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人和佐助:人生与自由

《火影》二十年

“你知道吗,《火影》完结了!”

2017年3月23日,不知道全世界有多少人和自己的同学、朋友、同事说出了这句话。这一天,陪伴全世界观众15年的《火影忍者》电视动画正式宣告完结。在这之前的2014年年底,原作者岸本齐史创作的《火影忍者》漫画在当年第50号《周刊少年JUMP》上刊登了最后一话。从1999年第一次和观众见面,到2017年播出了最后一集动画版,《火影忍者》走完了将近20年的连载之路。20年前那个爱吃泡面、没事儿就到处捣乱的小屁孩,那个每天都一脸不爽、直呼老师大名的问题少年,完结时都已经成长为了出色的大人。20年前那些每星期都冲进便利店里用不多的零花钱买《少年JUMP》的学生,那些每天守候在电视机前等待动画播出的少年,现在也都和主角们一样成家立业,成长为了或许不那么出色的大人。

20年间,日本发生了很多事情。日本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宝座上退位,最有人气歌手从宇多田光变成米津玄师,东京成功申办了奥运会,天皇将在2019年退位。20年间其实也没发生什么事情,不过是一个热血的少年夺回了朋友,一个孤独的男孩发现了生活的真相,一个天真的女生找到了她的爱人,一群忍者实现了他们的梦想而已。有人说《火影忍者》不就只是个漫画吗,可也有人说,《火影忍者》就是他们的青春。

鸣人:平凡人生中的火焰

旋涡鸣人这个名字其实相当随便,不管是来源于德岛市那座因大漩涡而出名的鸣门大桥,还是来源于拉面里面那种有着螺旋花纹的“鸣门卷”,都像是作者岸本齐史拍拍脑袋就决定的名字一样。鸣人的故事,好像也有一点随便。明明父亲和老师都是火影,鸣人不但没有养尊处优、成为天赋异禀的“官二代”,反而从小就是班里的吊车尾,一直承受各种歧视与痛苦,甚至没有见过活着的父母。或许鸣人的人生就是作者岸本齐史的翻版。据说岸本齐史小时候学习就很差,上课的时候最大的乐趣就是在课本的空白处涂鸦,对《龙珠》的无限热爱让他走上了漫画家的道路。鸣人呢,从小学习就很差,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跑到村子最重要的物质文化遗产火影岩上涂鸦,对火影的无限热爱让他走上了忍者的道路。

鸣人的人生可能比岸本更加艰难,好容易找到佐助这个朋友(自认为是),结果佐助却逃出村子当了叛忍;一直对小樱不离不弃,但小樱眼里却只有佐助;别人学会了各种各样的忍术,鸣人到最后也就只有影分身和某某型号的螺旋丸。但这不就和喜欢《火影忍者》的粉丝们的人生一样吗。大家都没有什么特殊的天赋,也不见得能交到多少朋友,可能也没有特别拿得出手的特长。所以,当我们看着鸣人在一个人的小房间里吃泡面、喝过期的牛奶,看着鸣人在街上被人嫌弃,到学校被同学嘲笑时,我们也是在看着平凡的自己。

“有话直说,说到做到”是鸣人的忍道,是这个少年哪怕伤痕累累也要誓死守护的信条。这句话也在激励着每一个喜欢《火影忍者》的人,让他们在艰难的生活中仍然留存着那一份略显懵懂和幼稚的热血。很多人觉得鸣人的故事,意义在于友情,在于梦想,在于奋斗,但在这些之外,鸣人的故事更是每个平凡人的人生。“木叶飞舞之处,火亦生生不息”,这句话激励了鸣人和许多木叶的忍者,更激励着故事外的读者和观众。鸣人的形象,就像普普通通的生活中燃起的一团烈火,给平凡的世界带来一丝光明与温度。即使生活不易,即使孤独无依,也要抱着一颗烈火般熊熊燃烧的心;或许会跌倒,或许会失败,但永远不会放弃;或许没有才能,或许不受欢迎,但要把自己的生活好好走到最后。

佐助:拘束世界里的自由

佐助呢,这个名字或许是来自于“真田十勇士”里的猿飞佐助。不像鸣人的名字那般随便,他的名字倒是正统的忍者出身。看看佐助的故事和他的人设,好像也更像一个标准的忍者。幼时满门被杀,苦练一身技艺只为复仇,平时沉默寡言,战斗时的技能让人眼花缭乱,所以有人把佐助当成复仇的符号。从老套的忍者故事上看好像是这样的,比起鸣人这种满脑子梦想和友情的非主流忍者和李洛克这种不论是外形还是技能都不太像忍者的怪人,果然宇智波佐助更适合继承服部半藏和猿飞佐助的衣钵。

但在《火影忍者》完结之后,回头再看看佐助一路走来的经历,好像又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按理说忍者应该具备忍耐、服从等等守序中立的出色品质,但宇智波佐助可是木叶十二小强里唯一一个敢直呼指导老师卡卡西大名的人,他可是随随便便就当了叛忍的人,他可是上一秒还要毁灭世界下一秒就要当火影的人。你可以说这是故事剧情设计有点问题,但是你也可以认为,佐助和鸣人、小李一样,也不是一个传统的忍者。比起遵从,佐助更愿意突破,比起等待,佐助更愿意闯荡,比起忍耐,佐助更愿意爆发。他不愿意受制于任何人,哪怕是国家的强权,哪怕是朋友的请求。这是什么精神?这是自由的精神。

《火影忍者》有一首很有名的OP叫《青鸟》,第一句台词是“如果张开翅膀,说好不会再回来,心系所往的是那蔚蓝蔚蓝的天空”。比起鸣人,这首歌或许更适合佐助。既然离开了村子去寻找真相,就真的没有再回来,即使战胜了最后的对手,即使和鸣人和好如初,也要选择一个人在外流浪。佐助真的是为了复仇吗,那在杀掉团藏之后他为什么不回来?佐助真的是为了力量吗,那在强大到结束五大国的战争之后他为什么不回来?因为他已经放弃了复仇,不那么稀罕力量,佐助需要的,佐助这个形象象征的,不是这些肤浅的东西,而是自由,真正的自由,是可以不受拘束,自由飞翔在蔚蓝天空的自由。

结语

有很多人觉得动漫只是哄小孩的低幼产品,可能是因为他们一开始就抱着孩子一样幼稚的心态审视动漫。如果能放平心态,正视这些给我们的青春带来无限感动的动漫作品,你就会发现所谓“动漫”远不止几集动画、几本漫画、几期杂志这么简单。日本动漫之所以能在资本支持远不如美国动漫的情况下与美国动漫鼎足而立,正是因为现在的日本动漫产业响应了当年手冢治虫让日本漫画重视剧情与思想的要求。《火影忍者》就是这样一部动漫,想看梦想的人可以看到梦想,想看热血的人可以看到热血,想看热闹的战斗的人当然也可以看热闹的战斗。但是,你也可以选择在鸣人身上看到人生,在佐助身上看到自由,在《火影忍者》里发现在自己这段平凡的人生道路上继续前行的动力。