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美学究竟有多美之侘寂、意气

日本的文学是纯净的文学,不掺杂任何的杂质,仅仅是为了美而美。日本的美学中含有四种最基本的概念:物哀,幽玄,侘祭和意气。这四个词语,你或许很了解,或许只是有所耳闻又或者从来没听说过。今天,小编就为大家介绍日本美学的四大概念其中两种物哀和幽玄,让你近一步了解日本的美学文化。

侘寂

侘寂是日本美学意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一种以接受短暂和不完美为核心的日式美学。源自小乘佛法总的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尤其是无常。侘寂的特征包括不对称、粗糙和不规则、简单、经济、亲密和展现自然的完整性。简单来说,如果一个物体可以在我们内心带来宁静的忧郁和精神向往的感觉,那么它就可以说是侘寂。

村上春树曾经说过:侘是在简洁安静中融入质朴的美,寂是时间的光泽。无论是其早期的《窃听风云》,还是后来的《挪威的森林》,《海边的卡夫卡》,甚至于现在的《没有色彩的多崎作》,男主人公几乎都是踽踽独行,孤立一人的。他在《没有色彩的多崎作》一书中,就描写了这样一个侘寂之人。《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开篇就是一大段对死亡的精彩描写。20岁的青春少年像梦游者一般应付着生活的必需步骤,漫无目的地游荡,他看不到死亡,只能在梦境中直直地坠落。从常人的眼光看,他向往死亡的原因有些牵强甚至可笑,被一个小团体抛弃而要寻死觅活。但在村上的笔下,一切又合情合理:孤独而自认平庸的男孩经过某种偶然而奇妙。

侘寂是日本传统美学中最显著的特点。它在日本的审美价值中的地位,相当于美和完善的理想在西方的地位。侘寂接受生活是复杂的,但是崇尚简单。它承认三个简单的事实:没有什么是可以永世长存的,没有什么是真是完成的,没有什么是完美无缺的。只要可以接受这三样事实,就可以获得满足感,得到一种成熟的快乐。

意气

“日本,‘好色’成为美和文化,并由此产生了‘色道’。色道的本质乃是‘美之道’,实质是身体美学”,这是《日本意气》的一段描述。这里的意气,并不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意气风发的意气。“意”在日语中,是指来自身体的,基于本身的。“意气”其实就是关于身体的美感。在村上春树的文字之中,就多次出现了描述女性躯体,源氏而自然的美的文字。

“意气”一次源于日本江户时代的市井文化,是一种“身体美学”。身体美学及“意气”这一审美思潮由游里(德川时代市民文化的核心地带则是被称为“游廓”或“游里”的妓院)这一特殊的社会普及到一般社会,从而成为了日本美学、文学中的一个传统。“意气”是一种洞悉爱情本质、以纯爱为导向,不功利、不纠缠,潇洒达观并且时尚的一种审美静观。

日本江户时代有将近二百七十年的时间,社会安定,百姓安居乐业。文化的中心也在这一段时间中由乡村文化转向城市文化,城市文化迅速扩张,商品经济繁荣,市民生活享乐化,导致市井文化高度发达。有钱但是没有身份的新兴市民阶层(町人)努力的摆脱僵硬拘禁的乡野士气,开始追求都市特有的时髦、新奇、潇洒的生活,其生活品味和水准迅速超越了衰败的贵族、清贫而拘谨的武士。于是,町人很快就代替了中世时代一直由武士与僧侣主导的文化,成为了富有活力的新的城市文化的创造者。

德川时代市民文化的核心地带则是被称为“游廓”或“游里”的妓院,还有戏院(“游里”不必说,当时的戏院也带有强烈的色情性质)。正是这两处被人所厌恶的地方,却成为了当时的时尚潮流与新文化的发源地。游里按严格的美学标准,将一个个游女(妓女)培养为秀外慧中的模范,尤其是那些被称为“太夫”的高级名妓,还有那些俳优名角,成为整个市民阶层中最受欢迎最受追捧的人。那些被称为“太夫”的高级游女、风流客和戏剧名优们的言语举止、服饰打扮、技艺修养等,成为市民关注的风向标,成为人们津津乐道和模仿的对象。富有的町人们纷纷走进游廓和戏院,纵情声色,享受挥霍金钱、自由洒脱的快乐,把游里作为逃避现实的世外桃源,在谈情说爱中寻求不为婚姻家庭所束缚的纯爱。在这种情况下,便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一种以肉体为出发点,以灵肉合一的身体为归结点,以违背传统道德、挑战现有的家庭伦理观念为特征的,以寻求身体与精神的自由超越为指向的新的审美思潮。这种审美思潮在当时的市井小说,乃至 “歌舞伎”等市井戏剧中得到了生动形象的反映和表现。在这种审美思潮中产生了 意气这审美概念。

从美学的角度看,当代西方美学家所提倡的,是早在日本江户时代的市井文化中就已经产生的一种“身体美学”。身体美学及“意气”这一审美思潮由游里这一特殊的社会而及于一般社会,从而成为日本文学、美学中的一个传统。可以说,“意气”已经具备了“前现代”的某些特征,代表了日本传统审美文化的最后一个阶段以及最后一种形态。

结语

对于现在的日本人的精神气质以及文学艺术来说,“物哀”、“意气”都对其产生绵绵不断、潜移默化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