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小眼馋的人必看的日本恐怖剧(十九)

做梦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事,在梦境里,我们可以看到平时看不到的景色,见到平时见不到人,做到平时做不到的事。所以,当身边的朋友产生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的时候,我都会劝他们:“睡觉吧,梦里啥都有!”那接下来,小编就给大家讲一个跟做梦有关的恐怖故事。

经典恐怖剧《怪谈新耳袋》

相信大家对《盗梦空间》这部电影都不陌生,这部两年拿下十余项奖项的电影无论是剧本还是特效都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影片的主角是一个专门进入别人的梦境偷东西的盗窃团伙,电影中提到了一个多重梦境的概念,就是说人在梦里做梦,醒来还在梦里。这听起来是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但是也要分什么情况,如果你在做噩梦的时候陷入了多重梦境,那就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儿了

第二十六话:近一点

故事开始,一天晚上,我们的主人公纯子正在阿姨家看电视,她的阿姨有事需要出趟远门,但是家里的小狗脆脆没人照顾,于是就请纯子来帮忙看家。在一楼的客厅里,纯子正看电视看得起劲的时候,突然,电视的图像变成了雪花。纯子以为是电视坏了,就走过去调试电视。这时,脆脆好像发现了什么,也从沙发上跳了下去。纯子试着换了几次台,还是没用,有些生气的她拍了拍电视。这时,电视又有图像了,不过并不是刚才的综艺节目,而是类似于家庭录影的视频。但奇怪的是,电视中显示的拍摄视角很像是从纯子阿姨家二楼楼梯口向下拍摄的视角。正当纯子感到奇怪的时候,影像中出现了脆脆的身影,它正从一楼的楼梯口经过,还抬头看了看镜头。纯子现在基本可以确定电视中的镜头就是在二楼楼梯口,而且是直播。但是家里就自己一个人啊,会是谁呢?纯子慢慢地走向了楼梯,她抬头向二楼看去,只能看到楼梯拐角处有一片隐隐的绿光。“有人吗?”纯子试探性地喊了一句,可是并没有人回应她。虽然楼梯很黑,但是出于安全考虑,纯子还是打算上去看看。当她准备上楼的时候,却踩到了一滩乳白色的不明液体,那东西黏糊糊的很恶心,纯子的袜子上也沾了很多。纯子以为是脆脆又在地上大便了,但是那种液体又不像是狗的便便,倒是更像唾液。纯子没当回事,她脱下了被弄脏的袜子,转身回到了客厅。

这时候,她看到了让她毛骨悚然的一幕,电视上的影像变了,显示出了自己的身影,而那镜头就在自己的身后,并且正在一步一步地向自己靠近。纯子吓得站在原地不敢动,她仿佛感到什么东西就在自己的身后,她闭上眼大声地尖叫了一声,再睁眼却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原来,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梦。惊魂未定的纯子叹了口气说到:“原来是梦啊。”稍稍放松了下心情,她翻身看了眼床头的电视,但是刚刚平复的心又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因为她发现那电视里面放映的还是自己,而且是现在自己的背影,电视里的自己正翻过身看着电视。而电视镜头就在隔壁的房间,也就是自己的身后。意识到什么的纯子慢慢地回过头,却发现隔壁房间正坐着一个长发女鬼,她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绿光,电视影像的视角就是那个女鬼的视角。“你是谁?”纯子害怕的问了一句,女鬼没有说话,纯子却又从梦中惊醒,再次醒来她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床上。“刚刚又是梦吗?”纯子自言自语道。她翻身看了眼电视,却发现电视里还在放映自己的身后视角,“我还在做梦吗?”纯子心想着转过了头,而那个女鬼果然还在那,而且已经站了起来。纯子崩溃了,她放声大喊:“你到底是谁?”可结果只是再次从梦中惊醒。

再次醒来的纯子直接坐了起来,她知道自己可能还在做梦,所以就没有翻身看电视,而是直接抬头看向女鬼的方向。这时的女鬼已经站在了她的床边,纯子吓得往后退,她对着女鬼咆哮道:“这只是一个梦。”然后又再次惊醒,这次,没等纯子反应过来,女鬼已经凑到了她的面前,女鬼用她恶心的长舌头在纯子的脸上舔来舔去,她嘴里白色的恶心的唾液蹭了纯子一脸。纯子尖叫着再次惊醒,这次,她像是真的醒了,屋子里没有女鬼,电视也没开。纯子起身走到了门边,天已经亮了,阳光透过门纸照在她的脸上。纯子笑了,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后开心的说到:“好了,一切都是梦。”但是她突然发现自己的脸上真的有黏糊糊的液体,她想到梦里脚踩到的白色液体和那个女鬼舔自己的景象,开始感到后怕。这时小狗脆脆跑到她的脚下。“原来是你在舔我啊,脆脆,你真的吓到我了。”纯子抱起脆脆释怀地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但是,纯子没有注意到,在她转身的一瞬间,电视开了,而电视里的影像,正是纯子抱着脆脆往外走的背影。故事结束。

小编点评

故事的结尾,电视的影像预示着女主的噩梦还没结束,这也是日本鬼故事中常用的表现手法。如果你打算去看这集影片,小编要提醒你,女鬼第一次露脸是在女主第三次醒来的时候,你们要有心里准备,因为这个女鬼的形象的确挺吓人的。看过《怪谈新耳袋》TV版的朋友都应该知道,这个故事属于《怪谈新耳袋》第四夜,个人认为这是第四夜章节中最恐怖的一集,很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