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兵究竟是僧还是兵?

自古是秀才遇上兵,有理也说不清,但是僧兵这个名字,却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僧人这个形象在人们的普世价值观中一直是“一心向善,吃斋念佛,”的存在,而僧兵从上到下都透漏这一股强烈的战争气息,而伴随以战争必然会是血腥的,这个普度众生的佛家思想背道而驰,那么僧兵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人设?

僧兵源起

《六祖坛经》中曾有一言:“佛者,觉也;法者,正也;僧者,净也”。分别从不同的角度阐释了佛学的内涵,其大致意思是说:万物皆以法而立,法是整个体系的本质,由佛来觉悟此法、发现此法并布道,僧所学是佛觉悟出的内容,更是最终归向此法的唯一途径,因此,佛是表现,法如果缺失了佛所说所解的则不能正确表达,没有佛则众生会处在浑浑噩噩的迷惘中,更不能真正解脱和觉悟。僧是法在普世中的实际运用,有僧才有法的正常传播和交流,是法的护持和真正运行。

如此一来,僧人的地位似乎是整个佛教体系中的最基本单位,也是佛之意志下的具象化产物,他们谨遵佛祖的训诫,并将这一内容奉为人生信条,恪守终生。佛教最早是由印度传入汉代时期中国的,经长期传播发展,而形成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中国佛教。而在中国,僧人的种类也十分繁多,其中武僧也就是僧兵早期的雏形了。中国嵩山少林寺的名讳,想必在世界上都是广为人知的庙宇之一,这里的僧人除了打坐诵经修禅之外,还把修武当做禅修的法门之一,武僧的价值观中,精神上的修行是远远不够的,只有身体和精神同时修炼,才能参悟真正的禅机,他们虽然习武,但却不会轻易施暴,只是将其作为一种悟禅的手段而已,毕竟,就像文学影视作品中经常出现的那句台词“出家人还是要以慈悲为怀。” 直到中国明代抗击倭寇,为了扩充更多的军事力量抵御入侵,武僧这一世外高人的角色才逐渐抹上了军事色彩。

彼时中国朝代更迭至明朝,正是倭寇问题十分严重的时期,为了防御这些入侵者,除了招募士兵以外,还吸纳了一众武僧加入,从此,武僧作为一种军事力量而登上历史舞台,僧兵是当时抗击倭寇的主力军,其主要来源是五台山寺庙和南少林寺,五台山向来崇尚武义,此时正值民族危难之际,所以下山抗倭,刻不容缓,历史上也确实有着召集他们抗击倭寇的记录;南少林更是以武功而被天下人熟知,历史上曾少林十八僧人对战一百名倭寇的记录,冲突一触即发,结果倭寇大败,留下的只有六十多具尸体,而僧尼们竟无一人损伤,这也充分证明了明朝僧兵的战斗力十分强悍。

远传日本,僧兵文化变革

历史上除了中国的僧兵文化十分耀眼外,日本僧兵也是雄极一时,日本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善于学习的民族,很多本土的文化中都有着别国文化的影子。几千年前,佛教从印度传入中国唐朝后,几经辗转,再经唐朝传入日本,已有1400余年的历史。现今,日本登记在册的寺院约7万5000座,以及30万尊以上的佛像,同时,世界最古老的木造寺院法隆寺,还有最古老的佛经古文都被保留在日本。回到公元10世纪的日本,那时候日本体制仍然是封建君主制,统治者天皇拥有实际权力,能够控制并维持政权的稳定,但是就像诸多封建王朝的末路一样,过度集中的权利则会招致反抗。天皇与各地诸侯,也就是大名们的矛盾越来越深,军事力量的争夺就成了各方争霸的筹码,不仅有武士和忍者这样的势力加入战争中去,很多的寺庙也被卷入到了这场旷世持久的政治旋涡中去。随着征伐的时间无限期延长,并派系寺庙里的武僧们的矛盾也愈演愈烈,伴随着这一切,寺庙的武僧们武装等级也逐渐提升,以至于形成了很大的武装势力。佛家最初所推崇武僧们那种追求精神与肉体的禅修精神,似乎也随着一个又一个野心家们的明争暗斗而陨失殆尽。

如果说彼时僧兵出现在世道上是为了保护寺庙、保卫民族,而不得不出头,那么日本这个时代的僧兵们可谓是一种曲解佛家禅意的存在。传统武僧使用的武器多为文学影视作品中的棍棒,短刀之类兵器,戒刀这样的武器,反而是不用来杀生的,是僧人的佩刀,外出之时所携用具之一,按戒律只供割切三衣(袈裟)之用,而不是我们刻板印象中用来砍杀的武器。《大宋僧史略》卷上有一段记载:“所谓戒刀等,皆是道具,表断一切诸恶。”可见戒刀除了实用价值之外,也有一定精神上的意义。而在日本,似乎这样的铁律倒变得宽松起来,僧兵们使用的武器种类繁多,比如太刀、短刀、匕首、鬼金棒(类似狼牙棒)等。从日本战国早期开始,这些僧兵军队,就成为了日本的第三方制衡力量,并且实力愈加壮大的他们,甚至可以与割据一方的大名们开战。

虽然与传统武僧有着很大区别,但是日本僧兵们的一般装束中,剃度也是被保留下来的习俗之一,除此之外日本僧兵们的一大特点就是要裹头袈裟,一般只露双眼在外,其余的脸部和头部是要被包裹起来的,这是一种特殊的宗教习俗。而且不仅是僧兵,就连做文职的高僧们外出离寺也一般会包着袈裟在头部,像是本愿寺显如,他本人非僧兵,不过在离开寺庙被轿子接走时,依然包着头。因为在日本佛家文化中僧侣既为出家之人,就要剃度断却红尘,一旦离开寺院,就相当于和尚下红尘一般,不能轻易漏出面相,比如源平时期颇为出名的武藏坊卞庆也是头裹袈裟的僧人装束。

僧兵末路

上文曾简述过随着各大寺院的势力壮大不受拘束,往往当事态发展不合己意时僧兵们就会发动叛变。这种现象持续至战国时代,成为战国文化的一种特殊现象,诸如本愿寺纠集信徒在河内、京都附近建立与各大名对立的势力使得大名们进京觐见述职一度受阻,从而操控政治的发展。同时,僧兵也被誉为日本战国战场上的强劲步兵单位之一,与其说他们的破坏力和数量太过强大,不如说他们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口中诵扬着佛法冲入战场,直至战剩最后一人也绝不会退缩。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织田信长是日本战国历史上唯一部惧怕僧兵的割据势力,虽然说日本是一东方著名佛国之一,但只要是挡住信长称霸之意志者,无论是什么,都将土崩瓦解,这也是信长被称为“佛敌”的原因。战国后期,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为了保证自己的势力,都曾致力于禁止、清除僧兵组织,最终,德川幕府建立之后,被赶尽杀绝的僧兵们逐渐淡出了日本历史。

结语

僧兵作为曾辉煌一时的步兵兵种,成为了人类历史上的惊鸿一笔,当战争和佛学交融,武力与禅修的界限似乎再一次模糊了,但读史可以知得失,掌握力量绝对不是为了杀戮,而是为了能克制住这种原始的冲动,毕竟,最终能与人和解的,只有他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