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你好吗?我很好

年少的暗恋总是让人难以忘却,想到就会有种淡淡的苦甜味,如同心里的蜜饯,总是能让你回忆舔嘴唇的滋味,但是它终究会随着时间的淡化,心理的柔红如同烈火一样被冰雪掩埋,永远留在青春最青涩的那一刻。今天小编给大家安利的影片就是被人称作是荧幕史上暗恋的极致——《情书》。

故事简介

电影的第一幕,短发女子在雪地上憋气,试图感受未婚夫当年葬身雪难得感受,经典的雪中的长镜头,美的无可比拟。

在一个飘雪的日子,渡边博子正在和亲友们祭拜她因山难而去世的未婚夫藤井树。一个偶然的机会,博子发现了藤井树的初中毕业留念册。博子照着上面的地址按图索骥给天国的藤井树寄出一封信:“你好吗?我很好。”却意外收到了回信:“你好吗,我很好,只是有点小感冒。藤井树上”。博子的现男友秋山为了让博子忘记死去的藤井树,决定和博子一起去信的寄出地——北海道小樽,去弄清真相。

缘分

原来这是一个和博子未婚夫同名的女孩,女藤井树(下文称阿树))因感冒去医院没能和博子见面。在车站,博子遇到了一个和自己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孩,骑着自行车从博子身边经过,博子下意识的叫了声藤井树。

命运真是开了个有趣的玩笑,这是博子寄往天堂的情书,却也意外的开启了女孩藤井树回忆爱的线索。

原来藤井树和阿树是初中同班同学,在博子的要求下,阿树开始展开自己对藤井树的回忆。

现实世界的镜头是冷色调的,无时不刻在飘落着纷纷的雪,而在女生藤井树的回忆里,确实另一种色调的美好画面,是暖色调的教室和图书馆,是静谧潺潺的钢琴音,是春风中起伏的白色窗帘,以及窗帘后忽隐忽现少年的脸 ,他是个沉默古怪的男孩子,总低着头,不爱说话,是个不讨喜的家伙。

因为同名的缘故,女孩阿树和藤井时刻被联系在一起,经常被同学们起哄,在值日的时候把两人排在一起,选图书馆管理员时也恶作剧把两人选到一起。可他们俩没有过过多的交谈,接触的次数也屈指可数,女孩藤井树非常仔细,才逐渐翻找出了一些记忆的碎片。

记忆碎片

阿树和藤井的试卷被互换,结果藤井装傻直到阿树去找他。黑夜里,藤井说天台黑太看不见,阿树只好使劲转动脚踏板给车灯发电,好让藤井知道试卷确实被换了。藤井看着女生转踏板转累了,却还在那儿装模作样的说:“原来break的过去式是broke呀。”藤井当然是知道试卷被换了,这一切,不过是为了多和女生多点独处时间多说说话呀。

阿树在回家的路上,藤井突然从草地抄近路,赶上正在骑自行车的阿树,给她头上套了个袋子。

藤井在很多借书卡上写名字,阿树一直以为他写的是他自己的名字,学校的学妹却一目了然,认为是某个深爱着她的男生写的,“那她一定是很喜欢学姐吧?不然他为什么写这么多学姐的名字呢?”

女孩阿树对藤井的最后的回忆在三年级的最后一个学期,阿树的父亲因肺炎去世,阿树在家中料理后事。藤井来到阿树的家中让阿树帮忙归还自己借的《追忆逝水年华》,阿树问他为什么不自己去还书,藤井说自己还不了,骑着单车隐没于杂乱的街道,过了一个星期阿树去上学之后才知道藤井转学到神户去了,于是阿树把《追忆似水年华》放还到书架上。当学妹们将《追忆似水年华》的借书卡给阿树看时,她才惊觉,借书卡的背面,竟然是自己的肖像。大眼睛,细碎的刘海,披肩发,穿着校服。她恍然大悟,在八卦的学妹面前笑的几欲落泪。

美好的情愫

很多女孩,或多或少的都扮演了博子和藤井树的角色。一幕幕细腻的场景,转瞬即逝的表情,不需要呐喊声张,在两人躲闪的目光,平淡的言语和若即若离的距离里,你我都知,年少时光纯美不可方物。我想,这便是电影所要表达的那个,脆弱的,需要被发现被守护的,美好的,遥远的东西。

在藤井树藤井树罹难前,唱起松田圣子的《青色珊瑚礁》,这也是藤井喜欢的一首歌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看你。”对博子来说,只因为喜欢你,便想要认识你身边的一切。博子固执地追忆着藤井树,搜索着他留下的一切痕迹,博子再次来到藤井家中的,向他母亲询问女孩阿树的存在。母亲看她因为自己和女孩藤井的相貌相似而介怀不已,有点好笑:“你莫非在嫉妒?”博子不甘心的点点头,母亲愣了愣,随即痛哭起来:“没想到这孩子,还能让活着的人产生嫉妒,多大的福分啊!”

故事接近尾声的时候,秋叶带博子去了那座山,在朝阳中,博子对着埋葬着藤井树的雪山撕心裂肺的呼喊,一遍又一遍,“藤井君——好吗——我很好——”喊着喊着,泪水噎住了喉咙,几乎发不出声。我也情不自禁落泪。

结语

瞬间即永恒。

过去从不曾过去,这是上天对那些念念不忘的人的一种馈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