氏物语》给读者的最直接感受就是“繁华”和“虚无”,而这正是川端康成在诺贝尔奖获奖致辞《我在美丽的日本》中反复强调的“日本的美”的基调。《源氏物语》对人物、环境的描述非常细腻,这种手法在中国古代文学中也有出现,比如《红楼梦》中对人物衣着、饰品的描写,通过这种细致、繁复的描述,不断加深读者对主人公奢华生活的感官认知,进而强化主人公“贵族公子”的形象。

与“繁华”相对的是日本文学中凸显出的“虚无感”,而造成这种“虚无”的则是日本文化中独特的“浮世观”。在对时间和死亡的认知上,西方文学具有比较明显的“末日审判”观念。中国和印度文学作品则表现出一种“轮回观”,日本的“浮世观”与上述两者都不相同,强调时间的原点和终点都存在于人们死后的世界,而人们生活的现世则是短暂又虚无的一瞬,浮华又毫无意义,也就是“浮世”、“浮生”。这样的观念不止对日本文学影响深刻,更渗透到日本文化的各个层面,比如日本人喜爱樱花,也是因为樱花在最美时落下,就如在极尽繁华又转瞬即逝的“浮生”一般。

“浮世观”影响下,日本文学形成了“以悲为美”的传统,川端康成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三部作品《古都》、《雪国》和《千只鹤》都让人在读后感到深深的悲凉,这是这一传统的集中体现。佛教传入日本后,使“浮世观”又与佛教的因果理念结合,受其影响,很多日本文学作品都体现出了强烈的宿命色彩,比如军记物语的代表《太平记》,虽然这部作品的志仍是室町幕府的创造者足利尊氏,但它并不是一部记述英雄人物文治武功的小说,反而吐出来人们在乱世之中追求太平,却终其一生也无法达成目标的无力感。

注重细节描写,由感观导入认知层面,这样的手法让日本文学具有了很强的感染力,而“浮世观”在带给人们“虚无感”的同时,也因从独特视角观察人生和世界,能给人们带来很多启发。这是传统日本文学最吸引人的地方。近代以来,大批日本文学家受到各国读者的关注,也是因为他们承袭了这样的传统。然而仅仅坚持传统,并不足以让日本文学走向世界,并在世界文坛上获得一席之地。

明治维新后,日本文坛立刻兴起了文学现代化和国际化的潮流,夏目漱石、正冈子规等一大批受过现代教育的文学家开始系统的吸收西方文学理论,同时对日本传统文学进行分析,开创了日本近代文学的写实主义、自然主义传统。在西方文学影响下,日本文坛也出现很多反传统的思潮,比如川端康成、横光利一为代表的“新感觉派”,就是要一反日本传统的写实主义和由感观导入认知的做法,主张从主观入手,通过“变形的”主观来认知客观世界,主要描述超现实的幻想和心理变态,强调艺术至上,不再从现实中发现美,甚至否认现实世界中存在美,认为只有幻想中才能实现对美的追求,川端康成的《雪国》就有着明显的“新感觉派”特点。

日本文学充满魅力

细腻的现实主义写作手法,独特的“浮世观”和“以悲为美”的审美特点让日本文学在世界文坛上独树一帜,而与外国文学的积极互动,也让日本文学在越来越国际化的同时,能够更加清醒的认识到自身文学传统的价值。传统与现代结合,“民族的也是世界的”,这正是日本文学的魅力所在。

石黑一雄作为移民作家,用英文写作凸显了“日本的美”,则是他获得诺奖的重要原因。作为石黑一雄的好友,村上春树在写作手法上与他截然相反,村上的作品无论在视角上还是写作上都是欧美风格的,用大江健三郎的话说,村上是“用日文写给美国人看的小说”,这种风格能够让他成为当代最具影响力的畅销小说作家,但也正因如此,他在文坛上却难获肯定,也难以获得诺奖评选者们的青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