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乱世启示录(五)

有时为了获取胜利,必须不择手段,如果对敌人心生怜悯,那么总有一天,你将会输掉这场战争,正如俗语所云;“凡成大事者,至亲亦可诛。” 上回说到上杉谦信崛起,以及宿敌武田信玄的登场,那么关于武田一族,这次小编想给大家详细介绍一下。

甲斐国与武田氏

甲斐国始建于7世纪前后,属于战国时期的东海道领土国。北面与武藏国和信浓国相邻,南面与骏河国相连,有意思的是东面又通过关东山地与武藏国和相模国接壤,可以说是呈现出与其余势力的领地交织的情况,所以经常因为领土问题而与别国产生争端。因为国内山脉纵横,地区内的御坂山和大菩萨山地将整个甲斐国土分为西国中和东郡内这两个部分,国内地处中央区域的甲斐盆地,则是武田氏的权利核心。武田氏压制了国内大部分其他豪族而长久统治着甲斐国,其家督武田信昌更是一个善谋之人,武田家当主,前守护武田信重嫡子。

宝徳二年十一月,十三代当主武田信重领命讨伐叛贼。但是却被敌人设计,致使大军腹背受敌,在回防战中不幸身亡。嫡长子信昌当时只有九岁,照理来说家督的职位和守护一职本应得传到他的手中,不过由于年事尚小,甲斐国的实际大权由守护代迹部景家和其父迹部明海掌控,武田氏祖传的御旗与盾无铠也被迹部父子夺走,名义上是代为保管,实则是扣押。守护代父子俩清楚,这两样物件作为武田家祖传的宝物,象征着一族的统治权,谁拥有它们,谁就掌握话语权。御旗和盾无铠之所以被奉为至宝,是因为它们都与日本上古时代的神话传说有关,是当时神功皇后征讨三韩:新罗、百济、高丽时,随身携带的物品,其中御旗是日之丸大旗,象征着无上荣耀。盾无铠顾名思义,就是非常坚固,穿在身上就不需要用盾的铠甲。除此之外,有趣的是,武田一族家纹——割菱,就是取自铠袖上的松皮菱纹。

虽然武田信昌暂时处于下风,但一直在韬光养晦,暗中积蓄力量,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不再是那个软弱无助的孩子,在逐渐团结了忠于武田氏的力量之后,信昌在宽政五年发兵,于第二年六月,成功讨取迹部父子,夺回了传世家宝,使得武田氏再次成为甲斐国的主导力量。但是,信昌所期待的稳定并不长久,长子武田信绳由于他过度宠爱弟弟油川信惠而心生怨念。明应元年,信昌正式退位后开始隐居,长子信绳继承了甲斐守护一职,长久以来信绳和弟弟信惠之间的积怨终于在这个时间节点彻底爆发,两方互相发动了战争。而在邻国骏河,统治者今川氏亲一直在隔岸观火,就是为了等待时机成熟,在信绳和信惠两败俱伤时,乘虚而入坐收渔翁之利。

明应四年,今川氏亲从相模起兵大举入侵甲斐,面对强敌的迫近,武田家两兄弟暂时握手言和,停止内斗,武田家又重新团结在信绳这一方,并在吉田附近击退了今川重臣伊势宗瑞。这次防卫战使得今川氏亲的野心非但没得逞,反而让内斗的武田两兄弟化干戈为玉帛,信绳的统治地位得以稳固。公元1507年,也就是日本永正四年,武田信绳死后,其子武田信虎继任甲斐武田家的第十八代家督。

父子反目,武田信玄放逐生父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每逢家督更替、大名继承这类问题出现,都会伴随着各种意见分歧,武田信虎也面临着这样的处境。永正五年,他一举平定了敌对的家内叔父武田信惠一族的叛乱,至此,终于解决了父亲武田信绳时代内争不断的问题,一统甲斐国,被世人称为“甲斐之虎”。这一举措大大压制了国内豪族,也为后期儿子武田信玄的统治奠定了基础。之后的几年,信虎屡用奇兵抵御外强,并且支持当时受北条势力威胁的关东统领上杉宪政一方,儿子虎千代也长大成人,改名晴信,也在战场上大放异彩。

倘若说在勇武方面,武田信虎当仁不让,其“甲斐之虎”的威名也是大震四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过说到在治理国家方面,他的才能就显得有些拙劣了,甲斐地势本就多山,且水灾频发,信虎作为领主,不但脾气暴躁,还滥杀无辜,并没有在治理自然灾害和其他内政上多下功夫,而是全神贯注,将精力放在攻略邻国信浓上。长久以往,导致甲斐每况愈下,民不聊生,加上连年粮食欠收与征伐所带来的严重阶级性激化,引起了很多家臣百姓不满。而信虎却一意孤行,不听劝解,就连自己的嫡长子晴信,都对父亲的所作所为感到失望,父子之间的矛盾开始显现。

时间到天文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武田信虎带领着一大批家臣,总共合计兵力8000余人,急行军杀向信浓国的门户——有着3000人镇守的海野口城,但是却久攻不下,一个月后,寒冬将至,武田信虎率军从海野口撤回甲斐,其中包括儿子武田晴信还有其余三百多人,战果不好,结果令人出乎意料的是武田晴信却带着这些残部趁夜奇谋逆袭海野口城,最终攻破城池,俘虏守城方总大将平贺源心。武田晴信展现了以一敌十的惊人军事才能,可惜父亲武田信虎却对此反应冷漠,父子之间的决裂似乎不远了。随后不久,武田信虎便假借到骏河学习为由,企图流放武田晴信,为了确保自身的安全,武田晴信在家臣支持下,在天文十年六月反将一军,用计把父亲流放到骏河国,交给今川义元看管,一举夺取了家督的职位权力,而当武田晴信成为大名时,受到当地的人民热烈欢迎,从此开始了其传奇般的后半生 。

结语

虽说虎毒不食子,但是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人性的沉沦已为常态,武田父子的冲突正是那个时代的缩影,一切的三纲五常都已崩坏,兄弟反目,父子反目,所有的羁绊都脆弱不堪,而在经历过这些之后,幸存下来还能继续向前的人,才是真正的治世之才,武田信玄的故事才刚刚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