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吉祥之鸟” 是福是祸就在一念之间

在中国,乌鸦常常是厄运的代名词,乌鸦的啼叫被视为是凶兆、不祥之兆,乌鸦被人们所讨厌,被认为是大不详之鸟。但在日本,不管是在繁华的东京,还是偏僻的乡村,都能看见乌鸦的影子。乌鸦在日本一改不祥之鸟的形象,被日本人作为吉祥之鸟供奉。

尊敬由来已久

中国汉唐后,由于汉文化的巨大魅力,朝鲜半岛、日本列岛,越南及东南亚都在接受、学习汉文化。汉字也是这些国家的官方文字。乌鸦在我国西汉时也是太阳中的神鸟——金乌。所以,金乌是太阳的别名,也称赤乌。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鸟之一。在中国古代神话里,红日中央有一只黑色的三足乌鸦。黑乌鸦蹲居在红日中央,周围是金色的红光,故称金乌。金乌形象原是二足,西汉后期演变为三足。

日本人对乌鸦的尊敬可以追溯到日本第一代天皇——神武天皇,日本古籍书上曾记载,距今约2664年,第一位天皇神武天皇从宫崎县一带东征奈良县,一路激战,到了和歌山县熊野一带的山林,获天神派来的一只乌鸦做武术指导,顺利建立了朝廷。这只乌鸦有3只脚,被称为“八咫鸟”。

不仅如此,乌鸦还被日本人当作“立国神兽”,曾作为日本足球代表的象征。日本足球协会采用八咫乌图案当作会徽,参加世界杯足球赛的日本队员的球衣上就绣着八咫乌,这八咫乌不是别的,就是一只三脚的乌鸦。由此可见乌鸦在日本的地位是无与伦比的。

在日本的乌鸦

在日本,无论是在繁华的大都市,还是偏僻的小乡村,乌鸦的身影都随处可见。乌鸦在日本几乎就像麻雀在我国一样常见。日本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大搞植树绿化,尤其珍视和爱护自然界的各种动物。几十年过去了,效果很是明显,日本现在鸟的种类和数量都特别多,自然,乌鸦的数量也增加了不少,几乎到了泛滥成灾的地步。正因如此,野外已经无法满足乌鸦的生存,所以它们不得不进入城市进行觅食,而垃圾站、垃圾堆作为腐烂物品的堆积地,于是便成为了乌鸦理想的觅食地点。

它们在绿地上栖息、在阳台上嬉戏、捣乱街头的垃圾、撒下的鸟粪弄脏人们的衣服和汽车,十分影响市容市貌,也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许多麻烦。据报道,福冈市一家托儿所就曾遭到周围泛滥成灾的乌鸦侵扰,导致孩子们不敢在室外玩耍。它们叫声吵杂,经常在孩子的头上空盘旋,让人毛骨悚然。有时会把鸟粪撒到自行车座椅上,有时甚至还会攻击人的头部。最后托儿所不得不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放出训练好的老鹰才赶走了周围的乌鸦。

有人说乌鸦是最聪明的鸟类,它们的智商水平相当于一个七岁的儿童。看来小时候乌鸦喝水,乌鸦反哺的故事,也并非凭空捏造的。在日本的很多字典里,查“乌鸦,都会出现乌鸦反哺的介绍。乌鸦反哺自己父母的这份孝心感动这许许多多日本人,许多日本人都以乌鸦反哺为例教育自己的儿女。因此,在日本儿童的看来,乌鸦是最可爱的鸟。他们放学后,都会唱着《七只小乌鸦》的童谣和乌鸦一起回家。

对于乌鸦的“误解”

乌鸦并不是日本的国鸟,这是很多人容易搞错的。日本的国鸟是绿雉,仅存于日本的一种珍稀鸟类,1947年被定为日本的国鸟。绿雉能当上国鸟,一是因为它仅仅生活在日本,非常珍稀,二是沾了民间传说的光:日本有个家喻户晓的传说人物叫做桃太郎,他的三个小伙伴中就有绿雉。

政府对于乌鸦的管理

现在,日本的乌鸦数量之多已经到了泛滥成灾的地步,这自然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许多麻烦:公寓的阳台成了乌鸦的嬉戏地域,许多人家不敢在阳台上晾衣服;乌鸦捣碎垃圾,使垃圾散落到大街上,影响市容景观;衣着鲜亮的女士刚出门,就被从天而降的鸟粪弄脏了衣服。我们的汽车需经常刷洗,倒不是因为日本尘土多,而是因为车顶上经常有鸟粪装饰。不久前,电视里播了这样一个新闻画面:树上有一个乌鸦窝,窝里的小乌鸦们正在抢着吃妈妈带来的食物,树荫下一个妇女走过,老乌鸦警觉起来,突然俯冲下来,把妇女的头啄得鲜血淋漓,导致她不得不到医院进行缝合治疗。据说哺乳期的乌鸦戒备心非常强,所以日本各地经常发生乌鸦骚扰行人事件,使得许多路人在经过“危险路段”时,不得不戴帽子、打雨伞或把书包顶在头上。

为了对付乌鸦,日本有关部门不知道想了多少办法:为每个垃圾站配备一个像鱼网一样的大垃圾网,将垃圾盖住,让乌鸦无法刨扒,可即便这样,聪明的乌鸦还会钻到网里;有的区专门规定堆放垃圾的时间,只有在垃圾车到来前半小时才可以倒垃圾,这增加了居民负担,也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乌鸦问题。不久前,东京都政府提出新战略:将乌鸦捕捉后圈养起来,直到其老死,结果是,从去年12月到今年3月,共捕捉到4200只,可东京都拨款的8千万日元预算就已经用光了!算下来,处理一只乌鸦需要耗资1.5万日元。而据统计,东京的乌鸦有3.7万多只,这无异于杯水车薪。

虽然乌鸦对于日本民众来说是吉祥之鸟,但是当五中的数量多到无法控制的地步之时,这就变成了一种灾难,对社会和人民的生活都来了大大小小的影响。因此,控制物种数量和制定相关的制度是十分有必要的,在不伤害乌鸦的基础上也保护人民的日常生活不受影响。合理的“管制”乌鸦,日本有关部门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