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岛美雪——一人“养活”了大半个华语音乐圈

小编先问一下各位读者听过以下这些歌吗?范玮琪的《最初的梦想》、任贤齐的《伤心太平洋》、王菲的《容易受伤的女人》和《人间》、张国荣《第一次》、陈慧娴的《恋恋风尘》、叶倩文的《忘了说再见》、李克勤的《破晓时分》等等,这些歌几乎大咖们的代表作品,但是你知道吗?这些歌都是翻唱的中岛美雪的日文歌。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台湾和香港乐坛快要成为“汉化组”了。大批华语歌手翻唱日文歌曲,其中被翻唱次数最多的应该就是中岛美雪了。(难怪近年香港乐坛衰退了,因为没得抄了emmmm)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中岛美雪有超过七十首歌曲被华人歌手翻唱,被翻唱的歌曲超过一百种版本以上,甚至有歌手翻唱她的一首歌红了近二十多年。中岛美雪究竟是何方神圣呢?今天,小编就来和大家聊一聊中岛美雪其人。

成长一路

中岛美雪是日本著名的女歌唱家、音乐创作人、演员、作家。中岛美雪出生于北海道札幌市,大学毕业于藤女子大学的文学院国文学系。她自幼热爱音乐,在高三参加园游会时,她以吉他自弹自唱的方式献出了自己的首次公开演出。在大学期间,她也经常参与北海道大学的民歌社团活动,并慢慢开始在音乐比赛中展露自己的音乐天赋。因为出色的音乐才能,她几乎拿遍了当时学校里大大小小的音乐奖项,以至于后来获封“音乐大赛的搅局者”的称号。大学毕业之后,她曾短暂地做过国文老师,并在平时参加一些音乐演出。

中岛美雪在1972年5月参加全国歌谣音乐祭时,以一曲《我时常这样想》得到评委的赏识。1975年,中岛美雪以《蓟女郎的摇篮曲》为出道单曲,开始了歌手生涯。同年5月,在参加日本第九届流行歌曲竞赛时,她以《受伤的翅膀》一曲得奖,而后又在11月的世界音乐祭大赛上夺得金奖。自此,中岛美雪的歌手之路开始一路绿灯。1977年9月发行的单曲《わかれうた》(《离别之歌》)意外打败当红的偶像团体“Pink Lady”,站上排行榜的冠军;1980年发行的单曲《习惯孤独》(漫步人生路原曲)大红;1982年发行的专辑《寒水鱼》再次取得日本的当年度唱片销量冠军;1992年3月为日剧《给亲爱的人》写的主题曲《浅浅地睡去》获得巨大成功,销量超百万;1993年10月,中岛美雪将《时代》再次包装,发行了名为《时代——Time goes around》的专辑……中岛美雪目前共发行原创专辑42张,个人创造突破500首。

与华语乐坛的关系

中岛美雪在全世界都是天后级别的,很多欧美大牌流行歌手也翻唱过她的作品,全世界不知有多少歌手是因为翻唱了她的歌才告别默默无闻。中岛美雪作为日本的国宝级艺人,影响了一大批华语歌手,除邓丽君和王菲等天后级别的歌手外,还包括徐小凤、叶倩文、陈慧娴、周慧敏、辛晓琪、邝美云、苏慧伦、万芳、李翊君、汤宝如等知名女歌手。直到21世纪的前十年,华语乐坛的经典中,仍旧有中岛美雪的一席。

中岛美雪迄今为止只在海外举办过一次演唱会。1995年4月,中岛美雪首次也是唯一一次的海外演唱会在香港文化中心举办。除了演唱当年的作品之外,她也唱了多首被华语歌手翻唱的原曲,其中就包括被王菲唱红的《容易受伤的女人》原曲《ルージュ》(《口红》)等。当时,演唱会还邀请了黄沾先生用中文来导读中岛美雪的歌词。

演艺事业之外

作家

中岛美雪大学毕业于日本国文学系,在大学期间她培养出丰富的文学涵养。中岛美雪写出来的歌词在业界和文学界都获得了极高的评价。在她出道初期并没有受到太多关注,在1976年因为写给歌手研直子的歌曲《说再见》成为畅销单曲,她的歌曲创作者身份先于她的歌手身份受到业界的肯定。在中岛美雪的歌手生涯中,她总共有六首歌曲被收入到日本的中学教科书中,分别是《时代》、《幸福论》、《永久欠番》、《诞生》、《系》和《地上的星》。此外,她还担任了日本国语文教科书评审委员会委员(以歌手身份编教材简直要逆天了)。从八十年代至今,她笔耕不辍,先后出版过14本小说、短篇集和诗歌集。

广播主持人

中岛美雪的另一重身份是广播主持人,众所周知她不喜欢曝光,出专辑也从不去电视台做宣传,但她却很喜欢通过电台和听众朋友们交流。她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一直主持一个日本很著名的广播节目《ALL NIGHT NIPPON》。这档节目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开播以来,陪伴听众们走过了四十多年的岁月,广受日本各个年龄层的人们的喜爱。虽然中岛美雪早已经离开这个电台了,但时至今日人们票选的最受欢迎的DJ仍然是她,最爱点播的歌曲也是她的《时代》。

个人生活

中岛美雪终身未婚,到目前还是一直与她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居住。据说,中岛美雪和日本民谣之父吉田拓郎在年轻时曾经是恋人,在他六十岁的演唱会上,他们两人合唱了一首中岛美雪作词作曲的歌《给我一个永远的谎言》。

结语

一个跨世纪的女神,写出这么多首经典之歌,小编最后引用一段日本作家松本侑的话表达对女神的热爱:“中岛美雪歌中的女人乍似温顺,然而骨子里绝非自艾自怜,反而是抵抗和冷静,而这种兼具感伤而又冷峻的女性,无疑是现今最具魅力的表徵。她之所以被广众所认同是因为她在音乐世界中对自我意识的强烈表现,听她的歌会抵达生命的底色又远离于底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