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美学究竟有多美之物哀、幽玄

日本的文学是纯净的文学,不掺杂任何的杂质,仅仅是为了美而美。日本的美学中含有四种最基本的概念:物哀,幽玄,侘祭和意气。这四个词语,你或许很了解,或许只是有所耳闻又或者从来没听说过。今天,小编就为大家介绍日本美学的四大概念其中两种物哀和幽玄,让你近一步了解日本的美学文化。

物哀

物哀是日本江户时代的国学大家本居宣长提出的文学理念,也可以说是他的世界观。用最简单的话来说,就是“真情流露”。本居宣长曾在他的《紫文要领》中这样写道:“世上万事万物的千姿百态,我们看在眼里,听在耳里,身体力行地体验,把这万事万物都放到心中来品味,内心里把这些事物的情致一一辨清,这就是懂得事物的情致,就是懂得物之哀。进一步说,所谓辨清,就是懂得事物的情致。辨清了,依着它的情致感触到的东西,就是物之哀。比如说,看到樱花盛开赏心悦目,知道这樱花的赏心悦目,就是知道事物的情致。心中明了这樱花赏心悦目,不禁感到”这花真是赏心悦目啊”,这感觉就是物之哀。然而不论看到多么赏心悦目的樱花,都不觉得赏心悦目,便是不懂事物的情致。这样的人,更无缘于‘好赏心悦目的花呀’的感触,这是不懂得物之哀。”

物哀是一种要比悲哀更加恬淡的理念。恬淡到你会感到“静寂”、“闲寂”甚至是“空寂”的地步。日本著名的文学作家川端康成对物哀就有这深刻的理解,他的作品也都展现了这种文学理念。川端康成曾经多次强调:平安朝的“物哀”成为日本美的源流。

提到物哀就不得不提及日本文学史上一部极其重要的文学作品《源氏物语》。紫式部在这本书中,将“物哀”二字表现的淋漓尽致并将其概念加以确定。《源氏物语》中,紫式部写尽了世间的美好之物,盛开的樱花,色彩斑斓的画卷已经道不尽的流年。

物哀是一种生死观。其主要追求的就是“瞬间美”。叶渭渠曾指出:“日本人的美意识中存在着一种‘瞬间美’的理念,即赞美‘美之短暂’”。物哀是日本人对时间万物的感叹,感动。日出日落,风起风停,乃至一片樱花的凋谢,都是日本人感叹的对象。在古代,日本人更以樱花自比,樱花飘落瞬间所绽放的光华是日本人所崇尚的。将那‘瞬间美’的观念转变为视自杀为人生之极点的行为。他们的殉死,其意义也在于追求瞬间的生命的闪光,企图在死灭中求得永恒的静寂。因此,追求生命的一瞬闪光,是物哀的重要特质。

物哀的感情其实是一种超越理性的纯粹精神性的感情”,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是个体的体验,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物哀美”更是一种感觉式的美,它是不可以凭借理智和理性加以判断的,而是需要靠直觉、靠心去感受的,是一种只能用心才能感受到的美。

幽玄

幽玄的审美意识形成于日本中世,由藤原俊成等歌论家以多角度的探讨逐步规范了其美学内涵。中国人喜欢太阳,崇尚光明,推崇阳刚,中国的小说之中多塑造一些铮铮铁骨之人。而日本则截然相反,日本的文学起源于女性的日记,从源头上就透露着女性的特点,以至于后世的男作者们所写出的文字,都流露着一种女性的阴柔、细腻、婉约。而幽玄其实展现的就是日本文学中的那种朦朦胧胧。阴暗晦涩的情感。

在《大西克礼》中,对幽玄的解释有如下经典语录:

1、隐藏不露,笼之于内。如正彻所谓的“轻云拥明月”、“山雾绕红叶”。

2、与露骨、直接、尖锐的感情表现相反,具有优美、安详、柔和性。如“霞满春花之所”。

3、带有与隐微荫翳相伴的寂静。如鸭长明所讲的“秋空夕暮,杳无音信”。

4、深远。特别是之精神上的东西,如深奥难解的思想。

5、具有内在的充实性。其中凝集着不可言传的意蕴。即所谓的“内容丰富”。充实性也意味着与大的、重的、强有力的有关,甚至与“长高”、“崇高”相联系。

6、有一种神秘性和超自然性,虽关乎宗教、哲学的观念,但仍可感受到其中的“美的意识”。

7、以一种非合理的、不可言喻的、微妙的意味为主。

这些语录很好的诠释了幽玄的意义。但最能体现日本人对幽玄之美的偏爱的书籍莫过于谷崎润一郎的《阴翳礼赞》了。其书名本身就已经表明了对于阴暗晦涩的偏爱。

谷崎润一郎是日本唯美派文学大师,日本近代小说家,同时也是《源氏物语》现代文的翻译者。他早期倾倒于西方美学,后来随着精神世界的升华,又重新回归到日本古典文学,发现了东方传统之美。谷崎润一郎后期的散文之中洋溢着浓郁的日本风情,透露出强烈的民族特色。在其散文代表作《阴翳礼赞》中,谷崎润一郎以充满欣赏和怀念的笔调阐述了他的阴翳审美观。他说:“美,不存在于物体之中,而存在于物与物产生的阴翳的波纹和明暗之中。”,“窃以为我们东方人常于自己已有的境遇中求满足,有甘于现状之风气,虽云略淡,亦不感到不平,却能沉潜于黑暗之中,发现自我之美。”“日本人从明暗中发现美,享受暗,使得阴翳美学成为日本独特的美学传统。”

由于阴翳,事物不能清晰的呈现在人们的眼前,而是以一种若隐若现的形式,隐藏在了模糊的光线之中。需要根据想象去了解,通过想象会使那种美感增强很多倍。正如《阴翳礼赞》中谷崎这样写道:漆碗的好处就在于当人们打开碗盖拿到嘴边的这段时间,凝视着幽暗的碗底深处,悄无声息地沉聚着和漆器颜色几乎无异的汤汁,并是可以从腾腾上升的热气带来的气味中预感到将要吸入口中的模模糊糊的美味佳肴。这种心情不能不说有一种神秘感,颇有禅宗家情趣。

结语

如果说中国的文学,更加注重的是伦理和道德,那么日本人就是纯粹的美学大学,用他们特有的风格,将文字的美展现于世人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