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下服务VS线上服务,谁主沉浮于日本?

因特网,也就是我们现在常言的网络,原本是作为学术领域的试验性网络发展起来的,用作大学、研究机关之间相互联络、交换论文及研究数据等非营利用途。1995年Windows95的发售,使得这个以研究人员为基础的网络迅速延展开来。

随着网络科技的不断发展,互联网时代已经到来,公众使用互联网的普及度极大发展和提高,衍生出了各种各样的网络服务体系,现如今,已从过去单一的线下实体店购买支付转变成了PC端网络服务,当4G网络持续发展,以智能手机为主的移动线上支付服务又引领了时代潮流,以中国为典型代表的手机二维码支付体系风靡一时,同时,线上购物成交量也十分可观。2018年11月11日24时,中国天猫双十一购物节累计实现销售额2135亿,超过去年同期1682亿26.9%。彼时,隔海而望的日本,也在进行着一场网络服务与线下服务的角逐之战

稳扎稳打,线下产品运营思维成熟

在日本,其普世文化思想与德国相似:事无巨细、精益求精。虽然不会出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人人遵纪守法的夸张景象,但是日本的确给整个世界留下了“处处皆规矩”的文化印象。而互联网本身就意味着颠覆和否认,创新和尝试,这或许与日本整个国家的精神气质背道而驰。

而中国的网联市场如此繁荣倒也是历史使然,经历过“农业集体化改造”、“下海”等等一番“折腾”,经济转型的迫切需求与就业的严峻形势提上日程,以至于国家从政策层面鼓励创业。从审批手续简化、提供优惠服务和财政补贴、融资等配套服务,一应俱全。这些红利无疑在客观上推动着国内的创业热情。

但是日本文化呈现出来的“保守动作”并没妨碍日本制造业的发展。上世纪中后期,日本的成长曾一度依靠“产品创新”,索尼、尼桑、佳能、丰田等大量产品制造巨擘在市场上披荆斩棘;与此同时,“严谨、规范、高效”等日企的“效率创新”理念被世界企业界奉为圭臬。

但是,局限似乎很明显,这些根深蒂固的“大(产品制造)企业文化”让日本没有动力开发新的市场空间。这也形成了日本完善的线下体系服务,而这样的服务只是日本 “大企业文化”的另一种缩影。所以就电商和物流领域而言,能够发展的条件与幅员辽阔且经济发展不平衡所导致的线下购物体验差不无关系。但是日本不同,东京几乎是线下实体店最为密集的城市,便利店、药妆店、卖场、百货、售卖机到了随处可见的地步,让日本消费者在视野可及处就能满足全部购物需求,日本人甚至还会为中国公司前台堆满密密麻麻的员工私人物品而震惊不已,这些也是与中国国情所不同的。但是日本确实是亚洲早期尝试发展因特网的国家之一,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有着“日本因特网之父”之称的村井纯教授便开始联系各方以发展日本的网络系统

社会效应,线上服务仍在探索机会

到了1995年,发生了一件日本因特网普及过程中里程碑式事件。那就是同年1月17日发生的阪神大地震。彼时,个人电脑通信和因特网之间已实现了对接。灾区的志愿者们在国内利用个人电脑通信,通过因特网与来自海外的援助人员携手合作,表现得非常活跃。计算机网络和电子邮件的使用,大大有助于人们的交流和社区建设——就是在1995年1月,整个社会强烈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另外,就在普通人开始强烈关注因特网的这一年的11月,Windows 95发售了(美国于同年8月发售),让每个人都有了使用因特网的可能,用户因此而剧增。当年底,“因特网”入选“日本新词 流行词大奖”的前十位。后来,2011年3月11日发生的东日本大地震,又使人们认识到,现今利用SNS(社交网络)和智能手机、普通手机的因特网成为了社会生活的基础。就这样,日本以这些实际体验为基础,大大深化了人们对因特网社会化应用的认识。

随着互联网在社会中的认知不断更新,在本世纪初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日本成为全世界移动互联网从业者的朝圣目的地。日本的移动互联网起步早、发展快。早在功能机时代,日本的手机电视、手机钱包等功能已经广泛应用。世界第一波移动互联网也由日本企业发起,而这波移动互联网的高潮,是由日本最大的运营商NTT DOCOMO主导,其服务模式i-mode成为当时非常先进的移动互联网模式。

日本移动互联网渗透率虽然逐年上升,但近年来受低生育率和人口老龄化等因素影响,日本人年龄结构相对固化,青年用户增长缓慢,因此互联网渗透率上升速率较慢。根据德国统计公司Statista的数据,2016年日本移动互联网渗透率可达67.3%,预计2019年可达71.1%。

相较于其他发达国家,日本民众对公共交通的依赖极高,由于大东京都市圈的存在,大部分人的通勤是通过东京地铁、JR快线等地铁线路实现的,通勤时间也较长。据网络调查,日本人上班族的平均上下班时间单程约为1小时,这给上班族、上学族留出了大量上网的时间。根据猎豹全球智库的研究及appinsight数据,日本用户平均一周的App使用次数全球最高,日本用户对手机App的依赖程度超出你的想象。所以在日本未来市场,互联网线上服务仍然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结语

总言之,纵使以领先的姿态跻身探索网络科技发展,后续的创新仍然是核心推动力,虽然受制于本国文化思想、经济策略的牵绊,暂时落后于本轮世界互联网发展竞赛的日本互联网发展,仍然具有巨大的潜力。毕竟“时不我待,落后就要挨打”是千百年人类文明发展历史积淀出的最简单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