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纸质书到电子书,看日本文学载体发展史

书作为人类获取知识的载体,其重要程度并不亚于人们对一日三餐的需求。古人云:“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无论何种类型的文学作品,都会有让人沉醉于其中的魅力,而从古至今,文学作品的传播媒介形式也一直在发生着变化,我们不妨一起来聊聊。

承载文学灵魂的纸质书

通常我们所说的看书,必然是指阅读纸质书籍,而对于纸,这一常见的文学创作载体,蕴含了人类无尽的精神财富。纵观全世界人类文明历史长河,从早期在石板、洞窟中刻字、凿字,再到使用动物皮毛进行书写,直到使用纸张从事文字工作,如若没有记录的载体,那么就不有如今可供后人研究探讨的历史。世界上最早的纸质书来自中国,众所周知,早在西方使用动物毛皮进行书写之时,东方以中国为源头,在其西汉时期就改进了造纸术,等到了西汉末东汉初就出现用纸代替其他书写载体的习惯,并不断向周围各个邦国传播造纸技术。据考证,这部最早的纸质书就是《三国志》手抄版,是中国西晋人在原书作者陈寿完成作品后不久抄写的。不过,较为可惜的是这部书是残卷,在1924年在中国新疆鄯善县出土的文物中被发现,尚存有80行,1900余字,残卷几经辗转,最终流入日本,被完整的保存起来,这部《三国志》是世界上尚存的最早的纸质书籍。

撇开西方纸质书发展不谈,说到早期人类纸质书大国,在东方除了发展造纸术源头的中国,就是与它隔海相望的日本。造纸术一开始并不是向中国其他文化一般直接输出于日本,在中国汉朝末期,社会动乱,民不聊生,大批中国难民从中国涌入了朝鲜半岛,造纸术随之传播开来,时过境迁,在中国三国时期至唐朝的时间区间中,朝鲜半岛上的新罗、百济等国都在扮演向日本输出中国文化的传播者,所以,造纸等技术也正是经由朝鲜半岛诸国流传入日本的。日本自古就是一个善于学习和改进的名族,传入日本的造纸术在日本奈良时代和江户时代演变成了本土化的手漉和纸工艺程序,和传统的中国造纸术相比,也是各有千秋。

纸质书,日本文学历史的见证者

随着造纸术在日本的本土化进程不断完善,随之而来的便是受到了广大文学作品的青睐。日本文学的历史起点也是造纸术蓬勃发展的奈良时代,在吸纳并改进中国汉字后,日本也是创造出了自己的日语汉字,在这两个契机都成熟之后,公元712年,日本最早的文学作品也是上古日本文学起源的《古事记》诞生,《古事记》的内容主要是将神话与史实参半而成的史书,虽然本书在学术界存在普遍争议,诸多学者认为其史实内容也缺乏着考证,内容大多牵强附会。不过可以明确的是, “纸”作为一个民族文学表达欲望的载体在那个时代是最基本的条件之一。

以奈良时代为开端,日本文学历史藉由日本文字和造纸术的发展而不断积累着属于它的内涵和底蕴,时间的脚步从未停歇,辉煌一时的平安时期——古典日本文学时代,也正是与中国大唐盛世齐名的年代,被称为日本文学的黄金年代,其中诞生于此的世界上最早长篇小说《源氏物语》也一直被今世奉为经典,至此以后,日本也在不间断的战争与短暂的和平中折返往复,但日本文学发展却始终没有断绝过,而纸质书这一载体则见证了日本文学历史上一次又一次风格形式演进。

电子书进入市场,纸质书未来堪忧

时间节点进入电子科技时代,彼时日本受到西方先进科技的洗礼,其在本国的各个方面都显露出了革新突破的意识,在文学方面,出现了以村上春树为代表的一众现代文学大师,他们反思以往日本在国际中扮演的冲突者角色,另一方面也对日本未来的发展寄予了希望,而在思想文化革新的同时,传播载体也在科技的影响下,发生着变化,1999年,日本“电子图书国际财团”就率先争夺电子图书出版的市场,2000年,美国畅销小说《Riding the Bullet》以电子书的形式发售,在全球掀起电子书狂潮,日本电子产业也借着势头,集中精力与PC端的电子书研发,主要是开发文学类与工具书类的电子书产品,经过几年的发展,2002年,日本电子书市场规模为10亿日元,在下一年又增长到了18亿日元,同比增长80%,至此日本PC端的电子书市场走向全盛时期,纸质书的销量轻微下滑,但基本保持不变。

不过,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事物,人类科技发展必定遵循着化繁为简这样的规律,2004年之前,PC端的电子书市场如日中天,但是随着移动端电子设备的发展,PC电子书市场正在被逐渐占领。2003年日本松下电器推出了全新电子阅读器,就在同年日本成立了电子书商业联盟,30多余企业、15个出版商参加,日本在那会成为了亚洲首屈一指的电子阅读产业生力军,走在了时代的前沿。而由于几个世纪以来养成的阅读习惯,人们对于纸质书的热爱同样热度依旧,而在传统阅读习惯的挤压下,日本电子阅读产业似乎是昙花一现,很快又陷入了低迷期,在2006-2010年这段时间内,日本的纸质书行业依然兴盛,人们阅读的主要方式还是阅读纸质书籍。

随着2010年苹果公司iPhone和iPad的全球发售,日本再一次成为移动电子科技的代言人,当苹果公司产品在日本问世,电子书当仁不让成为日本出版行业关注的热点话题,日本甚至发表评论认为相较于2000年的几轮革新,2010年才是日本电子书行业发展的真正元年,日本文学出版社对于电子书行业的授权似乎也随着观念的革新而寄予了电子书产业更多的机会,获得诸多版权的电子书产业不断完善自身体制,进一步发展,由于日本年轻人群的壮大,电子书似乎在他们手中成为了最佳阅读选择,面对国内市场人口下降、年轻人更倾向于选择电子设备的媒体环境。传统图书出版市场连年出现负增长,不过在日本主力人群还是中年以及老年群体,他们的阅读方式依然以实体书为主。2015年,一项对日本人的读书情况调查中显示,在首都圈内1200名15-69岁的男性女性调查对象中, 93.7%的人平时主要阅读纸质书。其中,有57%的人知道电子书的存在,但今后没有尝试使用电子书的打算,不愿意放弃纸质书这种阅读方式。由此可见,传统的阅读习惯依然左右着日本人。

结语

人类文明中的每一个文学创作都离不开它的传播载体,精神世界与实体社会的联系需要载体,需要符号的记录,虽然随着岁月的流逝,它们的形态会发生改变,但不可磨灭的依旧是渴望传达的信念,也正是因为这些,文学作品也才展现出了它真正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