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的移动城堡》——总会有这么一个人,让你想要温柔相待

《哈尔的移动城堡》这是一部满满英伦风格的动漫电影,英伦小镇,中世纪的帽子服装等不要太棒!还有那美美的荷兰风风景,实在美不胜收。

它表达了一个朴素的主题:勇气和爱。在经历了《风之谷》《幽灵公主》等一系列反战,保护自然的主题后,宫崎骏要表达的东西更为本质,那就是:对爱的追求。

一见钟情与慢慢的爱

   很明显,苏菲对哈尔几乎是一见钟情:他从天而降,又带她飞到了天上,《空中漫步》的旋律响起,他们牵着手越过屋顶、塔尖、彩色的气球和熙攘的众生,所有女人都会被这一幕酥到说不出话来。 大概苏菲这时就已经陷入爱河了吧。 相反,以哈尔的英俊外表,绝对是不缺少女孩的那种,不过,能了解到哈尔的软弱内心并给予他勇气和支持的最终就只有苏菲了。两人在为了对方一次又一次的超越自我,最终,苏菲在和哈尔的相处中渐渐赢得哈尔的爱情。


苏菲的转变


    苏菲长年穿着灰蓝的衣服,在窗前做帽子。她拥有一个好女孩所应具备的特质——文静、稳重、勤劳、朴素、大方、博爱、善良……以及许多类似的形容词。但这还不够,苏菲的这些特质,从某种意义上成了她的缺点:文静成了内向、稳重成了呆板、勤劳成了庸碌、朴素成了无知……从某种角度来看,她几乎是个逆来顺受的人。因为内心没有追求,而习惯接受别人的各种安排,虽然不喜欢别人因此而批评自己,但自己从来也没想过要做出些改变。她的生活没有中心没有方向,更没有自己的追求。这种生活掩盖了她内在的光华,使她过得象一只灰老鼠,照镜子时连她自己都对自己失望。

当苏菲被荒地女巫变成90岁的老婆婆后,这个局面被打破了。因为苏菲不能再在帽子店呆下去,经过一时的惊慌后冷静的苏菲决定要出远门去寻找破解咒语的方法。她终于有理由从生活的安排中逃走了。就像苏菲说的那样:人老的好处就是没什么好怕了,也没什么好担心失去了。这时的她更加可爱,有性格,敢做敢为。

截然相反的爱人


   苏菲代表了没有外表而内心丰盛的人。在寻求破解咒语的途中,她的善良和主动也感染了周围的人哈尔和他的小助手、荒野女巫、稻草人、甚至那条间谍小狗……这些原本生活混乱、邋遢、单调的人们也因为她而变的“正面”“阳光”了起来。她为了为了说服哈尔的老师停止逼迫哈尔参加战争,苏菲决定假冒哈尔的母亲前往皇宫晋见这位深不可测的宫廷魔法师。可以说这是苏菲第一次如此主动、沉着的为别人、也为自己做一件事,更难能可贵的面对把自己变成老太太的荒野女巫,她也没有怨恨和报复。苏菲原本就具备的那些优秀品质第一次如此耀眼的展现出来,看到她为自己喜欢的哈尔据理力争而恢复为本来的19岁面貌却自己都未发觉时,我不禁被她感动了。

而哈尔代表了外表华丽却内心空虚怯弱的人。哈尔日常懒惰消沉,不讲卫生。苏菲刚进入城堡的时候,看见城堡里脏乱不堪,房梁上积满灰尘,到处蜘蛛爬虫。我们知道,城堡是哈尔的心灵幻相,城堡里脏乱不堪,也正是说明了哈尔的意志非常消沉。有一幕,哈尔因为把头发染坏而大发脾气,他说:“变得不漂亮,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苏菲也生起气来:“我就从来没漂亮过!”然后走出门外哭了。这是个奇妙的转变:自从苏菲变了婆婆,她以前被压抑的内心感受就开始释放,她的闪光点也一一展现出来。

 “爱而不得”是爱情里最常见的一种痛苦之源,当我们爱一个人,往往就想要占有她他并需要得到反馈。但是苏菲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她想要的,只有拯救心爱之人,为他解除诅咒,因此她最后得到了哈尔的爱。

爱情就是一起成长


   苏菲和哈尔原来都是爱逃避的人。哈尔逃避面对内心的软弱,而苏菲逃避争取生活的权利。荒地女巫的迫害使他们走到一起并因为爱而获得了勇气和希望。为了保护苏菲而毅然冲入混战的天空不惜牺牲自己,苏菲也为了保护哈尔而不惜剪掉头发让火焰恶魔发动全部能力驱使城堡奔向哈尔。

最后苏菲不再自卑,哈尔也不再用浮华掩盖内心。影片里,哈尔无疑是强大的,因为他很强大而使苏菲很多时候显得渺小和脆弱。而随着情节的推进,可以看到哈尔承受的负担也越来越重,苏菲则越来越坚强的支持着他,两人都为了对方一次又一次的超越自我,相比之下,哈尔的大魔法师形象使我们认为他所做到的都是他能做到的,而苏菲所做到的则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不但拯救了哈尔,也解除了自己的魔咒。如此的转变,都是苏菲一点点的积极、主动、追求所累计而使自己成为一个真正成熟的苏菲。


魔法


  宫崎骏喜欢魔法,魔法意味着强烈的信念,喜欢魔法的人则代表了“强烈希望达成心中的梦想”的状态。而爱,就是激活这种信念的催化剂。深夜来访的荒地女巫给苏菲下了恶毒的诅咒,那诅咒的内容其实并非使人衰老,而是让苏菲的容颜与她的心理年龄同步。

所以苏菲的容貌会时常变化,当她畏缩着不敢对抗既定命运时,当她爱上哈尔却又自顾地陷入自卑时,她就是皱纹满脸的丑陋老妇,而当她在王宫神采飞扬为哈尔争辩时,她一句一句地变回少女。 

荒地魔女说过,她只会下咒却不会解咒,那诅咒其实到结局也没有解开,改变的只是苏菲而已。

结语

   在原著中,人和人的冲突比较明显,最后荒地女巫得到了毁灭的下场。而在动画中,却没有真正可恨的角色。莎莉曼,荒地女巫,虽然看似是反面人物,却也有慈祥可爱的地方。这反映宫崎骏的开阔的世界观,人是亦正亦邪的,世界上本无绝对的好坏之分。 
  虽然《哈尔的移动城堡》看似简单平凡。但简单中却蕴含了朴实的真理。

生命,本身就是用来浪漫怀想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