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小眼馋的人必看的日本恐怖剧(二)

怪谈,在日语中是对恐怖灵异故事的总称,而日本著名的恐怖剧《怪谈新耳袋》就是一部收录了99个日本民间鬼故事的作品。相信大多数人对电影《怪谈新耳袋》很熟悉,但是电影版的怪谈只含盖了几个比较好的故事,而《怪谈新耳袋》TV版则包含了全部的99个鬼故事。今天小编就要给大家讲述的两个小故事,就是取自《怪谈新耳袋》,让大家在接受视觉刺激之前先预热一下。

经典恐怖剧《怪谈新耳袋》

今天我们要介绍的是第三话和第四话。

第三话:西冈健悟

故事开始,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位身穿睡衣,满头大汗的人妻,也是我们的女主。不过看样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通过影片中女主的自白我们可以知道这是一段女主的回忆,事情发生在多年前的一个夏季的夜晚。女主从梦中惊醒,感觉周围很不对劲,她感觉自己可以看透自家的房门。透过房门,她隐隐地看到有一个身穿工作服的男人坐在隔壁的房间。通过询问,女主知道了这个男人名叫西冈健悟,是自己老公阿高的同事。但是不管女主怎么让他离开,他都在门后冷冷地问:阿高在哪?女主说自己的老公在工地工作,并问他为什么要找自己的老公。而西冈健悟的回答让女主出了一身冷汗,他说:我来带走阿高。女主惊慌地跑到电话旁,想打电话通知自己的老公,但是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西冈健悟不是人类,如果自己打电话通知阿高的话,他很有可能会通过自己找到阿高。狠下心的女主决定放下电话,独自面对这个西冈健悟(对于女主的勇气小编很是佩服)。

女主大声的告诉门后的西冈健悟,自己是不会让他伤害自己的老公的,并慢慢走向那扇门。而这时西冈健悟却说:既然这样,那我只好带你走了。恶鬼一席话,女主一身汗啊。随后这扇隔着女主和鬼的门便开始剧烈摇晃,眼看门要被打开,机智的女主马上用吸尘器顶住了一扇门。但是我们都知道,日本的室内门都是双向推拉门,随着门的另一边身体摩擦门的声音,另一扇门突然被打开。女主与西冈健悟四目相对,那是一张倒着的人脸,头上还带着工地施工的安全帽(这是故事中男鬼唯一一次短暂的露脸)。惊慌失措的女主几乎是在门打开的一瞬间就关上了门,并用身体死死抵住这扇门,但是门还在剧烈的晃动。随着晃动愈加激烈,两扇门的缝隙也越来越大,透过缝隙,女主还能看到男鬼黑色的手在死死的抓着门。镜头一转,天已经亮了,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两扇被破坏了的门,通过女主的自白,我们知道当时的女主被吓昏了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她也不知道。不过她事后了解到西冈健悟是她老公工地上的工人,因为意外死在了她老公的工地上,而她的老公却对外声称西冈健悟的死与自己没关系,所以才会出现这种事。

第四话:访客

这个故事的开头是一段冷冷的旁白:访客会突然到访,不管你希望与否,隔绝你与另一个世界的,只有一道薄门,你永远都不知道在门外的到底是什么人(影片中的旁白语气更让人毛骨悚然)。镜头一转,我们看到的是母女三人晚上的生活常态,姐姐和妹妹在抢着看电视,而她们的妈妈即使已经下班到家却还在忙着工作。在妈妈说妹妹已经看了一整天,应该让给姐姐看之后,妹妹无趣的走出了房间准备去上厕所。就在这时,妹妹听到了敲门声,在她询问过后,对方声称自己是知子阿姨。想去开门的妹妹意识到对方的声音不太对,就继续询问对方的身份(小孩子不给陌生人开门的好习惯值得提倡),可对方依旧声称自己是知子阿姨。聪明的妹妹从门的下面的洞口看了一下外面(原谅小编实在不知道门上那个长方形的洞叫什么)。由于是从下面看的,妹妹只能看到来者的手,那是一双枯瘦褶皱的手,与知子阿姨胖胖的手豪不相符。

妹妹很害怕,就跑回屋子里告诉姐姐和妈妈说门外有个怪人。但是姐姐和妈妈对于妹妹的话都不放在心上,无奈的妹妹只能再次来到玄关,而这次门外的不速之客仿佛没有了耐心,敲门敲得越来越急躁,甚至直接把手从门下的洞伸进来。妹妹看到一只毫无血色但涂着鲜艳红指甲的手,吓得坐在了地上。这时姐姐出来了,一脸不耐烦地去开门,妹妹试图阻止姐姐但是姐姐还是打开了门锁,几乎在姐姐开门的同时,门外的敲门声也停止了。姐姐刚要开门,妹妹就吓得跑到了厕所里把门锁上了。但奇怪的是,门被打开后,玄关里一片寂静,透过厕所的门妹妹听不到任何声音,好奇的她喊了声“姐姐”。但是厕所的门却剧烈摇晃起来,仿佛有什么人要冲进厕所。害怕的妹妹躲到了厕所的角落里,看着厕所的门锁一点一点被拧开。“咔嚓”一声,门被打开了,还是那只惨白的手,一点一点从门的下方伸进来,沿着门边慢慢往上摸到了门锁。然后门突然被打开了,但是影片中并没有女鬼的镜头,而是以女鬼的视角慢慢接近妹妹,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只有妹妹惊恐的表情。

小编结语

这两个恐怖故事的共同点就是鬼的镜头都不多,像第一部只是有那么一瞬间向我们展现了鬼的正脸(这一瞬间就把小编吓得不轻),而第二部则全程没有鬼的正脸,只是看到了鬼的一只手。但是这类故事的恐怖之处就在于你可以发挥自己丰富的想象,把门后的鬼想象成任何样子,未知的恐惧才是最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