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美绝伦让人眼前一亮 走进日本浮世绘感受经典

说到日本浮世绘,大家估计都不会感到陌生,它是最具代表性的日本文化之一。它兴起于日本江户时代,主要描绘人们日常生活和自然风景。

浮世绘

浮世绘是一种被画在木板上的绘画,他是传统的日本风俗画,描绘的场景一般都是比较世俗的内容,如果是欣赏价值很高的浮世绘还常常被用来作为书籍的插画使用。

发展历史

在初期阶段,浮世绘主要是画家们为满足达官显贵的观赏需要而为其建筑场所所作的笔画,因此也仅限于上层社会间流行。市民阶层崛起之后,产生了一种市民文化,这种文化表达了日本市民的情趣和审美,他们的精神追求以及对精神生活物质化的狂热追求。在那个连砍头都会根据三六九等待遇的封建体制里,日本市民阶层在政治上没有出路,他们索性将内心的压抑、叛逆转为娱乐生活,浮生若梦不如纸醉金迷,他们可以一掷千金买来快乐,狂妄潇洒,这让浮世绘应时而生。

江户时代的浮世绘是这个浮华世界的艺术表达。过去有人对日本存在这样一种市民文化给予了负面的评价,而事实上,市民阶层的崛起代表着日本社会的未来,他们在日本工业化的过程中最终成为社会的主体。因此当我们回过头来看浮世绘,仍然能感到个性张扬,平民崛起,时代大步向前走的冲击力和那种不管不顾的自信、轻松和狂热。

浮世绘起源于日本民间流行的言情小说插画。菱川师宣所在的年代是浮世绘发展的初期阶段,他被公认为浮世绘的创始人。但那时候大多数的作品都是单色或者两种颜色,手工印刷。随着版画印刷技术的进步,浮世绘变成了彩色。随着绘画技艺的转变和多样化之后,浮世绘的内容也由之前的上流社会的风雅,转变为市井文化、歌舞町伎等内容,特别是后者使得浮世绘情色成分愈加的明显浓烈。

随着江户时代的没落和明治维新的兴起,浮世绘的内容也由鼎盛时期的以女性题材为核心的表现手法,逐步演变为反应当时社会因美国舰队冲破日本维持多年的锁国政策而引发的动荡不安。至此浮世绘的内容开始以怪诞的任务、暴力的场面为核心,一扫曾经的歌舞艺伎华丽性感的路线。

浮世绘的类型

按照内容来看的话大概分为八种。

美人画。以年轻貌美的女子为题材,主要描绘游女、艺伎或查无的女郎。

春宫画。这些话的作者一般不署名,有些是公开印刷发行的,有的只在非公开场合流行。

役者绘。以著名歌舞伎演员为题材,肖像画和广告传单的形式都有。

鸟语绘。类似于现代的漫画,得名自鸟羽僧正。他常将人物的手足画的很长、很滑稽,属于戏画的一种,因此现代的漫画在发展初期也被成为鸟语绘。

名所绘。描绘著名旅游景点、名川大山、江河湖海的风景画,除了满足当时没有迁徙和旅行自由的民众对明山秀水的憧憬,也作为旅游手册使用。

花鸟绘。以花鸟鱼虫兽为题材。

武者绘。以传说、传奇、历史小说中的武士为题材,中国的关公和赵子龙也在其中,但是幕府规定不得绘制织田信长、丰臣秀吉时代以后的武士。

带有实用功能的绘本。例如亲人去世时用于追悼的肖像画的死绘,做防治天花及麻疹的护身符用的疱疹绘、麻疹绘等。

浮世绘的艺术特点

早在浮世绘出现以前,日本绘画已经生产了颇具代表性的“大和绘”和风俗画。他们有别于以模仿中国唐代绘画为主的唐绘,无疑是浮世绘产生的源泉。大和绘的产生奠定了日本风情绘画的基础,具有典型的日本风格。无论是对贵族日常生活的描述还是对自然风光的展现,都符合日本人的审美要求:唯美又富有装饰性,追求清新雅致,画面不仅色彩艳丽并且线条优美,多画于屏风和长卷。而风俗画则是展现祭奠、游乐、都市风光等题材为主的绘画。

与大和绘相许别,浮世绘在画幅上多以单幅画的形式出现。而且在制作手段上,不单有以手绘为主的“肉笔绘”,更有以木版画为特色的制作策略。可以说木板印刷的策略更方面了浮世绘的流通和传播。由于木板浮世绘的便利,时至今日,世人每每提到浮世绘这门艺术往往指的也是木版画的形式。

此时的浮世绘构图集中,色彩浓艳,富有韵律。其中不乏有像鸟居清信这样的役者绘大师和铃木春信那样的美人绘翘楚。然而浮世绘带来繁荣时代的并不是他们,而是此后出现的喜多川歌磨,他首创的“大首绘”将美人绘创作推向了高峰。逐渐的美人绘和役者绘走向衰落,风景绘逐渐走进人们的视线,在浮世绘的晚期出现了两位风景绘大师,葛饰北斋和歌川广重。两位大师各有所长,北斋的作品天马行空,富有创造力,画面以写实为主,但却超出现实,被后人成为“超越现代艺术的现代艺术”。广重的话平易和谐情趣盎然,正式江户地区人民向往的生活,在他的画中对自然景物的细微描绘更是独有心得,往往能记录下瞬间的美丽。它的代表作《大桥骤雨》更是曾被梵高临摹过。

总结

日本浮世绘以简洁明朗的形象描绘人间百态,对江户时代的平民生活进行了百科全书式的展现。浮世绘用东方绘画典型的语言和表现形式显示出了一种新的审美理念,在这种审美理念中不仅蕴含着尊崇“自然之道”的民族审美意识,而且彰显着浮世绘作为江户时代的平民艺术所也有的审美精神——“粹”。浮世绘所表现出的是对人的生活情趣的追求、立足于当下、及时行乐和主张人生有所作为才能有所享受的服饰精神,这是属于人的精神,也是浮世绘生命力的真正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