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津安二郎与《东京物语》

《东京物语》是一部伟大的电影,它的价值不仅仅体现在影片的审美意义和制作手法上,更体现在情感传输上。

小津安二郎

小津安二郎是一个有着传奇经历的导演、编剧,他并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样,从小到大都是身边人眼中的精英,一直在某个领域有着突出的表现。他的父亲常年在外经商,小津独自与母亲生活。由于讨厌学校制度,他违反纪律、嗜酒成性,还经常逃学去看电影,甚至给低年级同学写“轻佻”的信件。就这样,小津在中学时期是一个典型的坏孩子,学业也落后于其他人,以至于最后报考的学校全部落榜。最后,他去到了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做小学代课老师。

几年后,在母亲的帮助下,小津被引荐到了松竹映画公司的莆田摄影厂,成为了一名摄影助手,这时候,小津才终于开始接触电影工作。

小津进入莆田摄影厂后的发展算得上一帆风顺,他逐渐拥有了独立摄影和执导的能力。倾其一生,小津一共导演了三十一部无声电影和二十部有声电影,另外还有二十八部编剧作品。有学者对小津的作品进行过深刻评论,他指出:“在小津安二郎早期的默片中,基本上体现了一种克制而平易的喜剧风格。在小津的电影中,家庭亲情作为一种近似宗教式的伦理而再三讨论。小津电影中没有女人的视角,女性角色仅仅作为临嫁或离去的女儿而成为父亲视野里的感叹一种。小津的前期电影达到了日本默片时期的最高成就,后期电影仍然以其一贯的风格坚持了日本电影的传统风貌。对于传统家庭结构的挽留,以及对于寂寥失意的生命晚年的感叹成为小津作品的恋恋风尘。”

其中,《东京物语》是小津安二郎在1953年编剧并导演完成的有声电影。

《东京物语》

在我看过的小津的电影作品中,《东京物语》称得上是其巅峰之作。它并不是一部有很高的视野、广阔的格局、能体现深刻道理的电影,但它将日本的家庭生活描绘到了极致。我从来不觉得电影是应该有宏图的,反而,将一个细节进行细腻刻画会更容易引起观众的共鸣。

在时代的不断发展中,电影的艺术性是在不断降低的,取而代之的是它的媒体属性,为了满足市场需求,迎合受众喜好,电影导演们也纷纷转型,创作更加受市场欢迎的电影。然而,在这样的电影产业中,小津安二郎始终是一个例外。他始终如一地拍摄着家庭题材,甚至地点、人命在他的很多部作品中都有重复,但他并不介意。而是自在地徜徉在自己历经多年构建起的电影世界中,即使是收到市场的负面反馈也甘之如饴。影评家莲实重彦对小津的电影作品特点进行了概括,“不用叠化、不拍特写、运动镜头没有、仰拍角度不变、故事不加起伏、情节不算激烈”。的确,这就是小津的电影特色。

《东京物语》仍旧延续了小津一贯的拍摄手法,选用家庭为拍摄题材,拍摄场景局限于室内。这部电影,会让人看得享受、看得舒服。在我看来,这是一部伟大的电影。

美感

《东京物语》是一部描绘家庭生活的影片,它在将家庭生活刻画得极其细腻的基础上,将日本的建筑美感、人体美感都展现得淋漓尽致。

虽然影片中镜头的焦点一般在人物,但日式建筑经常作为人物的前景和背景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即使影片中只露出客厅一角,或是屋门一角,我们也完全能够从这一角窥探出日式建筑的简约端庄之美和整齐精致之美。日式建筑足够整齐、足够简约,却又丝毫不会给人以冰冷、有隔阂的感觉,反而是温馨雅致的。

除了建筑之美,影片也将日本人的体态之美进行了展现。他通过调整拍摄角度、进行合理构图,将屋内跪坐的人与其背后规整别致的建筑融为一体。在这样的一幅画面中,人体的柔美与建筑线条的平直相辅相成,向观众呈现出一幅美妙柔和的画面。并且,通过调整人物对话时摄像机的拍摄位置,能够避免人物侧脸长时间展示在观众面前,也就隐藏了日本人面部相对扁平、侧脸不够完美的缺陷。

叙事手法

《东京物语》的叙事手法还是延续了小津安二郎一贯的风格,将一点点生活琐事自然不突兀地粘连起来,并且节奏平缓,丝毫不会给人以跳跃、急促的感觉。曾经看过别人对小津安二郎影片的评论,大概意思就是说,他的电影跟散文殊途同归,形散而神不散。也有人说他的电影结构过于随意,像是将生活片段拼拼凑凑到了一起。可这不就是生活吗?有谁能够预测自己的明天和未来呢?没有人。因为生活就是充满了随机事件,它不能够被定义,也不能够被完全规划。

在《东京物语》中,一段段真实的故事拼接组合,宛如生活,充满着平平仄仄、起起伏伏。我们都会经历生老病死,经历悲欢离合,影片中的人物也是。我们看着他们,就像是在看着自己,那么平淡,却又那么动容。

情感

《东京物语》在很多领域中都有着研究意义,它对日本的方方面面都有体现,拍摄手法也值得学习,但是这些都不是影片最精彩的部分,情感才是。为什么说情感是影片最精彩的部分呢?并非是因为它用力地展现了影片中人物的情感世界,而是因为它自始至终都没有正面展现情感,却深深地触动了观众。

老人,儿女,家事,矛盾,这些琐碎的部分就构成了整部电影,转念一想,这些琐碎不也构成了我们的人生吗?

结语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谈,我都不能否认,《东京物语》是一部伟大的电影。它的价值不仅仅体现在影片的审美意义和制作手法上,更体现在情感传输上。是一部值得观看、会引起思考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