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了解的“骨头社”(下):坚持原创

在前两篇中,小编介绍了骨头社的成名之路与其经典之作,但骨头社还有一个让人津津乐道的特点,就是其对原创动画的热爱和坚持,这正是对其“要做有骨气的动画”的理念的完美诠释。

对原创的坚持

骨头社,以“要做有骨气的动画”为核心理念,多年来一直坚持做属于自己的独特风格的原创动画,但大多部作品都因销量不佳而暴死,因此又被戏称为有暴死光环加持的“暴死社”。

但骨头社仍然对原创动画“不离不弃”,用做改编动画挣的钱去制作原创动画,即使每次都是亏本但依然不为所动,被网友说做一有钱就去浪。但不得不说,正是这一“浪”成就了骨头社,业界有那么多动漫公司,做原创的不知几几,一年更是不知道有多少部原创动漫播出,但唯有骨头社脱颖而出,被人常常念叨着。这是因为骨头社本身制作过硬,而其更是满怀一腔热爱的去制作原创动漫,虽然销量大都暴死了,但其制作的动漫的口碑都不是太差,有些甚至好评连连,只是可惜其口碑虽好但销量却不高,也许这正是因为骨头社做的使他们所喜爱的原创动漫吧,没有去迎合大众的审美和口味,只是追求那一份纯粹的热爱吧,最终做出了骨头社独有特色的原创动漫

“浪”可以说是骨头社的又一代名词了,这一特点从骨头社早期就可以看得出来。2003年骨头社改编的《钢之炼金术师》成就了骨头社,其销量更是高的可怕,而这部动漫带来的资金支持着骨头社在2005年制作了两部原创动漫《库拉乌幻之记忆》以及《交响诗篇》。前者成为当年的一部冷门佳作,后者则在当年大热是一部畅销作品,也正是这一部原创动漫的畅销让骨头社对其原创动漫充满了信心,并在之后坚持制作原创。但之后几年的原创动漫基本爆冷,甚至拿到黄金档期,预定放松一年的《天保異聞妖奇士》因收视低迷半年被腰斩。

直到2007年骨头社又制作了一部原创动漫《黑之契约者》,口碑和销量都颇佳,让骨头社挽回些许原创的颜面,所以后来这部动漫又出了第二季。之后骨头社的漫改作品《骷髅男》、《噬魂师》、09版《钢之炼金术师FA》等作品都取得了还不错的销量,因此原创动漫就又上线了。2009年的《东京地震8.0》质量相当不错,口碑也不差,但是销量就惨不忍睹了。再之后12年漫改《绝园的暴风雨》和14年漫改《野良神》的口碑和销量都是上乘,尤其是《野良神》在当时可是霸权番,于是骨头社就又开始浪了,制作的原创动漫《地球队长》不出意外又暴死了。之后2015年的《血界战线》这一部漫改大热作品又为骨头社带来了巨大的收益以及良好的口碑,而同一年的原创动漫《超人幻想》暴死。

看到这儿,小编们想小伙伴们可以发现骨头社基本是漫改作品和原创作品交替制作,有钱了就做原创,没钱了就接改编;并且几乎漫改动画销量总是比原创动画的销量高233333,即便如此还是要做原创动画,坚持了近二十年,骨头社真心值得让人敬佩。

独具特色的原创

骨头社在因《钢之炼金术师》一举成名后,有了充裕的资金的骨头社开始做想做的动画,也就是开始“浪”。04年制作的《库拉乌幻之记忆》,这部动漫通篇充斥着量子力学,虽然作画水准不错,但仍牢牢占据着冷门动画的特等席。但05年的《交响诗篇》却大获成功,这部讲述在冒险中成长恋爱并驾驶机甲战斗的故事,是Boy meets girl模式的极致。主角萨斯顿是一个14岁梦想着成为“滑空手”的少年,而一架LFO从天而降打破了他原本的生活。这架LFO的驾驶员是个叫做“优莱卡”的女孩子,于是,“男孩遇到了女孩”的故事,开始了。

不得不说,骨头社在《交响诗篇》中的表现堪称完美,虽然是当时屡见不鲜的机甲动画,但情感的羁绊与独特的设定让其不再跟着《EVA》的脚步前行。《交响诗篇》塑造了一个异常丰满的世界:科技与神学的交融、灾难与灭世的隐喻和异常复杂的阵营纠葛。就如它的名字也一样,像极了一首异常磅礴的交响乐。但它仅仅是作为书写一个男孩和女孩从相识、相知到相识的爱情故事,以及关于一个男孩到男人的成长故事的背景而已。

这看似奢侈的内容分配,可是带来的震撼却是最大的。当二人经历了战争、分离,甚至是连彼此的种族都不一样的时候,还能够相拥着踩着滑板在天空中穿梭着、翱翔着,最浪漫的爱情也不过如此吧。骨头社用最为奢侈的世界塑造、最为浪漫的天空翱翔、极为精彩的萝卜战斗,却讲着内核最为朴素的故事,就像作品无时不刻在说的句子——“不要哀求,学会争取,若是如此,终有所获”,简单直接王道,却也最为浪漫、最为触动人心。

《超人幻想》则是骨头社又一部倾尽全力的原创动漫,虽然其销量暴死,但却展现出了骨头社对动漫的追求,后面甚至还为其出了第二季。《超人幻想》是一部披着“超人”和“超自然”外皮下的日本近现代历史,故事中“神化”年号就是对应着“昭和”,故事中所有带时间的事件全部有真实原型。从“甲壳虫乐队日本演唱会 ”到“冷战”,从日本冬奥会再到日本早年的食品安全危机。你很难看到一部动漫如此胆大包天,它无一丝避讳的影射历史,无谓这段历史的光彩亦或是黑暗。所以不得不佩服骨头社的“骨气”,他不在意作品的商业和经济效益,它想做的是一份艺术,一种动漫的浪漫。

结语

如今,骨头社依然还保持着上世纪90年代的情怀来做动画:多年来即使很多作品经常叫好不叫座我也依然要怀着骨气去做优秀的动画,即便经常浪翻船但是有钱我依然要去做想做的动画。也就是因此,即使骨头社的作品数量和销量都不是业界龙头,但喜欢其公司的粉丝却不少,这份“做有骨气的动画”的理念被每个人深深地敬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